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二十五章 沖突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開山武館門前,李昭隨意的指揮著下人搬運著那些礦石。

大哥他們還是多慮了,那楚休自己估計都在撓頭該怎么對付自家人呢,哪里還有時間來找他麻煩?

李昭正如此想著,便見長街另一端,一名手持雁翎刀,身穿錦袍的年輕人帶著一群武者氣勢洶洶的走過來。

李昭一皺眉,立刻認了出來,眼前這人正是楚休,他曾經也見過幾次。

不過此時的楚休跟他印象當中的楚休還當真是兩個人一樣,氣勢已經完全不同了。

楚休撇了一眼那一車車的礦石,淡淡道:“拿了我的東西就想這么走了,李三公子你想的也未免有些太輕松了吧?”

李昭笑了兩聲道:“楚休,我說你未免也有些太過狂妄了吧?你的東西?這些礦石都是我從丁館主這里買來的,什么時候成你楚休的東西了?”

楚休瞇著眼睛冷聲道:“李昭,你既然敢下手買這批礦石,那楚家內部的事情你應該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摻合的,我跟你也沒有仇怨,你當真要為了這批礦石跟我結怨?”

一聽這話,李昭的神色頓時便陰沉了下來:“沒有仇怨?楚休,你的記性也未免太差了一些。

當初在元寶鎮內,你殺了我手下的人,那便是打了我的臉,這件事情你這么快就忘了嗎?”

說實話,這件事情楚休是真的有些忘了。

那時候他才剛剛穿越,兩世的記憶相融合,正好有不長眼的惹上門來,楚休自然而然的出手便重了一些。

不過那幾個都是小角色而已,殺了也就殺了,以楚家的實力,李家也不敢為了一個下人來找他的麻煩,只不過楚休沒想到那些人竟然是李昭的人。

楚休淡淡道:“一群沒規矩的下人而已,你管教不好,我便來幫你管教。我最后再問你一句,這批礦石,你當真不準備給我了?”

李昭冷笑了一聲道:“我李家花錢買的礦石,憑什么要交給你?”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危險之色,他他并沒有說話,只是輕笑了兩聲。

但笑聲剛剛落下,楚休便直接拔刀出鞘,向著李昭斬來!

刀鋒呼嘯,隱含著濃郁的殺機,李昭根本就沒有想到這楚休說動手便動手。

不過他雖然是世家公子,但當初李家老家主死后,他也是曾經帶著李家的人走過商隊,跟一些盜匪交過手,實戰經驗可也不弱。

在楚休這一刀斬來之時,李昭直接拿起腰間的長劍一擋,劍未出鞘,但瞬息間李昭便感覺到了一股大力襲來,他長劍之上那華貴的紅木劍鞘轟然碎裂,就連他持劍的右手都頓時一麻,身形不由得向后退去。

“他的力量怎么會如此大!”

李昭的心中露出了一絲駭然之意,同為淬體境,楚家的功法也不是以力量見長的,但楚休這一刀甚至讓他有種接不住的感覺。

不過這還沒完,楚休手中的雁翎刀猶如一條毒舌一般,散發著森冷的殺機,刀勢陰毒邪異,經常從意想不到的地方斬出,只要李昭一個不注意,說不定便會被這一刀捅出一個窟窿來。

血刀經本來就是邪派武功,陰邪狠毒這一點更是被楚休發揮到了極致。

刀劍相撞的鏗鏘之聲傳來,十余招過后,李昭便已經被楚休逼的步步后撤。

李家的家傳劍法名為細雨劍,劍法飄渺,劍勢猶如細雨一般連綿不絕,威能也算是不錯。

但問題是現在他被楚休逼的只能勉強抵擋,還施展什么劍法?

就在此時,李昭身上一個破綻被楚休發現,他的腳步已經開始虛浮,楚休手中的雁翎刀上閃耀著一層猙獰的猩紅血色,由下至上,一刀將李昭手中的長劍斬飛,眼看那刀鋒就要奔著李昭的脖頸而來,這時開山武館內一個聲音厲喝傳來:“大膽!”

丁開山的身影從武館門口出現,一個縱越便已經來到李昭的身前,伸出右手來,竟然直接握在了楚休的雁翎刀之上!

他那一雙手原本細膩白凈,但此時卻變得粗大烏黑,手背之上青筋暴起,異常的恐怖。

楚休這一刀斬在了丁開山的手上,竟然發出一陣金鐵交吟的鏗鏘之聲,連對方的皮都沒有傷到。

這便是丁開山賴以成名的裂金手了,這不是夸張,而是他這一雙手真的可以做到碎金裂石。

看著楚休,丁開山冷哼了一聲道:“在我開山武館門前動手傷人,你還有沒有把我放在眼里?”

楚休收刀后撤,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來。

方才他的刀被丁開山握住,那股巨力竟然讓他無法前進一分。

這丁開山踏入凝血境這么長時間,恐怕早就已經到了巔峰,楚休的血刀經就算是再狠辣,袖里青龍再出其不意,想要現在就將其斬殺也是困難無比。

“丁館主,為了你那個外孫,你倒是煞費苦心啊。”

楚休冷聲道:“不過楚家的事情始終是楚家的事情,你一個外人這般插手,沒有好下場的。”

說完之后,楚休便直接帶著人離開,干脆利落的很。

既然殺不了人,也拿不到東西,那也就不用廢話了,不過今天這件事情絕對不算完!

后方李昭仍舊是一臉的心有余悸,他看著丁開山問道:“丁館主,這楚休施展的是什么刀法,竟然如此的邪門詭異?方才若不是丁館主你出手,我可就危險了。”

丁開山也是面色陰沉道:“不知道,不過絕對不是楚家的武功就對了,而且看其路數陰邪詭異,定然不是正派武功。”

丁開山也算是老江湖了,見識過的東西也算是不少。

一個人的性格跟他的武功是有一定聯系的,雖然不是絕對,但卻有那么幾分道理。

這楚休能夠把這種陰邪詭異的刀法修煉的如此爐火純青,顯然這楚休本人也絕對不是什么良善之輩。

楚生現在要跟這楚休爭奪繼承人的位置,其難度可是要比跟楚家老大爭奪都大。

而此時楚休那邊,馬闊拎著重劍嘟囔道:“楚公子你怎么不跟那老東西打一場?那老東西雖然是凝血境,但看他的模樣怎么也有六、七十歲了吧?

這么大的年齡都沒踏入先天,氣血估計就早衰敗了,說不定你還真能一刀劈了他。”

楚休搖搖頭道:“別小看丁開山,他經營開山武館幾十年,手里面的資源不少,再加上最近這些年也沒跟人死斗過,所以氣血保養的還不錯,仍舊是凝血境的巔峰,并沒有下降多少。

而且他那開山武館可是足有上百人,真打起來,我們這十幾個人可不夠看。”

武道一路發展到極致可能會以一敵萬,甚至是敵十萬,那些江湖上的至強者一人便可敵一軍,但對于楚休這種級別的武者來說,這種境界根本就是傳說而已。

這時楚休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冷芒道:“不過這一次殺不了他,卻并不代表以后不能!

丁開山這老東西既然不準備安心的養老,非要摻合到這件事情當中,那我便提前讓他養老去好了。”

楚休轉頭對馬闊道:“你先帶著人回去。”

馬闊疑惑道:“楚公子你干什么去?”

“當然是回楚家了,楚生那對母子吃里爬外,竟然把楚家的資源賣給外人,我就不信這種事情我那個老爹都不管!”

楚休相信,楚宗光就算是再不管事,這種事情也是他無法忍受的。

而且楚家可不是楚宗光一個人的楚家,楚生母子干出這種事情來,楚家其他人也是不會允許的。

所以楚休這邊回到楚家,立刻讓陳管家通知楚宗光,并且把其他楚家長老和管事都給驚動了出來。

楚家議事廳內,楚休站在中央,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臉上帶著悲憤之色道:“父親大人,諸位長老,我楚家昔日初到通州府,歷經艱辛這才抗住了李家的打壓,最終在通州府立足。

結果現在卻是有人吃里爬外,將我楚家的東西賣給了李家,這簡直就是在挖我楚家的根基!”

那幾位楚家的長老對視一眼,都沒有說話。

楚休演的倒是慷慨激昂,一副跟李家有大仇的悲憤模樣,但他們這些老油條可是不會相信的。

楚家歷經艱辛的時候你楚休還沒生下來呢,現在悲憤個什么勁?

只不過如果真是按照楚休的說的那樣,楚生母子將楚家的精煉礦石賣給了李家,那這的確是一件大事了,任何損害楚家利益的事情都是他們不能容忍的。

楚家大夫人和楚開的眼中都是露出了一絲喜色。

反正他們母子是樂意見到楚休和楚生死磕的,他們拼的兩敗俱傷那才叫好。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