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三十五章 殺戮之夜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深夜,南殤邙山的密林中,極北飄雪城的五人組小心翼翼的在密林中搜尋著。

楚休秒殺外罡境的事(情qíng)他們聽說過了,所以大部分的武者其實都是十人一組在行動,只有他這一組比較倒霉,因為其他組的人數夠了,他們這才五人一組行事的。

不過眼下那楚休自尋死路,竟然主動走出了北殤邙山,而且還在通州府內露頭,這也讓眾人更加的確定了對方的位置。

再加上南殤邙山的面積要比北殤邙山要小很多,只要他們連續搜尋幾天,便將楚休給徹底合圍,到時候這難纏的任務就算是結束了。

不過就在此時,這五人忽然發現了前面好像有動靜,五人立刻跑過去,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竟然是一名(身shēn)穿藍衣的持劍武者,只有先天境界而已。

看到這人不是楚休,極北飄雪城的人頓時松了一口氣,帶頭的那名外罡境武者不由得冷哼了一聲道:“你是什么人,大晚上的在這殤邙山的密林里面干什么?”

那名武者厲喝道:“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們才對!你們可知道這是誰的地盤,竟然還敢在這里如此囂張,簡直就是找死!”

因為是深夜,極北飄雪城的五人都沒注意到,那名武者眼神中的呆滯。

但他們一聽這話,五人卻立刻便都炸了。

極北飄雪城在北地可是霸主一般的存在,哪怕是北燕的軍方的上將軍也要給他們極北飄雪城的面子。

長此以往,極北飄雪城的武者或多或少的也都沾染上了一些暴躁霸道的(性性)格。

對于這種事(情qíng)極北飄雪城的強者們并沒有去糾正,因為他們也是這種(性性)格。

現在這一名先天武者竟然也敢在這里如此囂張,這頓時便點燃了那名極北飄雪城武者的怒火,什么時候一個小小的先天武者也敢在他面前如此的囂張了?

那極北飄雪城的武者當即便冷哼道:“我看找死的是你才對!行走江湖最重要的就是懂得規矩,知道敬畏,今天大爺我便教教你什么叫做敬畏!”

就在這時,對面那先天武者竟然把手中的劍給拔了出來,這讓極北飄雪城的外罡境武者眼角頓時一抽。

一名先天武者竟然敢對他拔劍,是對方自信過頭了還是對方根本就是瞎子,看不清自己一(身shēn)外罡境的氣勢?

不過不論如何,一名小小的先天武者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拔劍,這讓那極北飄雪城的外罡境武者感覺到了侮辱。

他本來只是打算小小的教訓一下對方的,但現在他卻是直接一掌拍出,帶著森然至極的寒氣,準備直接先廢掉這小子再說。

只不過他這一掌落下,對方卻好像是瘋了一樣,竟然連自己的劍法都沒動用,直愣愣的就向著自己一劍刺來,面對自己這一掌竟然連躲都不躲。

閃耀著寒冰罡氣的一掌轟然落下,直接隔空將對方給轟飛了出去。

那名先天武者(胸胸)口凹陷,大股的鮮血噴涌而出,眼中的呆滯終于消散,恢復了清明。

但他剛想說些什么,卻已經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最終倒在地上,沒了氣息。

極北飄雪城那名外罡境的武者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對方的尸體,總感覺有點不對。

這小子該不會是腦袋有病吧?先是對自己不敬,而后動手時更是連閃躲都不閃躲,簡直就好像是在自殺一般。

此時的楚休就在離他們不到十丈之地的一顆大樹上,氣息沉寂到了極致,簡直好像是一個死人一般。

看到下面場景,楚休在心中喃喃道:“應該快到了!”

他這邊的思緒剛剛閃過,遠處便有一陣陣的喧嘩聲傳來,一名外罡境的滄瀾劍宗武者帶著七、八名武者快步跑來。

他們之前是被楚休故意留下的痕跡吸引來的,不過方才他們卻是聽到這里有人動手的聲音,所以這才急急忙忙的趕來。

不過趕來之后,他們看到的卻是地面上他們滄瀾劍宗武者的尸體!

“師弟!”

那名外罡境的武者面色驟然一變,指著極北飄雪城的人厲喝道:“你們極北飄雪城的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滄瀾劍宗的地盤上殺我滄瀾劍宗的人,真拿我滄瀾劍宗當軟柿子嗎?”

極北飄雪城的人不知道滄瀾劍宗在追殺楚休,滄瀾劍宗卻是知道他們。

雙方的目標雖然是一個,但目的卻是不同,所以根本也沒有交流,況且魏郡的宗門跟北燕宗門之間的關系一直都不怎么樣,也沒有交流的必要。

結果現在那極北飄雪城的弟子發現自己殺的竟然是滄瀾劍宗的人,他頓時暗道了一聲不好。

極北飄雪城跟滄瀾劍宗同樣位列七宗八派之一,但實際上極北飄雪城卻是從來都沒有把滄瀾劍宗放在眼里。

整個滄瀾劍宗除了一個老朽的柳公元,其他的盡皆是庸碌之輩而已。

什么時候等到柳公元再也拿不起他的劍了,那時候滄瀾劍宗恐怕就要被擠出七宗八派之一了。

不過滄瀾劍宗就算是再弱,這里也是魏郡,也是他滄瀾劍宗的地盤。

自家的弟子在自家的地盤上被人給殺了,這根本就是挑釁,根本就是侮辱。

換成是他們極北飄雪城,估計會表現的更加爆裂和憤怒。

大樹上,楚休眼中已經徹底變成了一片漆黑,深潭一般,天絕地滅移魂的的威能被他調動到了極致,影響著的滄瀾劍宗的那些武者,將他們內心的憤怒放到最大。

以前楚休只用天絕地滅移魂影響過一個人,但現在卻是卻要同時影響十多個人,就算是這十多個人里面只有兩個是外罡,那對于精神力的消耗也不是一般的重。

所以楚休在用出天絕地滅移魂時,同時雙手結印,快慢九字訣施展而出。

者字訣:內獅子印,主復原,百劫不倒!

楚休體內的真氣不斷的輪轉著,內獅子印鎮壓自(身shēn),遠遠不斷的將內力轉化成精神力,維持自(身shēn)的消耗。

內獅子印本來的作用是療傷的,或者是在激戰重傷的時候鎮壓自(身shēn),不讓傷勢爆發。

現在楚休用其來鎮壓精神力,倒也有些作用。

而此時下方那極北飄雪城的武者也知道問題大條了,所以他立刻道:“幾位兄弟請聽我一言,這其實是一個誤會……”

“誤會個(屁pì)!殺我滄瀾劍宗弟子,先拿自己的(性性)命來還吧!”

領頭的那名滄瀾劍宗的武者不知道為何,心中的怒火上涌,原本做事還算是平和的他們,此時卻是顯得要比極北飄雪城那邊的人還要暴躁,直接便持劍殺了上來,跟極北飄雪城的人戰在了一起。

而極北飄雪城的人最開始的時候還打算防御來著,但看到對面也是絲毫的不留(情qíng)面,他們也就所幸直接下了殺手。

他們極北飄雪城的人脾氣也是不小,對方都想殺他們了,他們難到還能留手不成?

于是乎雙方立刻便死戰在了一起,幾招下來便已經見血了,此時就算是沒有楚休用天絕地滅移魂來影響,雙方也是徹底無法分開了。

樹上,楚休收起天絕地滅移魂,頭上已經滿是冷汗,甚至腦袋都有些微微的刺痛感。

“精神力消耗過度了嗎?”

楚休揉了揉腦袋,天地交征(陰陰)陽大悲賦還當真不愧是九轉級別的魔功,就算只是其中一門功法,以現在的楚休都無法完全掌控。

天絕地滅移魂大成之后有著移魂之威,能在不知不覺當中將對方絞殺在幻象之中。

看了下面一眼,楚休便直接轉(身shēn)離去。

這邊這么大的動靜應該能把南殤邙山內大部分的武者都給引來的,剩下的便要看事(情qíng)的發展了,相信只要滄瀾劍宗不那么軟蛋,聚義莊和極北飄雪城的人是絕對不可能再留在魏郡的。

清晨時分,白擒虎還有孟元龍兩個人看著地上的幾十具尸體一片(陰陰)沉之色。

他們怎么也想不明白,好好的自己這邊竟然會跟滄瀾劍宗打起來,而且規模還如此之大。

那一戰的過程他已經詢問過了,的確是自己這邊有些魯莽,沒有問清對方的底細便動手殺人,但滄瀾劍宗表現的也未免太過激動了一些,只是死了一個先天武者而已,對方便不依不饒的,結果演變了一場大戰,雙方都死了幾十號人。

半晌之后,孟元龍沉聲道:“這件事(情qíng)怕是沒那么簡單就能了結的。”

白擒虎冷哼道:“我當然也知道,不過人都殺了,那又能怎樣?況且我極北飄雪城也沒少死人。”

就在這時遠處上百名持劍武者疾馳而來,中間一人看模樣有六十多歲,(身shēn)后背著一紅一藍兩柄長劍,一臉怒容的走來。

“是柳公元的大弟子,‘炎霜劍’竇廣臣!”

白擒虎和孟元龍的眼睛同時一瞇。

這竇廣臣實際年齡已經過百,在滄瀾劍宗內地位頗高,絕對是僅次于柳公元的人物。

對方竟然都把自家的大弟子給派出來了,顯然是來者不善。

等人近了之后,白擒虎一拱手道:“竇兄,昨天的晚上的事(情qíng)其實是一個誤會,你……”

他的話還未說完便被竇廣臣直接打斷:“三(日rì)之內撤出魏郡,不然家師會親自出手。

家師的劍十余年未曾出鞘,江湖人怕是已經忘了,家師的劍不僅能沉江,一樣可以斬山!”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