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三十七章 示警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此時的楚休并不知道他的危機其實已經算是解決了,雖然解決的無比滑稽,他被人當成了磨練自家弟子的磨刀石,成為了對方名揚江湖的踏腳石。

在南殤邙山的密林帶了好多天,楚休發現滄瀾劍宗的人竟然只是選擇封鎖了南殤邙山的出口,并沒有選擇進山搜查,楚休便也放心下來,直接潛入密林的深處開始閉關修行。

在武道上面楚休沒有老師,完全也是野路子出(身shēn),他所考慮的東西其實也很簡單,就是兩個字:變強!

無論是什么樣的功法,無論是正是邪,只要能讓楚休的實力變強,那么一切就都好說。

眼下楚休所掌握的功法中,最強的其實就是天地交征(陰陰)陽大悲賦中的那兩部和快慢九字訣。

天地交征(陰陰)陽大悲賦楚休了解,絕對是一門驚天地泣鬼神的魔功。

只可惜,就算楚休有著知道劇(情qíng)的福利也沒用,因為在原版的劇(情qíng)中,都沒有人能將這七部功法集齊,組合成完整版的天地交征(陰陰)陽大悲賦。

現在楚休想要將其收集完整主要靠的也只能是運氣了,甚至可以說幾率很渺茫。

至于快慢九字訣這門在原版劇(情qíng)中并沒有出現的功法倒是給了楚休極大收獲。

快慢九字訣單獨拿出來其中一門都是極其強大的功法,而且還可以將其隨意排列組合,各種功效加在一起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部完美的功法。

就比如說之前楚休全力催動天絕地滅移魂,然后再以內獅子印鎮壓自(身shēn),防止精神力透支過度,這種組合便十分的不錯。

所以這次閉關當中,楚休除了修煉自(身shēn)內力,讓自己的罡氣再長一些,剩下的便是主修這快慢九字訣,將每一式都修煉到精通甚至是熟練的程度。

等到楚休將九字訣全部修煉到極致的時候,那時候九字合一,還能夠爆發出更強大的威能來,說以說快慢九字訣雖然只有九招,但實際上卻是十招。

修煉之中,楚休幾乎是忘記了時間的存在,甚至忘記了自己還在被人圍困在殤邙山當中。

半年之后,山洞當中,已經在原地枯坐一個月的楚休猛然間一睜眼,一抹猩紅色的鋒芒從他手中綻放而出。

血煉神罡轟然爆發,足有一丈來長,直接斬到了墻壁之上,并沒有發出任何的響聲,放入是泥牛入海一般,直接陷入了石壁當中。

半年的修煉,除了在熟悉快慢九字訣,其他的時間楚休都用來修煉內力罡氣了。

眼下楚休的血煉神罡已經能夠爆發出一丈遠,雖然進步沒有翻倍,但實際上一丈長的罡氣已經超越了江湖上八成的武者了,而現在他其實才只能算是外罡境中期,甚至連后期都沒到。

拍了拍(身shēn)上(身shēn)上的灰塵,楚休收斂一(身shēn)的氣息,悄無聲息的向著南殤邙山的邊緣探查去,令楚休驚訝的是,他竟然連一名滄瀾劍宗的武者都沒看到。

不過隨后楚休便釋然了,估算了一下時間,距離上次被追殺都已經過去半年了,滄瀾劍宗的弟子也是要修煉的,就因為沈白一句話,整個滄瀾劍宗便要在南殤邙山守上半年,沈白恐怕還沒這么大的面子,哪怕就算是滄瀾劍宗掌門做出這么個決定,其他弟子會執行,但也會不滿的。

既然滄瀾劍宗的人已經撤走了,楚休自然不會再繼續耽擱,他直接離開南殤邙山,向著東齊的方向行去,準備先進入東齊再說。

眼下楚休畢竟是在滄瀾劍宗的地盤上,只有離開魏郡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所以下山之后楚休換了一(身shēn)衣服,稍微做了一些打扮,便直接前往東齊。

以楚休現在的腳力,全力趕路,他只用了七天的時間便來到魏郡跟東齊的交界。

不過剛剛踏入一個小鎮之后楚休卻是感覺有些不對。

其實不對這種感覺從楚休下山幾天后便已經有了感覺了,好像是有人發現了他一般,只是在人多的鬧市才會有這種感覺,但對方卻沒出手。

楚休就算修煉了天絕地滅移魂之后精神力大增,他也是無法確定在周圍全是人的(情qíng)況下究竟是誰在注視著自己,那個人,或者是那些人肯定都是訓練有素的存在,不會在楚休的感知范圍內暴露自己的表(情qíng)。

所以楚休猜測,應該是有人發現了自己,但發現自己的人實力不夠,只敢在人多的地方暗中觀察,并且沿路追蹤,而不敢直接出現在自己面前。

楚休倒是可以再次遁入密林當中,但想要進入東齊邊界,就必須通過交界處的這幾座小鎮,他是怎么都閉不過去的。

眼下楚休踏入這個小鎮后,那股感覺瞬間變得強烈了許多,對方甚至有一種主動泄漏出氣息讓自己察覺到的感覺,而且這股氣息很強,對方應該是多了一個人,一個高手,起最碼也是外罡境,自己竟然還有些熟悉。

暗地里皺了皺眉頭,楚休裝作沒發現一樣,繼續走著,過了不一會,那股很強的氣息消失,只剩下另外一個較為普通的氣息若隱若現,應該是在遠處觀察著自己。

楚休轉回(身shēn),向著之前那股強大氣息泄漏出的地方走去,那是一個拐角的小胡同,墻面上隱蔽的插著一柄飛鏢。

那飛鏢通體金色,鏢(身shēn)纖細,鏢尾好似一個栩栩如生的龍尾一般,極其的顯眼。

楚休的手一動,悄無聲息的將那龍尾追魂鏢給收入懷中,眼中不(禁jìn)露出了一抹異色來。

他已經認出了這龍尾追魂鏢是誰的了,正是唐牙!

之前在天罪分舵內,唐牙便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經常在手中把玩著一些精巧的小暗器,這龍尾追魂鏢就是其中一人。

如果是唐牙的話,那楚休便知道暗中跟著自己的究竟是誰了,應該就是天罪分舵的人!

自己貌似是猜錯了,那位天罪舵主的心(胸胸)小的有些超乎楚休的預料,對方在知道血玉玲瓏已經被他煉化,并且守在這里也會影響青龍會發展的前提下,仍舊不惜成本的要追殺楚休。

也只有天罪分舵的那些殺手能在實力不如自己的(情qíng)況下還隱匿在人群中監察著自己,并且在自己趕路時他們也沒有跟丟,畢竟這些都是作為殺手的基本功。

只不過以前跟著楚休的那些人可能只有先天境界,所以不敢露面,而這一次卻是唐牙親自來了。

當然更讓楚休不解的就是唐牙為何要主動暴露自己。

現在唐牙的動作很明顯了,就是在給自己提示,告訴自己青龍會來追殺他了,讓他趕快逃命。

但問題的關鍵是自己在天罪分舵內貌似跟唐牙沒什么關系。

在天罪分舵內的這幾個殺手當中,跟楚休關系不錯的是鬼手王跟火奴,唐牙嘛,雙方只是合作過幾次,能說的上話,但關系并不算好,這次唐牙主動提示自己又是什么意思?

楚休忽然想到了天罪舵主曾經在自己跟唐牙之間選擇過,讓誰去當替死鬼吸引火力,難道是唐牙自己把這件事(情qíng)給猜出來了?

不過眼下不是考慮這些事(情qíng),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冷芒,天罪分舵的事(情qíng)也的確是應該解決了。

極北飄雪城和聚義莊追殺他其實倒是合(情qíng)合理的,畢竟是楚休先虎口奪食,從這兩派手中搶來的東西。

但天罪舵主嘛,那可是他先算計楚休的,結果卻被楚休看破,反過來算計了他一次。

天罪舵主想要不依不饒,楚休自然也不會把這段恩怨給忘記的!

低頭想了半晌,楚休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絲(陰陰)沉的笑意來,讓那暗中監視楚休的青龍會殺手都是猛然一哆嗦,想到了這位在天罪分舵時那恐怖的戰績,他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慌亂之色,努力的讓自己面部表(情qíng)沒有變化,靜悄悄的隱沒在人群中。

一天的時間,楚休在這小鎮里面走了很多的地方,好像是留下了什么,但卻又好像是漫無目的,這讓監視楚休的青龍會殺手異常的奇怪。

等到入夜之后,楚休這才走進了一間小酒館當中,這讓那名青龍會的殺手頓時便松了一口氣。

算一下時間,大人們也應該都到了,接下來可就沒有他的事(情qíng)。

天色已黑,小酒館內除了一個楚休也沒有其他客人了。

點了幾個小菜和一壺黃酒,楚休已經在這里呆了兩個時辰,小酒館的掌柜看了一眼天色,已經忍不住要攆人了。

不過等他剛起(身shēn),還沒有說話,楚休便掏出了一錠金子,扔到了他的眼前。

那掌柜不敢置信的用牙咬了咬金子,這么一大塊足有十多兩,購買好幾個小酒館的了。

“這位客人,用不用我再去給你做幾個菜?”掌柜的的一路小跑到楚休(身shēn)前,諂媚的笑道。

楚休擺了擺手道:“走吧,我要在這里呆一夜,門就不用關了。”

那掌柜一聽這話,立刻便收拾了一下東西回去睡覺。

有這么一大塊金子,哪怕楚休拆了他的酒館他都不在乎。

等到那掌柜離開半個時辰后,楚休倒了一杯酒,淡淡道:“都是老熟人了,不用藏了,出來吧。”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