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只嘆江湖幾人回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魔刀之威的強大出乎了在場所有人的預料,誰都沒想到,在燕東之地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金光寺恒善禪師竟然死在了一名內罡境武者的手中。

而且說來也是諷刺,恒善禪師半生誅殺邪魔,結果到了最后,他卻是死在了如此詭異的魔刀之下。

被阿鼻道三刀的第二刀直接斬成的了兩截,鮮血內臟鋪滿地面,這已經算是不留全尸了。

而此時的楚休模樣則是更為嚇人,漆黑色霧氣纏繞在他的刀上,他的手上,他的眼中,楚休握刀的手都在不斷的顫抖的。

此時誰若是看向楚休的眼睛,那看到的只能是一片猶如地獄深淵般的冰冷漆黑,讓人不寒而栗!

現在楚休帶著面具,所以沒人發現,但實際上楚休的臉已經是扭曲的不像話了。

阿鼻道三刀第一刀的反噬以現在楚休的力量可以輕易將其壓下,但這第二刀的反噬卻是要比第一刀強上一倍還要多!

以楚休現在的實力,他也是爆發出了自己最強的意志力,配合琉璃金絲蠱的力量,這才讓眼中的黑氣消散,就連他紅袖刀上的黑氣也是隨之消散。

徹底壓下阿鼻道三刀的反噬,楚休長出了一口氣。

連續使用兩刀便已經是楚休的極限了,現在楚休若是還敢動用第三刀,將完整的阿鼻道三刀使出來的話,那就算是有著琉璃金絲蠱在也是救不了楚休的。

而楚休在跟這恒善禪師交手的時候,雁不歸和唐牙那邊也是有了戰果。

之前楚休在閑聊時曾經問過火奴,雁不歸和唐牙誰更強。

那時候火奴便說過,應該是雁不歸更強一些,但唐牙的來歷他猜不透,他總感覺唐牙這個人在隱藏著什么一般,現在他所展現出來的也不是他真正的實力。

不過對于雁不歸,整個天罪分舵內的人都知道,這位看似沉默寡言的家伙打起來究竟有多么的瘋狂。

雁不歸的綽號是殘劍,他平時都背著一柄重劍,外表都用粗布包裹著,看其形狀應該是完整的才多。

但等到現在雁不歸的重劍出鞘,楚休這才發現,他的劍還真是一柄‘殘劍’。

那重劍之上有著明顯的裂痕,不過似乎是后期修補過的,不過劍斷了就是斷了,無法跟一體成型的兵刃相比,所以這倒也算是一柄殘劍。

雁不歸的劍法很奇怪,甚至在楚休看來那根本就不叫劍法了,那重劍在他的手中簡直就是猶如一柄重錘一般,完全就是強大無比的重兵器。

再加上他修煉的內功也是神異無比,竟然能讓自己手中的重劍變得更加勢大力沉,這一劍掄過去,除了大光明寺那些力量奇大無比的武僧,尋常武者幾乎沒幾個人能夠正面擋他一劍。

所以在楚休跟恒善禪師交手的時候,那邊的雁不歸就已經用劍罡將一名武者轟飛,然后抓住機會,巨劍拍下,沒錯,不是斬,而是拍!

眾人只能聽到轟然一聲爆響,瞬間血霧紛飛,其中一名靈劍派的武者竟然直接被他一記重劍派拍成了肉泥,根本就不成人形了!

這一幕可是要比楚休將人砍成兩截恐怖的多了,別說在場的這些武者,就連其他青龍會的殺手都是一臉的敬畏和驚恐之色。

雁不歸所執行的任務有一個算一個,那就沒有一個能獲得全尸的,甚至有時候雇主需要目標的人頭,那時雁不歸也只是稍微注意一下,將對方的身子拍成了肉泥,最后給人帶過去一個人頭。

所以跟雁不歸相比,楚休這邊下手雖然狠辣,但卻沒有雁不歸那邊兇殘。

雁不歸這邊有了收獲,唐牙那邊也是也是不差。

說實話,這唐牙的武功路數楚休也看不明明白。

唐牙的身法很快,極其的靈活,對方肯定是修了那種速度類的身法。

而且他的用的兵器乃是楚休之前所用的那種短刀,還沒有手臂長,異常的陰險狠辣。

太強的武技他沒有用出來,但唐牙卻是精通許多手段,拳掌指法等等應有盡有,只不過并不算太強。

在跟姚南謙還那名靈劍派的武者交手時,唐牙都是滑不溜手,以一敵二看似兇險,但他卻是總更在最緊要的關頭脫身,順便偷襲一下這兩人,下手穩準狠。

所以打到最后,姚南謙和那名靈劍派的弟子已經滿身是傷,再反觀一下唐牙,基本沒有任何傷勢。

而就在方才,姚南謙看到恒善禪師被楚休一刀斬成兩半的模樣,他不由得悲呼大叫了一聲:“和尚!”

他跟恒善禪師相交數十年,雙方可以說是過命的交情,要不然恒善禪師也不會來當他金盆洗手儀式的見證人。

結果就是因為他,這才導致恒善禪師橫死在了這里,這讓姚南謙忍不住悲從中來,心神被影響,就連出手時劍勢都亂了一絲。

而此時的唐牙眼中卻是露出了一抹濃重的殺機來,他手中一動,兩枚奇異的暗器已經破空而出,在場的眾人只能聽到一聲破空之聲傳來,眾人甚至都沒看見那暗器長的是什么模樣。

姚南謙和另外一名靈劍派的弟子下意識的抬起自己的長劍抵擋,只聽鏗鏘兩聲,兩個人齊齊后撤。

但此時唐牙的身形卻是直接來到了姚南謙的身前,雙手宛若殘影一般,指勁兇狠凌厲,漫天的指影隨著罡氣爆響,將姚南謙轟的步步后撤,直接破去了對方的護體真氣。

而且不知道何時,他手中那柄短刀又出現在他的手中,仿若附骨之蛆一般的在姚南謙脖子上一劃,頓時一抹血線浮現,而他的身形則是立刻退開,迎向另外一名靈劍派的武者。

姚南謙不敢置信的捂著喉嚨,鮮血不斷的噴撒而出,意識也是隨著鮮血的流淌逐漸消失。

他想要退出江湖,但姚南謙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退出江湖之日,結果就是自己的死期。

甚至就連他死之前都想不到,究竟是誰要殺自己。

雖然他是死在了青龍會的手中,但青龍會只是殺人的一把劍,真正要殺他的人卻一直都隱藏在幕后,甚至除了天罪舵主外,就連楚休等人都不知道,這姚南謙到死也是一個糊涂鬼。

楚休看著那姚南謙的尸體默然不語,姚南謙死了,任務便已經完成了大半。

其他那些圍觀的人不用在意,姚南謙活著的時候他們都沒出頭,死了之后就更加不會出頭了。

說起來這姚南謙死的也是有些冤枉,楚休敢保證,他若是沒有退出江湖的打算,一直呆在靈劍派內當他的大長老,絕對沒有人敢去殺他。

請青龍會殺姚南謙的這個人肯定跟姚南謙有著生死大仇,但他為何早不動手?要么是實力不足,要么就是財力不夠。

去請青龍會殺一個要金盆洗手的老家伙和去殺燕東大派靈劍派的長老根本就是兩個概念。

前者算是六級任務,不用天罪舵主出手,楚休等人便可以將其解決。

人走茶涼,一個已經準備要退出江湖的老家伙又有幾個人肯豁出命來幫他?在場這么多武者,結果站出來的不足十分之一。

而若是后者,那青龍會則是要面對整個靈劍派,雖然靈劍派那位掌門林飛羽跟姚南謙的關系貌似不怎么好,不過再不好,姚南謙也是他靈劍派的弟子,林飛羽也不可能看著自家的長老當著自己的面被殺。

而且若是要對付整個靈劍派,就算是天罪舵主來了都勉強。

靈劍派掌門‘霜月小劍’林飛羽據說只差一步便達到天人合一的大高手之境,比之天罪舵主也差不多哪里去。

而且靈劍派內還有著其先輩留下的陣法底蘊等東西,出動整個天罪分舵能否滅掉靈劍派可都是一個未知數,就算姚南謙的仇人能夠拿出如此恐怖的財力,天罪分舵都未必會去接下這個任務。

所以說,姚南謙這所謂退出江湖的舉動其實是在找死,你想要了結你自己身上的那些恩恩怨怨,但問題是別人卻不愿意了結。

此時場中的交戰楚休并沒有插手,因為大局已定了。

在唐牙跟雁不歸把他們的對手全都解決之后,整個姚家莊的武者也是被他們屠戮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人都已經潰逃,青龍會的殺手也懶得去追。

雖然姚家莊的武者是青龍會殺手的十多倍,但跟這些雙手沾滿鮮血青龍會殺手比,那姚家莊的弟子顯然不值一提,幾乎是一邊倒的屠殺。

看到任務已經完成,楚休一揮手,青龍會的人直接齊刷刷的轉身離去,在場也并沒有人敢攔截。

看著血流滿地的姚家莊,在場的眾人頓時面面相覷。

金盆洗手結果把自己洗到滅門的,這事情可是頭一份了。

此時眾人也不禁想到了楚休說的那句話。

塵事如潮人如水,只嘆江湖幾人回。

這個江湖想要踏進去容易,但想要離開可就不是那么簡單的了。

在場甚至還有人看到之前姚南謙辦金盆洗手儀式時如此的風光,想著自己年老的時候用不用也玩這么一出,但看到現在這一幕他們卻是都打消了念頭。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