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五十三章 緋紅的刀鋒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作為張家家主,張松齡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親自跟人交過手了,他還是希望這楚休能夠識趣一些,省得他還要叫來其他山陽府的勢力,分他們一杯羹。

楚休握著自己手中的紅袖刀,淡淡道:“如果我說我在離開楚家之時,楚家那些東西我都沒拿,你會信嗎?”

張松齡冷笑道:“你說我會信嗎?”

楚休搖搖頭道:“我猜你也不會信,不過張家主,你方才有句話說的很對,錢財乃是身外之物,唯有命才是自己的,但可惜,這一點你自己卻是沒看透!”

話音落下,一瞬間洶涌殺機席卷而來,楚休的雙目頓時變得一片赤紅!

楚休的氣勢顯得很鋒銳,他用的是刀,他自身的氣勢也仿佛是一把刀一般。

不過方才的楚休只是一柄藏在刀鞘中的刀,殺機內斂。

而現在的楚休則是一柄出鞘的兇兵,刀出鞘,要飲血,要殺人!

猩紅色的刀光劃過,紅袖刀不知道何時已經出鞘,速度奇快無比。

袖里青龍的快刀之術可不光可以讓楚休在關鍵時刻爆發出青龍出海般的至強一刀,更是可以讓楚休出刀的速度變得更迅猛。

張松齡根本就沒想到楚休在這種時候竟然會搶先出手,他讓人堵在門口就是害怕楚休逃走,但他沒想到楚休壓根就沒想過逃走,而是率先對他殺來。

自己要的東西還沒拿到手,楚休怎么可能就這么離開?

倉惶之下張松齡的身形疾退,松紋古劍古樸厚重,連點之下,呈現出南斗星痕擋在身前。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

張松齡的劍法來歷不凡,也是他早年從秘匣當中開出的劍法,但卻只是一門強大劍法的殘招。

不過雖然只是殘招,但其中卻包涵著南斗劍勢的生機之力,劍勢綿延,滴水不漏。

但等到楚休的刀光已經映入眼簾,張松齡的面色卻是驟然一變。

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美麗的刀。

緋紅的刀身,透明的刀鋒,像透明的琉璃當中鑲嵌著緋紅色的骨脊。

刀身略短,刀彎處宛如絕代佳人的纖腰一般,有著千般風情,萬種烈艷。

黃昏細雨紅袖刀!

再美麗的刀也是刀,當刀出鞘時,飲的便是血,殺的乃是人。

那抹緋紅在楚休的手中已經演變了成了濃烈的殺機,刀勢凄艷詭譎,緋紅色的刀鋒撕裂一切,南斗劍勢轟然碎裂!

楚休瞇著眼睛,但他眼中那猩紅色的殺機卻是快要溢出了眼眶。

兩世的記憶融合,楚休的骨子里便有一股暴虐的因子,這點在通州府時楚休便已經發現了。

不過對于這點楚休一直都沒有選擇壓制,反而任其壯大,這便導致了楚休在戰斗過程當中殺機洶涌到異常濃烈的地步。

當然楚休自己心中有一個度,不會被殺意沖昏頭腦,相反這股強大的殺意還會適當的增強楚休自己的實力。

此時面對張松齡楚休便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不堪一擊!

也不知道是自己現在的實力太強了,還是眼前這張松齡養尊處優慣了,實力太弱了,反正楚休在這張松齡的身上沒感覺到絲毫的壓力,他可比那死在了楚休手中的沈墨要弱得多。

此時的張松齡也已經顧不得驚駭了,他連忙大吼道:“一起上!”

先天和凝血境的武者之間的確是有一定的差距,但這個差距卻并沒有到天差地別的程度,起碼凝血境武者的攻擊還是能對先天武者造成一定傷害的。

聽到張松齡的話,這時外邊那些張家的武者這才反應過來,連忙沖進廳內,手持兵刃一齊向著楚休殺來,動作配合到也還算不錯。

楚休的身形一動,直接反身沖入人群當中,手中的紅袖刀上妖艷緋紅的刀光吞吐著,瑰麗無比,隨著刀鋒猶如一汪秋水般的灑落,一顆人頭沖天而去,瞬間血花噴濺,一名凝血境的武者直接被楚休一刀斬首!

刀越染血,那刀鋒當中緋紅便越濃烈。

楚休的身形游走在那些張家武者中央,黃昏細雨,仿若閑庭信步一般,但只要他的刀鋒劃過,那便勢必會帶走一條人命,讓血花綻放!

不一會的功夫,楚休便連殺了十余人,整個大廳都被鮮血所徹底染紅。

張松齡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色,不能再這么讓楚休殺下去了,否則他們張家定然要元氣大傷的!

張松齡的南斗劍勢善守不善攻,就跟他的性格一樣,他更愿意在其他人的攻勢下堅守著,耗到對方沒脾氣為止。

在山陽府內,張松齡一直都是這么做的,直到他遇到了楚休,一個讓他連擋都擋不住的存在。

既然擋不住,那就只能強攻!

張松齡雖然不善攻勢,但他也不可能只修這么一門劍法,在楚休的殺戮那些張家之人時,張松齡直接搶攻,手中的松紋古劍爆發出了一股極其璀璨的鋒芒來,無數劍影灑落,這并不是御氣五重境強者的劍芒,而是出劍太快所造成的虛影!

海南亂披風劍法!

亂披風劍法由一個已經被滅的劍派海南劍派所創造,所以也被稱之為是海南亂披風劍法,在江湖上流傳的頗為廣泛,但品級卻不低,足有三轉。

劍影落下猶如驟雨傾盆,雖然看上去雜亂無比,參差不齊,但亂披風劍法的精髓就在于這亂字上,讓人琢磨不透這其中的劍勢。

深處那劍影當中,楚休的刀勢一轉,細雨緋紅,在那狂亂的劍勢當中一刀橫斬而來,直逼張松齡胸口而來。

劍影停滯,張松齡的亂披風劍法亂不了楚休,面對這恐怖的一刀,他只能收劍防御,南斗劍勢施展而出,但卻被楚休這一刀轟飛,強大的力量甚至讓他虎口流血,持劍的手都在顫抖著!

不過就在此時,躲在人群中一直都沒有出手的韓威趁此時機,左手成爪,猶如猛虎下山一般,帶著凌厲的勁道向著楚休的后心偷襲轟來!

楚休頭也沒回,左手一動,大棄子擒拿手施展而出,五指猶如五根鋼釘一般,直接將韓威那一掌按下,沿著他的手臂一路拿捏,只聽一聲聲骨裂脆響夾雜韓威的慘嚎傳來,他整個手臂都比楚休的大棄子擒拿手捏成了粉碎!

“我給過你一次機會,可惜,你卻并沒有去珍惜啊。”

話音落下,楚休的手在韓威的腦袋上輕輕一帶,令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韓威的腦袋竟然仿佛是一個皮球一般,轉了一大圈,直接飛了出去,瞬間鮮血猶如泉水一般的噴涌而出。

被大棄子擒拿手拿在手中,你的身體可就已經不屬于你自己了!

這一幕恐怖無比,讓在場的眾人都愣在了那里。

張家這些門客和下人也還算是有些見識的,殺人嘛,沒什么稀奇的,但像楚休這般恐怖的,手一動便硬生生摘下一個人的腦袋,這一幕都已經把他們給嚇傻了。

最先忍受不住的不是別人,正是張百晨。

張百晨是個沒什么本事的紈绔子弟,在張家內,他也是被保護的有些太好了。

張家有張松齡這個家主支撐著,外面也有他大哥張百濤在撐門面,他本身也是那種胸無大志的人,沒想過要去跟他哥哥爭奪什么家主之位,所以他們兄弟的感情也算是和睦,從小到大他何曾見過如此殘忍的場面?

所以在這一瞬間張百晨便徹底崩潰了,失去了理智一般的向外跑去。

看到這一幕張松齡的面色驟然一變,他連忙大喊道:“別去!回來!”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他一步踏出,手中的紅袖刀飛舞,摘掉了兩名攔在他身前,張家武者的人頭,直接一把將張百晨給抓在了手里。

感受就在自己眼前晃悠的那冰冷刀鋒,張百晨的身形直打哆嗦。

張松齡看著楚休,眼中露出了一絲悔意。

他不是后悔去動楚休,而是后悔自己沒考慮周全。

對楚休動手這件事情他感覺自己已經考慮的足夠多了,楚休一個沒有背景,被人追殺喪家之犬,動了也就動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漏算的只有一點,那就是楚休的實力!

他怎么也沒想到,同樣身為先天,自己再加上張家的這些武者竟然都拿不下楚休,現在更是讓楚休把自己的親兒子都給擒住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