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歡喜記事

第四百五十一章 教訓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木嬴
 
蘇錦心滿意足的出了梧桐苑。

老王爺一臉無可奈何。

李總管之前覺得世子爺夠護著世子妃了。

沒成想老王爺有過之無不及。

不過這樣處置倒沒什么不好。

不出點血,不會長記性。

不把這根掰正了,鎮北王府這棵大樹遲早長歪。

只是蘇錦高興了,那些掏錢的就沒那么高興了。

尤其是老夫人,明明已經把爛攤子甩給了老王爺,卻沒想到最后掏錢的還是她。

御書房。

皇上下早朝后,就回去了。

剛進書房,小公公就迎上來道,“皇上,鎮北王世子把棋譜送回來了。”

“快拿給朕看看,”皇上道。

“放皇上龍案上的,”小公公回道。

皇上坐到龍椅上,拿起棋譜過目。

看了幾眼后,眉頭擰的緊緊的。

他把棋譜扔龍案上。

福公公嚇了一跳。

“皇上,怎么了?”福公公忙問道。

“他就下了一顆棋!”皇上惱道。

“讓朕勉強和東鄉侯打了個平手!”

皇上瞥向小公公,“朕讓你傳的話,你沒傳到?”

小公公忙道,“一字不漏的傳到了,怕鎮北王世子沒明白皇上的意思,奴才還說了兩遍,一定要殺的東鄉侯片甲不留。”

是鎮北王世子把皇上您的吩咐當成耳旁風。

可不是他辦事不利啊。

福公公給皇上端茶道,“皇上喝杯茶消消氣,鎮北王世子能幫您扭轉敗局已屬難得了。”

“這要幫的太狠了,世子妃也不答應啊。”

“京都還有誰家少爺比的過鎮北王世子的?”皇上問道。

“崇國公府大少爺?”福公公問道。

皇上臉一黑。

“除了他之外的!”

兒子不如東鄉侯的兒子。

女兒不如東鄉侯的女兒。

皇上打算在女婿上頭扳回一局。

當然——

皇上不是沒打過蘇崇的主意。

只是被東鄉侯用一個白眼扼殺在了搖籃里。

人家沒看上他女兒。

也難怪。

對上東鄉侯的女兒,他女兒輸的慘不忍睹,毫無還手之力。

只是皇上搜腸刮肚也沒找到誰能和謝景宸比。

幾個稍微看的順眼的都是謝景宸的跟班。

唯一一個不是的是東鄉侯的兒子。

皇上火氣很大。

怎么好東西都是東鄉侯的?

這邊皇上喝茶消怒氣,那邊一小公公進來道,“皇上,太后傳鎮北王去了永寧宮。”

皇上眉頭微蹙。

太后中了暑氣,需要靜養,這時候傳鎮北王去……

難道是為了南漳郡主?

皇上把茶盞放下,移駕去了永寧宮。

永寧宮內。

太后正在訓斥王爺,“南漳是哀家捧在手心里養大的,嫁給你,替你生兒育女,在你去邊關打仗的時候,替你侍奉老夫人,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是怎么待她的?!”

“她堂堂一個郡主,居然被你請旨封為側妃!”

“你是打她的臉,還是打哀家的臉?!”

皇上走進去,正好挨太后的數落,“鎮北王請旨,皇上就答應!”

“南漳怎么也算是你表妹,是皇家女兒,皇上就一點不顧及皇家名聲嗎?!”

皇上眉心一皺。

當年鎮北王不愿意娶南漳郡主,說他心里永遠只有一人的時候,太后和南漳郡主執意要嫁。

有今日下場,是她們咎由自取。

“當年太后要顧忌皇家名聲,也就沒有今日之事了,”皇上淡漠道。

太后臉一哏。

李嬤嬤趕緊勸太后息怒,把太醫說太后需要靜養的話拎出來打壓皇上。

太后冷道,“即刻冊封南漳郡主為正妃!”

“這是哀家的懿旨!”

鎮北王望著太后道,“恕臣辦不到。”

太后望著他,“你要抗旨不成?!”

鎮北王望著太后,他道,“容臣說兩件事,如果太后還執意要臣冊封南漳郡主為正妃的話,那臣便休妻。”

太后的臉瞬間就紫了。

福公公望著鎮北王,想知道他要說哪兩件事。

這一回,鎮北王的態度是前所未有的硬。

“哀家倒要聽聽是哪兩件!”太后聲音冰冷。

鎮北王望著太后道,“第一件,是南漳郡主請旨賜婚,讓宸兒迎娶東鄉侯之女沖喜,卻在敬茶當日,讓人端了一碗絕子藥給世子妃。”

太后臉色一僵。

“第二件,是在老王爺與臣回京,合家團聚的家宴上指使丫鬟給犬子下毒,險些要他一條命。”

太后的臉隱隱掛不住了,仿佛被人扇了一巴掌。

“臣沒有休妻,已經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了,她的所作所為,擔不起正妃之責!”

這兩件事,聽得福公公心驚肉跳。

要不是世子妃會醫術,早不知道在南漳郡主手里栽了多少回跟斗了。

太后望著鎮北王道,“南漳是哀家一手帶大的,哀家不信她會給世子妃端絕子藥!”

“鎮北王府沒人能冤枉她,”王爺道。

太后冷笑一聲。

王爺眉頭皺了皺。

“太后要覺得臣委屈了南漳郡主,那臣便把趙媽媽叫來,再把東鄉侯請來,當面審問個清楚,”王爺道。

太后嘴張了張,半個字也沒吐出來。

皇上看熱鬧不嫌事大,道,“那就叫來吧。”

“你要真委屈了朕的表妹,可就不止封她為正妃就算了,朕絕不輕饒!”

太后額頭青筋暴起。

南漳郡主什么人,太后比誰都清楚。

她要真受了冤枉,早尋死覓活,鬧的人盡皆知了,哪會這么安分。

鎮北王府家丑不想外揚,請了個側妃給南漳郡主做教訓。

要是真鬧進宮,鬧開了,鬧大了。

南漳郡主的名聲也就毀了。

她這輩子都休想被封為正妃。

她以死相逼,鎮北王已經答應半年后請旨封她為正妃。

半年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何況還有東鄉侯那一關。

事情一旦鬧開,他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請旨賜婚,又給她女兒端絕子藥,往小了說是內宅爭斗,往大了說就是抗旨。

太后越想越頭疼。

怎么一到關鍵時候就出問題。

請封縣主是。

請封王妃之位還是。

到手的鴨子飛了一只又一只。

李嬤嬤趕緊遞臺階讓太后下來,“太醫!快傳太醫!”

小公公趕緊去傳太醫來。

太后頭疼,靠著大迎枕,氣若游絲。

誰還敢故意氣太后不成?

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上一章  |  歡喜記事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歡喜記事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