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紂臨

第二十章 憑什么?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三天兩覺
 
那段出發的廣播還沒念完,史三問、張三、和獵霸便已從小拖車里走出來了。

在他們的對手……也就是一路追蹤著他們的紐曼看來,此舉無疑是周全、謹慎的表現:其一,在狹窄的拖車內遭遇突襲會限制自己的行動;其二,車內三人的能力水平定然有差距,若同時受到攻擊,會難以顧忌同伴;其三,車外的視野更加開闊,在遭遇遠程攻擊時會有更充分的反應時間。

總之,以正常的思維分析,走出拖車是十分正確和必然的判斷,換成紐曼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然而,另一邊的想法,其實并沒有那么復雜——史三問只是不想讓自己的拖車和細軟遭到破壞而已。

至于張三和獵霸,說實話……這倆真掛了,對史三問來說也不叫事兒;在老史眼里,他們只是自己漫長人生中露面時間不算長的兩個過客罷了,要不是天一拜托他幫忙,他也不會與這兩人同行。

當一個人活得太久了,就會如此。

他比誰都明白這世上絕大多數人終究會離自己而去,所以他并不會對這些人投注太多感情;他選擇離群索居,也是因為不想和人接觸。

“車門已關閉,安全監測無異常,列車將于十秒后啟動,十、九、八……”

一分鐘轉眼就過,廣播中響起了發車倒計時。

由于采用了“類遷躍引擎”技術,東方快車啟動時,里面的乘客并不會有乘坐一般交通工具時那種“突然被牽拉”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短暫的、微妙的不適感(所以廣播也沒有要求開車時乘客要坐穩、拉好扶手之類的);而當最初的不適過去之后,這車內的環境就會像扎根的建筑物內一樣穩定,旅客們不會產生絲毫“正身處移動中的交通工具內”的體感。

因此,在這個即將發車的時間點上,不止是史三問他們,這“泊車車廂”內有很多其他的車主也都紛紛從自己的車上下來了。

畢竟是長達七個半小時的旅途,即便各級乘客活動的區域都有一定限制,但運營方肯定不會規定他們只能待在一個車廂內的,像什么吸煙車廂、酒吧車廂、自助餐車廂……這東方快車上應有盡有,且每個車廂的空間都不小;這些“服務型車廂”一般都分三層,最底下那層是過道和工作人員使用區,上面那兩層才是服務區。

當然了,這個泊車車廂,除了供開車上來的乘客停車之外,是不提供其他“服務”的,所以上下三層等于就是一個立體的停車場。

史三問他們此刻所在的是最底下的一層,上面兩層、包括前后其他車廂的人都會從這里路過,故而人流甚密。

在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是聯邦探員假扮的,只要這個人不是能力者或變種人,就連史三問都很難分辨出對方的身份。

按照張三的想法,假如他是那個追捕者,找幾個非能力者探員混進人群,先用有針對性的武器進行突然襲擊顯然是個好辦法。

然……紐曼的套路卻并非如此。

在列車開始行駛之際,他居然明目張膽地從自己的車里下來,步行靠近了史三問他們的車位。

史三問、張三和獵霸,也都以自己的方式察覺到了對方的存在,紛紛將視線投向了他。

就這樣,在目光早已交集的情況下,紐曼走到了三人的停車位旁,不緊不慢地站定。

“你們有兩個選擇。”紐曼用他那死氣沉沉的腔調開門見山地拋出了這么句話。

“我才不做選擇。”可史三問還沒聽選項,就打斷了對方,并指了指獵霸,“有事兒你跟他聊,我們倆不參與。”

“對。”張三也接道,“沒得談。”

“好的。”不料,紐曼聽罷,連半句挽回的話都沒說,只是望著史三問和張三的方向,緊跟著念了一聲,“BACK……”

他話音剛落,史三問和張三就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對此,獵霸倒也處變不驚,只是冷冷看著紐曼,用有氣無力的語調問道:“我不妨問問……他倆是不是已經死了?”

“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但我可以告訴你,他們死掉的概率非常高。”紐曼回道。

“不會吧……莫非你的能力是念個單詞就把人傳送到地獄去?”獵霸又問道。

“我可沒有義務一一回應你的試探。”紐曼并沒有進一步回答獵霸的問題,而是說道,“束手就擒或和他們一起死,給我個答復吧。”

“呵……”獵霸笑了聲,“兄弟,你不把你的能力告訴我,我怎么能確定那兩個家伙已經死了?確定不了的話……誰甘心投降啊?萬一你是詐我的呢?”

“那就當我是詐你吧。”可紐曼沒有松口的跡象,“BA……”

“哎哎——”獵霸見對方又要出招了,趕緊扯著嗓子喊出聲來,他那因為嚴重缺水而沙啞的喉嚨喊出的聲兒……要形容的話就是砂紙磨仙人掌,光是聽著都覺得能嘶出血來,“別啊!再商量商量嘛!”

紐曼本來也只是想嚇嚇對方,因為這幾天觀察下來,他也知道獵霸不吃不喝不睡已經虛弱到了極點,有很大幾率可以生擒。

剛剛史三問和張三表態之前,紐曼原本是打算把史三問一個人“送走”的,但既然有兩個人表示沒得談,那他也不在乎多弄死一個。

“是不是只要我證明他們已經死了,你就投降?”紐曼假裝猶豫了幾秒,再問道。

“嗯。”獵霸點點頭。

紐曼摸著下巴,又裝模作樣地思考了一下,接道:“雖然我可以讓一名身在另一個地方的聯邦探員立刻通過視頻電話證明那兩個人已經死了,但我估計……僅是這樣,你并不會相信我,即使有視頻為證,你也會懷疑這是我事先制作的假視頻。”

“嗯。”獵霸又點了點頭,他不是不想回“嗯”以外的詞,只是這會兒嗓子還疼。

“看來……我的確得跟你解釋一下我的能力才行了。”紐曼接道。

其實,紐曼從一開始就不介意透露自己的能力,迄今為止他告訴過不少抓捕目標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但那些聽過的人里還沒有一個能在得知相關信息后成功逃脫的。

“嗯嗯。”獵霸繼續點頭,等待著自己聲帶的出血能讓嗓子潤一些。

紐曼也不賣關子了,他隨即便說道:“我,可以讓別人回到‘一天前’。”

“嗯?”獵霸換了個語氣,但還是沒張嘴。

“也就是說……讓人的身體狀態、地理位置等(此處的‘等’自然包含了人身上的隨身物品和衣物),都回到二十四小時之前。”紐曼接著道,“這個能力并不涉及目標的記憶,和‘人在宇宙中的絕對坐標(地球的公轉自轉、宇宙的擴張等因素)’也無關……簡而言之,這是個很好用的能力,只要掐好時間、并運用好我手頭掌握的資源,即使是非常強的對手,一樣可以輕松搞定。”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就比如你那個能操控屎的同伴吧……在看到江贏被他秒殺的監控錄像時,我也很驚訝,我震驚于這世界上竟還有這種未被聯邦所知的超強能力者存在;但真要制定出一個對付這種人的計劃來,對我來說也不難……

“我跟了你們好幾天,通過分析的你們的旅行路線,很容易就能猜到你們是想來伊斯坦布爾乘東方快車穿過黑海戰區西進,所以我很早就派人盯住了列車的旅客名單,嚴查每一張車票的去向。

“結果不出所料,昨天晚上,你們中的一人通過當地的非法中間商弄到了三張車票和三本配套的假證件,當我得知了你們乘坐的列車班次之后,我的計劃也就可以開始實施了……

“東方快車的發車時間是下午五點四十分,二十四小時前,也就是昨天的五點四十分,你們剛好停留在一家郊外的小餐館里吃飯,這可謂是天助我也……假如你們三個當時正在車上、且車在移動中,那計算你們‘BACK’后的準確坐標會更難一些,但現在嘛……”

說到這兒時,紐曼已伸手到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機。

“昨天夜里,我已派人將那家小餐館及其方圓一公里內的所有無關人員全部撤空。”紐曼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翻手機的通訊錄,“一隊逾百人的工程隊連夜將那家餐館夷為了平地,并在原地拼裝了一個特制的凈合金房間;該房間分內外兩層,大套小,兩層皆是六面密封的設計,里面的那層內部裝有智能監控探頭,以及壓力、紅外線等多種感應裝置,一旦有目標進入其中,在零點二秒內,房間頂部的脈沖炸彈就會引爆,而脈沖炸彈的爆炸又會觸發房間八個角落里的硝化甘油和微型核彈,這幾輪炸完,內層房間的墻壁勢必會出現裂痕,這時,外層房間里滿滿的強硫酸就會通過那些縫隙涌進內層……”

紐曼說完這句,已停止了翻閱通訊錄,并選中了一個號碼撥了視頻通訊。

“現在……我想我已經解釋得夠清楚了。”紐曼說著,又將手機屏幕直接轉向獵霸,接道,“你可以自己跟在那邊負責的探員聊一下,并讓他給你看看現場的情況,這樣你便能知道我所言非虛。”

就在紐曼這句話說完時,手機視頻已連線成功。獵霸望著那屏幕,沉默了三秒,然后,他抬頭看著紐曼,舉起一手、伸出食指,并將食指垂直向下,輕輕擺了幾圈,做了個“轉圈”的手勢。

這一瞬,紐曼先是感到了一絲疑惑,緊隨其后的,就是一種急劇膨脹的不安。

他照著對方的意思,將手機屏幕轉了回來,看向了屏幕。

隨后,他便發現,此刻正拿著現場負責人的手機和自己視頻的人,并不是什么聯邦探員,而是……史三問。

史三問看到紐曼的臉時,也沒啰嗦別的,直接就道:“你那個放煙花的盒子我已經移走了,假如你現在把獵霸也給送過來,他就只會來到一片空地上而已,所以……接下來你看著辦咯。”

說罷,他就掛斷了視頻通話。

紐曼面如死灰(因為本來就這臉色所以光從表情來看也沒什么變化)地放下手機,眼神閃爍著思索了幾秒,最后搖了搖頭,從牙縫里擠出了六個字:“真是豈有此理……”

見狀,獵霸笑了起來,并且用一個聳肩攤手的動作,向對方傳達了自己的嘲諷之意。

“算了……”紐曼沒有理會獵霸的挑釁,只是接道,“既然你那個同伴已經強到了這種地步,那我也無話可說。”他微頓半秒,話鋒一轉,“但你也聽到了,就在剛才,他毫不掩飾地通過視頻出賣了你……雖然我本來也是這樣推測的,但在他親口告訴我‘凈合金房間已毀’的前提下,我自然不可能再對你用‘BACK’讓你逃走了,他這等于是把你交到了我的手中。”

此時,獵霸的嗓子也終于有點緩過來了,他應道:“未必吧……我們現在可是一對一,你的能力也已經暴露了,雖然你可以將其作為最后的手段,在你快要輸的時候將我送走,但在那之前,你憑什么認為自己一定能贏我呢?”

“哼……”紐曼聞言,面露冷笑,“問得好。”

那個“好”字剛出口,他便高舉右手,打了個響指。

下一秒,整個泊車車廂內,除了紐曼和獵霸之外的所有乘客……統統停下了腳步。

這些在不久前連看都沒朝這邊看一眼的“行人”們,幾乎在同一瞬整齊地轉身、掏槍,上下三層,上百支槍口,于兩秒之內已全部鎖定在了獵霸的身上。

“雖然概率微乎其微,但我依然考慮到了‘被BACK送走的人會生還下來或在死亡前后發出某種訊息’的可能,所以……我才會選擇在行駛的列車上動手。”當周圍的探員們集體亮槍后,紐曼娓娓接道,“在這時速接近400公里的移動載具上,即便你還有其他同伙收到了求救的訊息,也無法前來支援你;另外,為了保證今天的列車不會晚點,也為了讓自己在可能發生的戰斗中占到更多優勢,今天這一整車人……全都是我事先安排的便衣探員。”

上一章  |  紂臨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紂臨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