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十章 歸屬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呂鳳仙把陳同父子交給他來處理,這倒是讓楚休有些意外,他還以為呂鳳仙會放過這二人的。

不過后來楚休想想也就釋然了,現在的呂鳳仙并不是原版劇情中的那些呂鳳仙,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跟一成不變的游戲相比,人心,是會變的。

原版劇情中的呂鳳仙會經歷的事情,現在世界當中的呂鳳仙不一定會經歷,而且隨著楚休的插手,呂鳳仙說不定還會經歷一些其他的事情。

這個忽然出現的想法讓楚休有些焦慮,一直以來楚休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蝴蝶效應。

從他重生以后,這方世界其實就已經偏離了劇情了,楚家事變雖然發生了,但卻死了沈墨這么一個不該死的人。

這些都是小事,所以暫時不會引起大致劇情的變化,但等到楚休的實力越來越強,或者是他接觸的人越來越多,那這方世界最終會變成什么模樣,就連楚休自己都不知道。

簡單來說就是楚休跟其他人相比,唯一的優勢可能會漸漸消失。

楚休搖了搖頭,眼中流露出了一絲冷芒,蝴蝶效應也好,劇情改變也罷,反正在這方世界,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楚休只要一直朝著這個目標前進,達到了這個世界的巔峰,那時候他才能夠高枕無憂,不懼一切。

前世他隱忍的足夠久了,這一世自然是要行事勇猛激進,同時心中算計如履薄冰,如此才能夠一路走到真正的巔峰。

將這些想法暫且拋在腦后,楚休看向陳元直父子,搜了搜兩個身上的身上,并沒有發現紫葉茱萸,他淡淡道:“這時候在這里上演父子情深的戲碼有用嗎?把紫葉茱萸交出來。”

在看到呂鳳仙將他們二人交出去之后,陳元直父子便已經絕望了。

楚休是什么人,他們只是接觸短短兩天便已經察覺到了,落在他的手中,他們怕是兇多吉少了。

陳同帶著期翼的目光道:“我把紫葉茱萸交出來,你便能放過我們?”

楚休搖了搖頭:“看來你還是沒聽懂我的意思啊,我讓你交出紫葉茱萸來,這句話這么難理解嗎?”

話音落下,楚休竟然直接一刀捅進陳同的胸口,扭了扭刀柄,陳同已經沒了氣息。

看著自己的兒子就在自己眼前被殺,陳元直瞬間便愣住了,楚休抽出刀來,對他淡淡道:“你也是一樣,一句話的機會,把紫葉茱萸交出來。”

陳元直赤紅著雙目,對著楚休瘋狂的大吼道:“做夢!紫葉茱萸被我藏了起來,你就算是翻遍陳家也是一樣找不到!你殺了我兒子,這次我也要讓你費勁心機只能一場空!”

楚休無奈的搖搖頭道:“又是一個聽不懂人話的。”

這一次楚休倒是沒殺陳元直,也沒白廢力氣去真的把陳家翻個底朝天,他現在可還有重傷在身,早拿完東西好找個地方養傷才是最重要的。

楚休直接去陳家后院內宅,將陳家一些旁系弟子和陳元直嫡系親屬等人都給威逼了出來。

陳家的實力本來就不強,除了陳元直一個先天,陳同一個凝血,其余的都是淬體境,所以在交手之時,陳元直壓根就沒讓他們出來送死,而是讓他們全都呆在內宅,無論聽到什么聲音都不許出來,結果現在卻是被楚休一網打盡。

看著楚休把那幾十個人壓出來,陳元直咬牙切齒道:“楚休!禍不及家人,你不講江湖規矩!”

“江湖規矩?誰來定的規矩?”

楚休淡淡道:“陳元直,你自以為你混了一輩子的江湖,其實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才是江湖。

手里面拿著刀的,才有資格立規矩,現在我手里面有刀,我說的話,就是規矩!”

楚休沒有再逼問陳元直,他直接將目光轉向陳家中一名三十多歲的武者,問道:“你在陳家是什么地位?”

那名武者哆哆嗦嗦道:“管事。”

“三十多歲便是管事?你是陳家的旁系血脈?”

那名武者勉強點了點頭。

“知不知道紫葉茱萸在哪?”

那名陳家管事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

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楚休便直接一刀斬出,瞬間尸首分離,讓陳家的眾人頓時發出了一聲尖叫來。

站在廳堂門口的呂鳳仙皺了皺眉頭,他是有些不贊同楚休這種濫殺無辜的行為的,不過想到陳元直父子的所作所為,他也沒多說話。

楚休面無表情的將目光轉向第二個人:“你知不知道紫葉茱萸在哪?”

第二名武者四十多歲,也是陳家的旁系,看到楚休的目光轉過來,他直接崩潰的大喊道:“別殺我!我知道!紫葉茱萸就在家主屋內的密室里,不過開啟密室的鑰匙分別在家主和公子手中,兩把鑰匙合一才能打開密室!”

楚休撇了撇嘴道:“拿著鑰匙去打開密室,把紫葉茱萸還有陳家的丹藥都給我拿來,別想著逃走,除非你自信你的速度能比我快。”

那名陳家的旁系族人哆哆嗦嗦的從陳同的尸體上搜出來一枚好似裝飾品一樣的銅云紋,又頂著陳元直殺人一樣的目光,從他身上搜出來一枚很相似的云紋,不仔細看,還真看不出這便是鑰匙。

拿著鑰匙,那名陳家的旁系族人幾乎是用最快的速度把紫葉茱萸還有一大包瓶瓶罐罐拿給楚休,顫抖道:“大人,陳家的寶物都在這里了。”

楚休拍了拍肩膀,贊許道:“不錯,從今以后,你就是陳家的家主了。”

那名旁系族人一愣,吶吶道:“可是家主……”

他的話還未說完,楚休直接一刀捅穿了陳元直,抽出緋紅色的刀身,甩了甩刀身上的鮮血道:“現在可以了,你便是新的家主了。”

將這些東西收回到空間秘匣中,楚休便直接跟呂鳳仙離開。

陳家除了陳元直父子,便沒有其他嫡系族人了,殺了他們兩個,嫡系一脈便算是徹底被滅了。

而且臨走的時候楚休隨便指派了一名旁系當家主,他只是那么隨口一說,但權力這東西可是會讓人迷失的,沒了嫡系,那幫旁系族人會打成什么模樣,那就不是楚休會考慮的事情了。

眼下楚休受了重傷,他也沒著急回呂陽鎮,而是準備找個偏僻點的荒山養傷。

路上呂鳳仙忽然道:“楚兄,這次你幫了我,那紫葉茱萸全都留給你,我那一份是不會要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談不上幫你,我的目的其實從一開始就是那紫葉茱萸,而且這次若是沒有你攔住黑虎幫那三人,我也殺不了許重陽。”

呂鳳仙堅持的搖搖頭道:“意義不一樣,對于我來說,你這就是在幫我。”

看到呂鳳仙如此堅持,楚休也沒矯情,因為呂鳳仙的性格就是如此,你幫他一分,他便會還你十分。

所以原版劇情中聶東流對呂鳳仙其實還是假意籠絡的成分居多,但就算是如此,最后呂鳳仙也是愿意出手幫聶東流,并且為他背了一個黑鍋。

“對了楚兄,我還有一句話要說,雖然這句話你可能不愛聽。”

呂鳳仙看著楚休道:“楚兄,你的性格有些偏激,容易造成殺戮過重,就好像你今天殺那陳家旁系一樣。

行走江湖雖然避免不了殺人,但卻不能被殺意所支配,我師父就曾經說過,昔日他在北燕軍方時曾經跟東齊交戰,一戰下來殺人無數,最后甚至殺紅了眼睛,差點連自己人都殺了。

這種情況對于心境是一種沖擊,容易耽誤以后的修煉。”

呂鳳仙這并不是怪楚休濫殺無辜,他只是擔心像楚休這般殺下去,容易墮入魔道當中。

楚休笑了笑道:“呂兄,如果我說我其實不喜歡殺人,你信不信?”

呂鳳仙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楚休,露出一副你認為我會信嗎的表情。

楚休搖搖頭道:“我說的是真話,殺人對于我來說只是一種達成目的的手段,如果有更方便快捷的方法,我也不想殺人的。

不過大多數時,殺人都是解決問題最好的手段,就好像方才那般,生死之間有大恐怖,這世間不怕死的人雖然不少,但也絕對不算多。

你也看到了,只殺一個人便給我省了不少力氣時間,很劃算的。

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我會被殺機煞氣影響心驚,我現在修煉的功法中就有一門魔道功法,可以凝聚天地之間的殺機與煞氣傷敵,近身威能不遜于罡氣。

不論是何種力量,對于我來說只是一種手段,一種工具,人,是不會被工具所驅使和影響的。”

呂鳳仙點了點頭,對于這點楚休心里有數就好,而且楚休的某種理論在他聽起來也是新奇的很,倒是讓他有些感慨和啟發。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