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秦時小說家

第一百六十三章 張良論道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9-02-03  作者:偶米粉
 
“以衛莊先生的修為也應該可以感覺到,當是場中還有一位化神武者,以那人的實力,在九公子大軍到達之前,便可以將賊人擒獲。”

“但是他卻沒有這般做,而是將這個功勞讓給九公子,周清行走在新鄭黑暗深處,也知曉韓國大將軍姬無夜手下有百鳥組織,昨夜也是損傷慘重。”

“雙方都是為了成就公子的威名,這不是一場好戲又是什么?”

永遠不要低估一位化神武者的戰力,如果那位手持干將的化神武者真的出全力,天澤撐不了多久,原本周清當是有些疑惑,但隨即便是明悟透徹了。

一者,是天澤的身份有些特殊,以姬無夜手下的百鳥能夠將其擒拿最好,若是擒拿不了,最后有罪也無傷筋骨,只是多了許多麻煩而已。

二來,那位名叫葉騰的軍將身邊,手持干將的劍客沒有出手,想來是葉騰的授意,連姬無夜都沒有辦法搞定的賊人,你輕輕松松便可以解決,似乎有些不妥。

況且,有韓國公子在前,能夠將天澤等擒拿,既可以替姬無夜解決麻煩,又可以令這位九公子再接下來遭受更為棘手的沖擊。

一番話徐徐落下,令得窗前的韓非面上為之一靜,看著條案旁不語的衛莊,似乎已經默認了周清所言之真假,能夠擒拿而為擒拿,似乎真的是一場好戲。

“哦,看來昨夜還真是有人給我演了一場戲,不過,演戲的同時,也意味著他們都已經入局,在這場戲中,演的好,可以走到最后,演的不好,可能隨時出局。”

“而我,恰恰在演戲這方面頗有研究,就是不知道閣下是否也已經走入戲中?”

或許是一場戲,然而,自己該得到的東西一個都不會少,司寇之職最遲明日便可到手,只需要今夜在做完一件事。

衛莊沒有將那位化神武者在場的消息告訴自己,或許,自己還沒有真正得到對方的認可,如今,又多了一個周清,新鄭越發熱鬧了。

“諸夏之內,我們每個人都在戲中。至于在新鄭,周清則一直都是一個看客,九公子無需多想,數日前與紫女姑娘有語,韓國局勢衰微,淪亡不遠。”

“想來也是因為此,九公子今日才與我一見吧?”

聰明人身上有許多普通人難以兼具的優點,然而,在道家的道理看來,陰陽婉轉,過猶不及,優點到了一定程度,就是缺點。

與韓非交談百十個呼吸,周清已經確定對方是一個極度自信,且自忖可以解決一切麻煩的存在,沒有一定的實力誰也不敢這般言語。

然而,往往過于自信也會導致一種無知的狀態,認為一切都知曉,一切都了解,這恰恰也是一種無知的表現,無知者無畏,這種人往往死得很快。

原有的歲月長河中,似乎印證了自己這個觀點。

“韓國雖弱,但若說淪亡有些太過,強悍如秦,百年之前不過列國孱弱之末,只要韓國重振國政,中興之日指日可待!”

這一次,未等韓非出言而應,一側靜聽許久的淡綠色錦袍少年卻是緩緩起身,對著周清先是一禮,娓娓而道,清秀的面上略有一絲不同之意。

張家五代為相,世代根基在韓國,家族的未來也在韓國,張家對于韓國,已經是一根牢牢攀附在韓國這株大樹上的藤蔓。

韓國不存,張家不存,而那個結果,不是自己希望看到的,也不是九公子希望看到的。

“這位想來應該就是昨夜擒拿縱火賊人的張家張子房。”

“即如此,依閣下所言,韓國可以重整國政,選任良臣,法度清明,再加上足夠的時間,是否可以像秦國這般強大?”

三尺有余的墨黑重劍豎立在身前,雙手輕輕交織在其上,迎著這位綠衣少年人迥異的眼神,周清為之頷首,隨即反問道。

如果說數十年前,韓國沒有丟失南陽之地,沒有丟失上黨之地,沒有丟失三分之二以上的國土,一切還有機會,但他們已經浪費太多了。

“自然可以!”

“衛鞅入秦,二十年的時間,孱弱之秦國便成為強國,韓國百年前歷經申不害變法,余韻尚存,二十年的時間,韓國同樣可以!”

張良不加思索,看著身側的韓非一眼,便是回應周清,韓國如今的弊端在于權臣當道,王室衰頹,法度不明,只要解決這些,韓國很快便可以強盛起來。

到時候,便可以重整軍隊,收復失地,若是可以,未必不能夠行一天下大勢,畢竟大周已經不存多年了,列國均有機會。

“三家分晉以來,韓國立近兩百年,周清覺得兩百年的時間內,韓國絕對出現了許多不世之才,只可惜,最為強盛之時不過韓昭侯。”

“申不害相韓,修術行道,國內以治,諸侯不來侵伐,而且百年前,韓國之疆域三倍于今,兵戈五倍于今,民眾八倍于今。”

“如此,縱然閣下有超越申不害十倍之才,韓國能否與當時之力媲美,都是一個大大的問題!”

上黨之地與南陽之地歷來是韓國的糧倉與礦藏之地所在,自然也是無數民眾匯聚所在,丟失那些,韓國的根基已經不存,早已經成為周圍列國的俎上魚肉。

至于公子韓非與張良的現在所為,不過之俎上之魚在不斷的跳動,希望可以擺脫掣肘,歸于水域,成長起來,然而,已經不太可能。

當然,如果正要殺魚的那人昏睡了過去,或許俎上的這條魚還有機會,只是,如今而觀,殺魚的人不僅沒有昏睡,反而越發的精神,越發的強大。

“閣下之言大謬,昔年,吳越之戰,吳國兵戈強大,國土廣袤,良臣輔助,一舉幾近滅越,然則,越王勾踐十年生聚,十年教訓,短短二十年,就吞滅吳國,成為霸主。”

“秦國雖強,但韓國比當年越國處境上佳,未必不可行越國之事,重整韓國霸業!”

對方之語,于韓國充滿偏見,縱然韓國如今國小民弱,只要有機會,仍舊可以恢復韓昭侯歲月的地位,甚至更強,列國數百年來,強一時之國常有,強一世之國尚無。

上一章  |  秦時小說家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秦時小說家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