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故地重游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楚休這一次的出手算是徹底打破了之前白擒虎和孟元龍的計劃,應該說這一次他們肯定是賠本賠到家了。

花費大價錢去請風滿樓的卜算大師不算,又花費這么多的人力物力跑來殤邙山追殺楚休,他們為的還不就是那血玉玲瓏嘛。

結果現在楚休竟然告訴他們血玉玲瓏被他給煉化了,這讓白擒虎和孟元龍都有些接受不了。

他們雖然也惱怒楚休敢于虎口奪食,但卻不像被楚休反算計的天罪舵主那般惱羞成怒,非要殺他不可,他們的目標一直都是血玉玲瓏。

結果現在血玉玲瓏沒了,他們就算是殺了楚休又有什么用?

孟元龍面色(陰陰)沉道:“還追不追?”

眼下明知道血玉玲瓏沒了,再追殺下去,除了殺了楚休泄憤,貌似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了。

白擒虎咬咬牙道:“廢了這么大的代價,現在都已經找到對方的蹤跡了,為什么不追?

血玉玲瓏是沒了,但那楚休(身shēn)上的功法倒是不少,能榨出來幾門是幾門,反正不能白來這一次!”

孟元龍點點頭,他也是如此想的,起碼要帶回一點東西,給聚義莊一點交代才行。

“對了,用不用告訴青龍會的人?”

白擒虎冷哼道:“不用告訴他們,青龍會只有那上百個殺手,人數有限的很,就讓他們自己找去吧,況且那天罪舵主的心(胸胸)有些小,他的主要目的才是泄憤和報仇,死活不論,我們可是準備抓活的拷問功法,若是那楚休被天罪舵主含怒之下一招給殺了,那我們才是賠本到家了。”

孟元龍倒是無所謂,不過現在聽白擒虎這么說,二人便直接開始命令其他人集合,沿著楚休留下的痕跡追下去。

跟惱羞成怒白擒虎還有孟元龍二人比,此時的楚休倒是悠閑的很,正在通州府的大街上閑逛著。

一年多的時間沒回通州府,此時的通州府已經變了模樣。

昔(日rì)通州府的三大世家,李家被楚休給滅了,沈家跟楚家一夜之間滅門,可以說瞬間通州府的這幾個大勢力便被清空了。

只不過通州府靠近燕國,在魏郡也算是一個大州府了,沒有人會眼看著通州府就此衰落下來,所以現在的通州府又是一個三足鼎立的趨勢。

其中一個是周家,乃是外地州府遷移而來的,有一名先天武者坐鎮。

還有一個是青狼幫,有兩名先天武者,這三人原本是殤邙山內的盜匪,結果后期殤邙山被韓豹等人掌控,其他盜匪都混不下去了,這青狼幫的三人便帶著手下的人趁機入主通州府,成為了當地最強的一股勢力。

還有一個就是之前的沈家,沈墨雖然死了,但沈家卻還在,只不過沒了先天武者,沈家反倒成了通州府內最弱的一個勢力了。

沈墨在時,沈白還會照顧著沈家。

沈墨死了,沈家可就跟沈白沒什么關系了。

沈白此人才是真正的心(性性)冷漠,對于養育了他的沈家來說,他心中沒有絲毫的感(情qíng),沈家的那些族人在他看來,除了他弟弟,其他的都是廢物一群,早死早好,他們早點死了,自己的弟弟也能沒牽掛的跟他進滄瀾劍宗修行了。

而現在他弟弟既然死了,那沈家的這群人對于他來說那就是真的無所謂了,只要不來煩他,沈家(愛ài)死哪去就死哪去。

剛開始的時候通州府其他勢力還會顧忌一下沈白,不敢對沈家做有半分的冒犯。

不過等到后來他們知道了沈白的態度,他們對沈家可就沒有絲毫顧忌了,各種欺辱打壓,沈白連問都不問,其他勢力這才都終于放心了,沈家的人也是徹底絕望了。

楚休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他這次來就是來刷存在感的,最好是能惹點事(情qíng),那才叫好。

只不過楚休不想惹事的時候,有些麻煩排隊來,而等到他想要惹事的時候,偏還又沒什么事(情qíng)。

楚休一路走到了之前楚家的酒樓內,這處酒樓也是當初楚休負責管理的,甚至他都曾經在這里住了一段時間。

看到楚休走進來,那酒樓的掌柜的下意識的一抬頭,頓時便是一驚,他連忙走過來道:“二公子!?你回來了?”

那酒樓掌柜的只是一個普通人,他負責管理酒樓,但卻根本就不知道江湖上發生的那些大事。

楚家被滅門他自然是知道的,他只是依稀聽說楚休沒死,但卻并不知道楚休曾經被滄瀾劍宗通緝追殺過。

“二公子你回來是準備重建楚家的?”那掌柜的臉上竟然還帶著一絲期翼的表(情qíng)。

楚休搖搖頭道:“楚家都已經沒了,還重建什么?老方,給我安排個位置,我的口味你應該是知道的。”

方掌柜安排好楚休坐下后,楚休這才問道:“這就樓現在是哪一家在經營?”

方掌柜苦笑著指了指自己道:“是我自己在經營了,并不屬于那一家。”

楚休笑了笑道:“哦,那倒是不錯啊。”

方掌柜哭喪著臉道:“可小人卻寧肯回到當初在楚家的時候,只當一個掌柜。

當初楚家出事,接手酒樓的乃是沈家。

不過后來卻不知道為何,沈家的人竟然走了,又來了青狼幫的人。

青狼幫的人倒是沒有占據我這酒樓,但他們卻有要求,讓我拿出一大筆錢,這酒樓算是我的人。

這筆錢我咬著牙拿了,畢竟楚家沒了,小人也要為自己的前途考慮一下。

但誰承想錢拿了之后,青狼幫的人卻又借口要收保護費,每個月都要從小人這里拿走一大筆銀子。

本來拿銀子也就罷了,就當是花錢買個平安了,每個月小人這銀子可都是按時交付的。

結果青狼幫的這幫人隔幾天就要來這次一次白吃白喝,還非要包場,嚇跑了許多客人。

他們隔三差五的便來這么一出,已經嚴重影響到了酒樓的生意,最近這幾個月,我可都是賠錢在干的,這待遇可真是比不上小人昔(日rì)在的楚家之時。”

酒樓的方掌柜看到楚休就是一陣訴苦,再這么下去,他這酒樓的掌柜也別干了,大不了換個地方繼續討生活。

就在這時,一名面相粗狂的先天武者帶著一大群吵吵嚷嚷的武者走上酒樓,還沒看到人,那領頭的武者便大喊道:“人呢?老方,把二樓給我清出來,好吃好喝的都給我準備好,還是老規矩!”

那方掌柜一臉的無奈之色:“又來了,二公子,要不然你先下樓去吧,我在樓下給你準備個位置。”

這方掌柜不是江湖人,他也不清楚武者之間的實力劃分,不過他好像依稀聽說過,現在這青狼幫的兩位幫主跟昔(日rì)楚家的家主都是一個級別的,二公子肯定也是打不過對方的。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異色,隨便擺了擺手。

那方掌柜還想要說些什么,那青狼幫的武者直接皺著眉頭走過來道:“老方,你還在這里磨嘰什么?我讓你清人你沒聽清楚嗎?”

說著,那青狼幫的武者撇了楚休一眼,冷喝道:“滾下去!”

楚休撇了他一眼,淡淡道:“還當真是當盜匪當習慣了啊,現在已經上岸洗白了還如此囂張,不知死活說的就是你這種人。

怪不得有著兩名先天都會被韓豹他們從殤邙山內趕出來,就這種德(性性),也難怪你們斗不夠韓豹。”

楚休的話頓時讓那名青狼幫的武者面色一黑。

當盜匪除了當到北地三十六巨寇那種級別,否則并不是什么好出(身shēn),所以他現在很討厭別人在他們的面前提到盜匪兩個字。

而且被韓豹從殤邙山內趕出來這件事(情qíng)也是他們的逆鱗,乃是他們最為丟臉的時刻,現在聽到這楚休當面提起這件事(情qíng),那青狼幫的武者頓時便指著楚休厲喝道:“小兔崽子!我看你是活得……”

不過他的話還未說話,楚休的手便一動,直接以大棄子擒拿手將對方腦袋按在了桌子上,他的右手上不知道何時竟然出現了一根筷子,猛然間插進對方的太陽(穴xué)當中,帶著‘噗’的一聲輕響,直接將那青狼幫的武者給釘在了桌子上!

這恐怖的一幕頓時嚇的在場的眾人噤若寒蟬,楚休則是慢悠悠的站起來,淡淡道:“真是麻煩啊,吃個飯都吃不安靜。”

說完之后,楚休便直接走下樓。

其他青狼幫的武者看到楚休走過來,有些人竟然嚇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打著哆嗦。

不是他們膽子太小,而是眼前這一幕簡直沖擊著他們的三觀。

在這些普通的幫眾看來,他們幫主先天境界的修為已經算是高手了,結果現在卻是被人如同殺雞一般,不對,甚至比殺雞還簡單,就這么輕描淡寫的用一根筷子將腦袋釘在了桌子上,看著那青狼幫幫主還在微微抽搐著的尸體,他們沒嚇尿褲子就已經不錯了。

等到楚休徹底離開,消失在長街上時,整個酒樓這才仿佛是炸鍋了一般,開始瘋狂討論著那個人是誰,為何有這般強的實力。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