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二十六章 計劃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楚家議事廳內氣氛一陣壓抑,楚宗光皺了皺眉頭,他是最討厭的便是這種事情,楚休的心思他清楚,但如果楚生母子真的干出了這種事情來,這也是他絕對無法容忍的。

楚宗光看向了楚生母子道:“這件事情當真是你們干的?”

二夫人站起來,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道:“當然沒有,別人不相信我,難道老爺你還不相信我嗎?我又怎么會做那有損楚家利益的事情?那批礦石我是賣了沒錯,但我賣的卻是我爹。”

楚宗光皺眉道:“那最后礦石怎么會跑到李家那里去?”

二夫人道:“我爹的開山武館需要一批兵刃,整個通州府,只有李家的兵刃最好,但李家那些三轉以上的兵刃都直接在燕國清源鎮那邊打造,那才是珍品,再加上我的關系,李家就算是還有一些珍藏的兵刃,他們也是不會賣給我爹的。

所以我爹只能想辦法,將這一批礦石賣給了李家,這才讓李家答應幫他鍛造兵刃的。

不過我身為楚家之人,就算丁開山是我爹,我也不會有損楚家的利益的。”

說著,二夫人直接拿出銀票,把五萬五千兩銀子交到了楚宗光的手中,帶著委屈的神色道:“五萬兩千斤礦石,按照最高市價算也只有五萬二千兩,但這里可是多了三千兩,比最高價可還多。

我楚家的礦石雖然賣到燕國去賺的更多,但這一批礦石就夠商隊走一次的,我直接賣給了我爹,商隊省了時間,這難道還不好嗎?

況且老爺你可別忘了,當初楚家初來通州府時,我爹幫楚家的忙可不少,這沒有功勞,怎么也有苦勞吧?”

看著二夫人在那里把戲演完,楚休頓時一皺眉。

看來這二夫人也不是沒有準備,借口她都想好了。

只不過她再怎么找借口,都改變不了那礦石落到李家中人手中的事實,楚宗光該不會選擇視而不見吧?

但結果卻是那些楚家的長老在看到銀票之后他們便不吭聲了,反正這次楚家也沒虧。

而楚宗光那邊則是皺了皺眉,二夫人把丁開山抬出來還真讓他有些難辦。

畢竟當初楚家能在通州府順利的立足,其中丁開山還真出了不少的力氣。

雖然后來楚家也是補償了丁開山許多,但楚宗光也有些拉不下臉去呵斥自己這位岳父。

所以他只是冷哼了兩聲道:“行了,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楚休,你也不用盯著這件事情了。”

楚宗光對楚休說完之后,他又將目光轉向了二夫人,淡淡道:“還有你也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李家跟我們楚家畢竟不同路,這次的事情就算了,下次如果你們再跟李家有什么牽連,絕對不能輕饒!”

說完之后,楚宗光便讓眾人散去,自己也是直接離去。

楚生母子施施然的離去,楚生在臨走之前還沖著楚休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但楚休卻仍舊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

楚宗光今天做的決定簡直讓楚休有種罵娘的沖動。

資敵這種事情都能夠糊弄過去,這楚家簡直就跟不是楚宗光的一樣。

離開楚家大宅,楚休一路回去,馬闊看到楚休回來,笑呵呵的問道:“楚公子,你爹將那對母子給重罰了?”

楚休搖了搖頭,頓時讓馬闊一愣,不敢置信道:“這種事情你爹居然也不管,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連馬闊這種粗人都知道楚生母子干的事情乃是大忌。

內斗可以,別說楚家這種小世家了,江湖上那些頂尖的大族內斗的更狠,幾乎每一代的繼承人,除了其中有人能夠碾壓其他人,要不然都是代代見血。

但問題是內斗有一個前提,就是不能損傷自家的利益。

二夫人母子這種做法雖然靠著詭辯和銀票證明了自己沒有損害楚家的利益,但損害的卻是楚休的利益。

利用外人來坑自己人,楚休難道就不算是楚家的人嗎?

楚休陰沉著臉道:“我現在都不知道我那位父親大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不過這件事情絕對不算完,讓人準備準備,我要動那李昭!”

馬闊疑惑道:“讓韓老大出手?”

楚休搖搖頭道:“不,我們自己出手!這一次我不光是要動李昭,更是想要逼一逼楚家,否則按照正常程序走,我是絕對當不上楚家家主繼承人的。”

現在楚休也看出來了,楚宗光不喜歡自己,就算他最喜愛的兒子楚傷已經廢了,但他楚宗光也是一樣不喜歡自己。

楚家內部的那些人更是目光短淺,全都在盯著自己眼前的利益。

楚休已經沒耐心跟他們耗下去了,想要最快拿到這個位置,要么就只有干掉老大楚開和老三楚生,要么就只能立下無人可以超越的功勞,他才能得到這個位置。

眼下李家就是這么個機會,動李昭只是一個引子,滅李家才是楚休的真正打算!

昔日李家跟楚家有著這么多的齷蹉,楚休若是能夠將李家徹底覆滅,這份功勞誰人比得上?

雖然說他個人跟李家比實力還不算強,但楚休卻有信心通過這件事情撬動整個楚家的力量。

馬闊在一旁聳了聳肩,反正他們現在是拿著楚休的銀子,為楚休辦事,自然是楚休說什么就是什么了。

況且他們現在也跟楚休合作的不錯,如果楚休能夠坐上這楚家繼承人的位置,手中的權力足夠大,這對于他們其實也是有好處的。

“對了楚公子,楚家商隊準備走哪一條路你可知道?探聽不出來的話,我便讓去跟韓老大說一聲,讓他們幫你留意一下。”

楚休搖搖頭,眼中露出了一抹異色道:“不用了,這點我自有辦法。”

說著,楚休喊來高備,問道:“幫我注意一下李家那李荊現在情況如何,把他的消息告訴我。”

之前那李昭若是不提起這件事情,楚休都快忘了當初在元寶鎮發生的事情了。

但現在李昭忽然提起來,楚休卻是忽然有了辦法。

李荊在李家其實也只能算是個小人物,雖然他被李昭所賞識,但他也畢竟只是一個下人,連管事都不是,他的情況和行蹤也不是秘密。

此時李荊正在一個小酒館里面喝酒。

像是李荊這種李家的人若是在李家自己人開的酒館里喝酒自然是有些優惠的,不過他現在卻是刻意避開了這些地方,選擇了一個尋常商人開的小酒館,就是不想讓其他李家的下人看他的笑話,嘲笑譏諷他。

李荊是一個有野心的人,從小就是。

他雖然是李家的下人,但他卻不甘心就這么一輩子一直都當下人。

有這樣志氣的人很多,但大多數都是做白日夢,但李荊不一樣,他是那種真敢去做的人,所以他在李家內很刻苦,很拼命。

雖然他不想當下人,但若是連一個下人都干不好,那還怎么成為人上人?

帶這種想法,李荊用了很短的時間便從一堆下人里面脫穎而出,獲得了李三公子的賞識,但在元寶鎮的那一次經歷卻仿佛是噩夢一般,直接摧毀了他的一切。

李家的管事李通因為他的牽連而被楚休羞辱,所以在回到李家后便遷怒他。

而李三公子也因為他在外面招惹事端,辦事不夠穩重,訓斥了他一頓,雖然只是訓斥,但實際上卻也代表著他被三公子厭惡,所以這段時間以來李通在李家內更是毫不留情的為難他,整個李家都沒有人肯為他出頭。

現在的李荊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去恨誰了。

是恨楚休當初的羞辱還是恨李通欺軟怕硬,不敢找楚休的麻煩只能拿他撒氣,或者是去恨李昭毫不留情的將他拋棄?

就在李荊喝的有些微醺時,一個人卻是忽然走出他身邊道:“李荊,我家公子請你過去一趟,小聲點,不要叫。”

說著,那人直接把手放在李荊的肩膀上,那股力量頓時讓李荊明白,自己反抗不了。

這一下立刻讓李荊的酒醒了大半,他低聲道:“你家公子到底是誰?我一個上不了臺面的小角色,他找我干什么?”

“去了你便知道了!”

那人直接扔下了一塊碎銀子,挾持著李荊離開了酒館,不過卻也沒走遠,直接帶著他進入了一間客棧的二樓內。

推開房門,屋內只有一名年輕公子,穿著一身金色錦袍,桌子上放著一把雁翎刀,一鹽水碟花生米和一壺黃酒。

看到這人的一瞬間,李荊的眼中頓時便被驚駭所填滿。

“楚休!竟然是你!”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