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一百五十四章 完成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3-12  作者:封七月
 
在四位江湖捕頭當中,杜廣仲的年齡最大,但其實他還真是最耿直的一個人,遠沒有伍思平野心大和劉成禮還有秦方油滑,所以楚休才會選擇他作為的離間四人的目標。

第一次的時候楚休所作所為只是讓他們翻臉爭吵,但卻并沒有決裂,就像劉成禮和秦方那樣,他們只是懷疑杜廣仲而已。

但這一次,楚休卻是把這種懷疑變成了事實,雖然事實上楚休和杜廣仲的確什么都沒做,但在其他人看來杜廣仲就是已經投靠楚休了,并且楚休這邊也已經拿出了自己的報酬,等到杜廣仲再次到建州城巡察使堂口時,那等待著他的就必然是跟伍思平等人決裂了。

杜廣仲指著楚休,氣的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當了這么多年的江湖捕頭,杜廣仲倒是抓捕過無數兇徒惡賊,手段殘忍毒辣的數不勝數,但卻沒有一個像楚休這般(陰陰)險的,輕而易舉的便將人心玩弄于股掌之間。

當然此時杜廣仲就算是埋怨自己在同一個地方摔了兩個跟頭也是無用了,事(情qíng)都已經發生了。

楚休淡淡道:“伍思平乃是關中刑堂的老人了,他在關中城刑堂總部肯定是有朋友的,這件事(情qíng)瞞不過別人的,說不定此時伍思平就已經接到消息了,正某算著怎么對付你呢。

我不了解伍思平,你跟他共事這么多年應該是了解他的,你說他會怎么對付你?”

杜廣仲聞言面色頓時一變。

正是因為他跟伍思平共事這么多年,他才知道這伍思平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

建州府巡察使堂口內,大部分的底層捕快其實對伍思平的感官都不錯,此人雖然江湖義氣濃了一些,但卻大方豪爽,很得手下的人(愛ài)戴。

只不過這些都是表象,伍思平骨子里仍舊是那個手段狠毒,瘋狂嗜殺的江洋大盜!

楚休低聲道:“所以說,既然伍思平他們都以為你已經投靠我了,那你便不如真的投靠我。

這不是利(誘yòu)也不是威脅,而是你現在,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了!”

在面對杜廣仲時,楚休并沒有利用天絕地滅移魂來影響對方的心神。

一個是因為他跟杜廣仲同為外罡境,天絕地滅移魂的影響力有限,只能起到一個輔助的作用。

還有就是外力畢竟是外力,現在他動用天絕地滅移魂影響杜廣仲,來(日rì)里肯定是會被杜廣仲察覺的,楚休要用這個人,那便不能動用這種手段。

話說來,其實要是按照楚休本來的(性性)格,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殺!

不聽話的殺掉,不管是王道還是霸道,殺道永遠都是最省力的方式。

只不過這里不是青龍會,而是關中刑堂,想要隨便殺人可沒那么容易。

況且眼下楚休是想要掌控一部分關中刑堂的權力,把手下的人都宰了,建州城周圍十余座城池,楚休光靠自己就能管得過來?

所以在處理這件事(情qíng)上,殺人只是一種手段,但卻不是目的。

杜廣仲苦笑了兩聲,楚休說的沒錯,投靠楚休,這已經是他最后的選擇了。

伍思平等人那里接到消息后必將跟他徹底決裂,而他若是不選擇投靠楚休,自己的下場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最好的選擇便是假戲真做,投靠楚休了。

不過杜廣仲還是慘然一笑道:“投靠楚大人你可以,不過最后我只求能保得一命。”

楚休詫異道:“你既然投靠了我,我自然會保下你的,這點難道你還不相信嗎?”

杜廣仲苦笑道:“我跟伍思平等人做的事(情qíng)太大了,我怕大人你無法接受。”

“哦,你們做了什么事(情qíng)?”

杜廣仲仿佛是豁出去了一般,他咬了咬牙道:“自從上任巡察使方正元死后,本應該交給刑堂上的稅收,我們四人聯手截留了四成,均分之后篡改賬目,之前的賬本都已經被燒了!”

說完之后,楚休也并沒有什么表示,他只是淡淡道:“就這些?”

杜廣仲詫異道:“就這些難道還不夠?楚大人你難道不介意?”

楚休反問道:“我為何要介意?”

在楚休看來,這種事(情qíng)再正常不過了。

前任上司死了,新的上司還沒來,正好趁著這個時候撈點好處,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qíng)嗎?

看到楚休的態度,杜廣仲忽然發現他跟伍思平等人都想錯了。

上代巡察使方正元剛正不阿,甚至還有點死心眼,所以方正元在位時,他們可不敢搞這些小動作。

而楚休又是通過‘關中大俠’楚源升的關系被舉薦到關中刑堂的,所以杜廣仲等人下意識的以為楚休也會是方正元這樣的人,他們自然不敢把自己的把柄放到楚休手中了。

如果他們早知道楚休是這種態度的話,合作說不定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隨后杜廣仲便暗地里搖了搖頭。

如果楚休有著三花聚頂境界的修為,那合作是有可能的。

但以伍思平那種(性性)格,在看到楚休只有外罡境后,合作便已經是沒可能的事(情qíng)了。

不過此時楚休倒是來了興趣,他疑問道:“截留稅收乃是大罪?”

杜廣仲苦笑道:“應該說是死罪才對,只不過關中刑堂里面仍舊有人這么做。”

“為何?”

杜廣仲道:“因為上面發給我們的俸祿太低了一些。

現在關中刑堂的俸祿已經能有幾十年沒變過了,還是昔(日rì)楚狂歌大人在時定下的。

不過那時是那時,現在是現在,楚狂歌大人在時,關中刑堂并沒有現在這般強盛,比如那時候巡察使都是由外罡境武者就能擔任的,但現在起步卻是要三花聚頂境界才行,當然楚大人您是例外。

幾十年的俸祿作為外罡境武者的修煉資源倒是足夠了,但現在卻是要發放給三花聚頂甚至是五氣朝元境界的高手,這當然就顯得不夠了。

所以幾乎整個關中刑堂內所有人的俸祿都是偏低的,便有人打起了截留稅收的主意,這也算是關中刑堂內的一個潛規則,只不過沒人敢捅出來而已。

還有一些巡察使堂口自己也有一些其他的收入來源,反正絕對餓不到就對了。

只有我們堂口原來的那位方大人(性性)格太過死硬,這也不(允yǔn)許,那也不(允yǔn)許,這樣導致了我們建州城堂口的實力乃是關西所有巡察使堂口中實力最弱的一個。”

楚休摸了摸下巴,果然傳聞只是傳聞,關中刑堂這樣大的一個勢力,下面不可能一點的矛盾和潛規則都沒有。

至于關思羽這樣一個英明神武,帶領著關中刑堂走上巔峰的堂主為何沒有把所有關中刑堂武者的俸祿往上調,其實楚休稍微一想就能猜到,不是因為摳門,而是因為這是楚狂歌定下的規矩。

楚狂歌對于關中刑堂的影響力太大了,大到關思羽都要顧忌自己名聲的地步。

這么一件小事在關中刑堂自己人看來和外人看來絕對不同。

在關中刑堂自己人看來,幾十年沒有增加俸祿,現在增加了應該是一件好事才對,幾乎沒有人會去反對。

但在外人看來,關思羽若是給關中刑堂的所有武者漲了俸祿便有些收買人心的意思。

昔(日rì)楚巨俠靠著自己的個人魅力便可以給關中刑堂打下如此堅實的根基和影響力,結果你關思羽卻只會靠著財物籠絡人心,而且這也給人一種關思羽暗示昔(日rì)楚狂歌比較摳門的感覺。

人言可畏,這件事(情qíng)便一直拖著,拖到了現在,或許要拖到下一代堂主時,關中刑堂將楚狂歌的痕跡徹底抹去才行。

當然這些都不是楚休需要((操cāo)cāo)心的,巡察使堂口那邊,也應該把事(情qíng)解決了。

等楚休跟杜廣仲到巡察使堂口內時,伍思平三人都在。

看到楚休跟杜廣仲來了,伍思平的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殺機,他只是笑呵呵道:“大人來了?老杜去了這么久,手下可是積累了不少的事(情qíng)需要處理呢。”

楚休淡淡道:“處理事(情qíng)不著急,正好我也有些事(情qíng)需要跟你們說一下,都跟我來議事廳吧。”

伍思平暗地里撇了面無表(情qíng)無的杜廣仲一眼,心中冷笑了一聲,這位新來大人莫不是以為的得到了杜廣仲的投靠便可以拿捏他們了?天真!

進入議事廳后,眾人入座,楚休道:“杜捕頭,把門關上。”

杜廣仲乖乖的去把大門給關上,伍思平等三人卻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伍思平眉頭一皺,站起來道:“大人,大白天的關門是什么意思?”

楚休把玩著手邊紅袖刀的刀柄,淡淡道:“當然是準備說點不能被外人所知道的事(情qíng)嘍,例如,諸位在上一任巡察使死后所干的那些事(情qíng)。”

此言一出,伍思平等三人的目光齊齊望向杜廣仲,眼中帶著刺目的殺機。

這個叛徒,他竟然當真把這件事(情qíng)告訴楚休了!

楚休壓了壓手道:“這么激動干什么?我又沒說要把這件事(情qíng)捅上去?”

此言一出,伍思平等人也是愣在了那里,難道從一開始他們就算錯了楚休的(性性)格?

上一章  |  重生之魔教教主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重生之魔教教主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