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十四章 搶位置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聶東流這邊的人都紛紛在叫囂著要出手教訓楚休,幫聶東流出氣,而聶東流卻是擺了擺手道:“一個誤會而已,不必如此,我聶東流的為人諸位知道行,沒必要為了一個人而動氣。(最快更新).最快更新訪問:。!”

在場的眾人都是對視了一眼,紛紛下了決定,雖然少莊主說了不去找那楚休的麻煩,但他們也一定要找個機會教訓一下那楚休,在聶東流的心目加深印象。

看著眾人的目光,聶東流搖了搖頭,眼卻是‘露’出了一抹冷芒來。

想要殺人,有時候靠的不是刀劍,而是人心。

他父親的綽號為什么是‘覆手乾坤’?這個綽號不光是因為他父親的成名絕技乾坤凌云手,更是因為他父親那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段,憑借一人之力,在三十余年的時間里把聚義莊發展成了人和六幫之一,名震江湖的大勢力。

聶東流從小視他父親為最好的榜樣,用刀劍殺人,只是最低級的方法。

龍虎風云至尊榜,不說前十,前二十踏入內罡的都不少,他憑什么排到第六?聶東流靠的可不光是實力,還有他的手段。

而此時楚休那邊,呂鳳仙忽然開口道:“這位聚義莊的少莊主不是什么簡單的角‘色’,這次你恐怕是被他記恨了,方才你若是暫時隱忍,選擇跟他結‘交’加入聚義莊呢?”

楚休淡淡道:“沒用的,當初那一戰看到的人可不少,張百濤喊出少莊主這三個字可是有不少人都聽到了。()

我算是去跟聶東流虛與委蛇,他只要跟呂陽鎮的武者一打聽也會知道這件事情,能被張百濤稱呼為是少莊主的,在北燕有幾個?

這么簡單的事情聶東流能猜到,他肯定知道我也能猜到,所以去跟他虛與委蛇沒什么用。

不過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記恨記恨了,散修武者的好處是自由,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江湖沒有哪個‘門’派能夠一手遮天,哪怕是千年前的昆侖魔教都是如此。”

呂鳳仙點點頭道:“也的確是這樣,聽說前幾年三清道‘門’當,龍虎山天師府張家的一位嫡系血脈,竟然死在了西楚那邊的魔道新秀‘獵心人魔’童開泰的手,被對方極其殘忍的分尸,心臟被挖走,氣的龍虎山出動大批高手搜查,但還是被那童開泰逃出西楚,不知所蹤,而且對方還因為這件事情位列龍虎榜第二十三位。”

楚休點了點頭,江湖很大,這方世界更大,哪怕算是號稱天下風媒之首的風滿樓或者是三大皇朝都無法‘精’確的探查到每一個人的動向。

‘逼’急了大不了往森山老林里面一鉆,躲一段時間再出來,基本什么事情都沒有了,畢竟江湖經常有大事發生,誰閑得無聊專‘門’去盯著一件事情的?

如現在魏郡那邊,時間都已經過去數個月了,魏郡那邊的宗‘門’剛開始的時候還‘挺’給滄瀾劍宗面子,到處在自己的底盤注意著楚休的動靜,但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也沒個結果,誰還會注意這種事情?恐怕連滄瀾劍宗自己都懈怠了,當然沈白除外。

此時呂陽山之,周圍的武者聚集的也不少了,最央便是以聶東流為首的那些大派弟子。

到了夜晚之后,一股朦朧的綠芒從地下升起,眾人只見一股震顫之感傳來,仿佛大地要裂開一般,這讓在場的一些低級武者頓時便有些慌了。(最快更新)

武者也一樣是人,特別是這些只有淬體境的武者,在天地偉力面前,他們的實力也普通人強不到哪里去。

只不過幸虧這股震動沒持續多長時間便已經停止了,等到第二天早眾人這才發現,在呂陽山的東邊有一個裂痕浮現,算是在白天也有碧綠‘色’的光芒從其升起。

這下子眾人頓時便明白了,這里面肯定有寶物!

不用其他人出手,立刻便有周圍幾個世家‘門’派的人,派他們的弟子開始從那只有巴掌大小的裂縫處進行挖掘,可惜這裂縫卻是深不可測,貌似能一直延伸到地底,所以眾人只是試了試便放棄了。

只不過現在他們已經可以確定寶物的位置了,所以立刻邊有人開始搶占著位置,怎么也要離那裂縫近一些才行。

在場的眾人論及實力地位,當然是岳東流站在央,其余人站在周圍了,但還有一些較靠近的好位置,可是引起了不少人的爭奪。

楚休對著呂鳳仙淡淡道:“呂兄,走吧,我們也該去占一個好位置去了。”

說著,楚休便跟呂鳳仙也向著那東邊的裂縫處走去。

在場的這些武者當,淬體、凝血和先天都有,經過了幾天的發酵,呂陽山的異都已經傳遍了周圍的州府,來的先天武者絕對算不少,但看到楚休和呂鳳仙走過來,那些尋常的先天武者卻都是都主動讓開了道路。

在別的地方他們可能不認識楚休,但在這呂陽鎮周圍他們卻不可能不認識楚休。

之前楚休在眾目睽睽之下,當場斬殺張百濤四人,這可是幾十號人都看見的,細節都清楚的很,早被人傳遍了。

一些外來者現在想來呂陽山奪寶,自然也要打探一下這呂陽山武者的實力底細等等,楚休的名字自然會在其的,而且還被列為危險角‘色’之一。

畢竟劉元海等三人在林郡也算是小有名氣的,結果現在倒好,全都死在了這楚休的手,以一敵四還能將這些人全都斬殺的,絕對不是那種簡單之輩。

而且不光是楚休,他身邊的呂鳳仙也是如此。

聽人說這位也是一招便碎裂了一名先天武者的兵器,估計斬殺一名同階武者也用不了幾招了,他們兩人聯手,威勢甚至都足以挑戰御氣內罡境界的強者了,這幫人自然不敢跟他們搶位置。

而且算呂陽山這邊還有一些實力較強的先天武者也沒有跟他們二人搶位置的想法。

眼下至寶還沒有出世呢,何苦去跟兩名如此難纏的對手去較勁?還沒見到寶貝呢,這開始打生打死的了,這種蠢事他們可不會去干。

不過在楚休和呂鳳仙越來越靠近那裂縫時,呂鳳仙身邊,岳盧川沖著他手下的幾名武者使了一個眼‘色’,那幾名先天武者頓時便知道該怎么做了,立刻向著楚休和呂鳳仙走來。

用教訓兩個沒有絲毫背景的武者‘交’好聚義莊的少莊主,這點在岳盧川看來相當的值當。

其他人看到岳盧川先出手了,他們便都沒動,其實之前他們倒也想通過教訓楚休來增加自己在聶東流心的位置,只可惜他們帶的人有些不夠。

這幫人也不是白癡,那楚休能以一人之力干掉四名先天武者,他們手下也幾乎只帶了三、四名先天,貿然沖去可是有些危險。

而岳盧川的北陵岳家家大業大,岳家那位老祖更是外罡境的強者,若不年齡有些大了,所不定都能達到凝練頂三‘花’的境界。岳家里面內罡境和先天境都不缺,岳盧川身為嫡長子,每次出‘門’手下怎么也要帶著七八個人的。

隨著岳盧川的一個眼‘色’,當即便有七名岳家的先天武者走到了楚休和呂鳳仙的身前,冷聲道:“止步!”

楚休瞇著眼睛道:“什么意思?這呂陽山又不是你們這一家的,現在寶物還沒出事呢,你們便要封山攔截了,是不是等下寶物出世,你們這些大世家吃‘肉’,卻連一丁點的油湯都不準備分給我們這些散修武者?”

此言一出,在場大部分的散修武者都向他們的方向看來,目光當帶著不善之‘色’。

大勢力出身的武者在面對他們這些散修武者時占據優勢很正常,畢竟人家都是認識的,實力強大,而他們則是猶如一盤散沙一般。

不過算是如此,在以往的奪寶,好東西幾乎都被你們這幫大勢力給拿到了,我們拿一些殘羹剩飯也認了,結果現在你們卻是連一點殘羹剩飯都不給我們留了,寶貝還沒見到呢開始封山,這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階級帶來的矛盾在哪里都存在,原本他們對這些大勢力出身的武者有些不滿,現在楚休這一句話,可算是徹底‘激’怒他們了。

看到楚休一句話便挑起了在場這些散修武者對他們的敵視,那幾名岳家的武者都氣的忍不住快要罵娘了。

我們總共說了兩個字,你丫是從哪里看出我們要封山,要不給散修武者留活路的?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