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五十三章 猜忌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平心而論,杜廣仲對于楚源升還是相當尊敬的,只不過這個尊敬不是源于楚源升,而是源于楚源升的父親,‘巨俠’楚狂歌。

杜廣仲剛剛加入關中刑堂時,楚狂歌還在位,那位楚巨俠的人格魅力的確很強,就算是杜廣仲這種根本就沒跟楚狂歌有過接觸的小捕快都對其心生敬仰,在他心中,那時候的關中刑堂才是最巔峰時期的關中刑堂。

現在楚狂歌死了,他的遺澤到了楚源升的(身shēn)上,杜廣仲仍舊對其尊敬,但卻到不了楚狂歌那種程度。

就比如說現在楚源升讓他聽命于楚休,杜廣仲或許會答應,但是否去執行,那就是一個未知數了。

原本楚源升還以為楚休是有事(情qíng)求他,結果楚休只是跟杜廣仲吃了一頓飯便直接離去了,就連杜廣仲都不明白楚休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不過楚休卻知道,他帶著杜廣仲在關中城里的這一番作為,肯定會有人傳給伍思平的。

對方怎么說也是在整個關中刑堂廝混了十多年的老人了,人脈關系肯定是有一些的。

楚休想的不錯,等到楚休跟杜廣仲離開關中城之后,立刻便有一名中年武者將楚休和杜廣仲在城內所做的事(情qíng)寫下來,傳到巡察使堂口那里。

這人乃是昔(日rì)也跟伍思平一樣,都是江湖大盜出(身shēn)。

只不過伍思平乃是被關中刑堂抓住后被迫投降的,而他卻是因伍思平一事有了啟發,選擇主動加入關中刑堂來洗白,所以二人自然也就成了好友。

他的天賦實力要比伍思平好一些,所以直接被輯刑司選中,加入了輯刑司當中,而伍思平則是從普通的小捕快做起。

兩個人的關系還算是不錯,每次伍思平來關中城時兩個人都會聚一聚,所以這種利用手中的職權傳一下消息這種簡單的事(情qíng),他也沒有拒絕。

對于伍思平那里的(情qíng)況,他知道,他這個朋友(性性)格桀驁,野心大的很,之前那位已經到了三花聚頂之境的巡察使都沒能鎮住對方,更別說現在這位外罡境的巡察使了。

只不過關于楚休的消息他也碰巧在聽其他人聊天的時候知道了。

龍虎榜雖然傳遍了整個江湖,不過對于他們這種已經不再年輕的武者來說其實是不怎么關注的,而且楚休在龍虎榜上也不是名氣最大的那幾個,所以在剛得知楚休的(身shēn)份時他也是一愣,沒想到對方的來頭竟然還不小,竟然是龍虎榜上的俊杰,怪不得對方剛剛加入刑堂便可以擔任巡察使。

伍思平估計還不知道楚休的(身shēn)份,所以他也想要勸伍思平小心一些,千萬不要把楚休當成是尋常年輕的外罡境武者來看待,對方也并不是光憑楚源升的關系這才坐到現在這個位置上的。

所以他又寫了一個消息,準備傳給伍思平,但沒想到傳信陣法上的陣紋閃爍了一下卻猛然間熄滅。

“壞掉了?”這名武者一皺眉,不過也沒太擔心,只是把那封寫有楚休真正(身shēn)份的信收了起來,出去找關中刑堂內的陣法師來維修。

傳信陣法這種東西經常會用,所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找陣法師來維修就好了,只是維修的時間有點長,幾天都算是快的,慢的甚至要一個月。

不過也沒關系,反正關中刑堂內也不止有這么一個傳信陣法。

只不過只有這一座傳信陣法才是他可以隨便動用的,其他的他可不能碰,所以這封信暫時便傳不到伍思平哪里了。

此時關西之地,楚休麾下的巡察使堂口內,伍思平拿到關中城傳來的消息,頓時面色(陰陰)沉,把劉有成還有秦方二人找來,將消息扔到他們面前,冷哼道:“你們看吧,杜廣仲那廝已經徹底投靠楚休了!

楚休親自去帶他見的楚源升,估計便是以這點利(誘yòu)他站在楚休這邊,而那個白癡竟然還答應了!”

劉有成和秦方也都是皺著眉頭,這次他們倒是沒有再懷疑了。

他們跟杜廣仲也都認識十多年了,知道杜廣仲平(日rì)里最為敬仰的就是前代關中刑堂堂主‘巨俠’楚狂歌。

現在如果楚休利用楚源升讓杜廣仲投靠,這也是很可能的。

問題的關鍵是,杜廣仲到底有沒有把當初他們干的那些事(情qíng)說出來?

伍思平的神色一冷道:“管不了那么多了,那件事(情qíng)捅出去,我們都要倒霉!”

“那你想怎么辦?”劉成禮問道。

伍思平沒有回答他,只是道:“別忘了,賬本我們都燒了,當初那件事(情qíng)沒有證據在。”

秦方(陰陰)沉著臉道:“是沒證據,但杜廣仲就是人證!賬本上面所記錄的東西他都知道,到時候一筆一筆的核對,想要查出來很輕松的。”

武者的精神力強大,記憶力自然也是要比普通人好得多,硬生生背下來一個賬本根本就不成問題。

事實上他也是這么做的,為了以防不測,直接把整個賬本給背了下來。

伍思平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殺機道:“物證被我們燒了,人證再被我們殺了,那豈不就是死無對證了?”

“伍思平!你瘋了不成?”

劉成禮和秦方直接站了起來,眼中露出了驚駭之色。

伍思平的意思很明顯了,他竟然想要殺了杜廣仲!

關中刑堂有內斗,四大掌刑官之間便有競爭,而魏九端麾下這么多巡察使,自然也是有競爭的,爭功勞,爭資源等等。

不過再怎么內斗,也是有一個限度,擅殺同僚,在關中可是大忌!

哪怕就算是關中刑堂的江湖捕頭犯了錯,那也是要押到分堂或者是關中城總部去定罪后才能處置的,不能隨便殺戮,更別說是豪無理由的便殺了一個同僚。

伍思平抬起頭,神色(陰陰)冷道:“我沒瘋!這只是最好的解決辦法而已。

上任巡察使方正元是怎么死的,其中的底細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殺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們都是江湖捕頭出(身shēn),布置一個完美無缺的殺人現場很難嗎?

你們兩個膽子小不敢做,那交給我來做就好了,我早就看杜廣仲那老小子不順眼了!”

說完之后,伍思平便直接轉(身shēn)離去,后面劉成禮和秦方對視一眼,眼中也均是露出了無奈之色,伍思平他們是攔不住了。

昔(日rì)伍思平乃是江湖大盜出(身shēn),大盜可是不是神偷,一個是靠技術,一個是靠暴力。

江湖上大群的盜匪打劫是來往的商隊,而伍思平這種獨行大盜則是找機會殺人奪財,甚至如果有機會,滅門這種事(情qíng)他也不是沒干過。

后期他被關中刑堂擒拿,兇(性性)倒是收斂了不少,不過現在一看,這伍思平骨子里依舊是那個伍思平,瘋狂而狠辣!

回程的路上,杜廣仲有些悵然若失,不是因為楚休,而是因為楚源升。

他年輕時視楚狂歌為偶像,希望自己也能成為楚狂歌那樣的人,甚至在他心中,楚巨俠根本就是神一樣的人物。

結果后來年紀漸漲,他也知道了,在這個充滿了利益廝殺的江湖中,能出現一個楚狂歌就已經是天下大幸了。

這位關中大俠楚源升雖然繼承了楚狂歌的遺澤,但在杜廣仲看來,有些太普通了,甚至普通到他根本就在楚源升的(身shēn)上察覺不到楚狂歌的影子。

楚休在他(身shēn)旁道:“怎么,感覺楚源升沒有繼承楚巨俠的衣缽,你很失望?”

杜廣仲連忙道:“我哪里有失望的資格。”

楚休淡淡道:“其實很正常,人都是不一樣的,哪怕楚源升是楚巨俠的兒子也是如此。

這個江湖上有很多人需要楚巨俠這樣的人物,但卻有更多的人不想再看到又出現了一個楚巨俠。

如果楚源升很像他父親的話,那他也活不到現在,哪怕是有關中刑堂的庇護也是如此。”

杜廣仲有些感概,不過還沒等他感慨完,那邊楚休便道:“杜捕頭,其實你現在應該擔心的是你自己,之前你跟伍思平三人只是有裂痕,但現在,你們之間恐怕就不只是裂痕了,應該快要決裂了。

我不知道你們之間有什么約定,所以我也很好奇,你們決裂之后,伍思平會怎么對付你。”

杜廣仲的面色驟然一變,他猛然道:“你什么意思?”

楚休笑了笑道:“杜捕頭,想想你到了關中城之后所做的事(情qíng)吧。”

杜廣仲一時茫然,他做了什么?他好像什么都沒做啊。

而且這一路上楚休也沒并沒有對他拉攏什么的,況且他都已經被伍思平等人誤會是被楚休拉攏了,就算是楚休真的拉攏或者是威脅他,他都做好敷衍的準備了,但問題是楚休也一樣什么都沒說。

看到杜廣仲這般模樣,楚休不(禁jìn)搖搖頭道:“杜捕頭,你的為人可是有些太耿直了一些,耿直到我都不好意思算計了。

你是什么都沒做,但在伍思平等人的眼中,你可是做了不少東西。

猜忌的種子一旦發芽,那可是會讓人聯想到許多畫面的。”

楚休的話音落下,杜廣仲的面色頓時變得煞白一片。

在同一個地方栽了兩次跟頭,杜廣仲此時已經是(欲yù)哭無淚了。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