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001,十年撲街無人問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0-07-03  作者:李古丁
 
怔怔看著作者后臺的訂閱數據,楚天行臉上滿是苦澀。

新書上架已經二十四小時,單章最高訂閱,定格在“77”這個數字上,整整一個小時沒有過任何變化。

上架爆更二十章,總訂閱也是非常湊巧的“777”,算起來均訂只約等于39。

又盯著兩個數字看了好久,楚天行眨了眨干澀的眼睛,自嘲一笑:

“雖然數據慘淡了點,但至少不是訂閱零……”

端起擱在電腦桌上的飯碗,扒了一口已經涼透的魚子醬拌飯,只覺往日還可入口的大白鱘魚子醬,此時吃在嘴里,卻是粒粒苦澀。

真的不是訂閱零嗎?

除了撲街群里友情訂閱那些作者朋友,77個高訂中,究竟有沒有一個真正的讀者?

放下那已無滋無味的魚子醬拌飯,從桌子底下抽出一瓶麥卡倫威士忌真酒,拔掉瓶塞,一口氣將剩下的小半瓶酒噸個精光,楚天行長出一口氣,抹了抹嘴,喃喃自語:

“十年撲街啊……我果然沒有才能么?十年啦,夢想什么的,也該放下啦……是時候回家了。”

放下酒瓶,摸出手機,猶豫了一陣,撥出了老爸的電話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聽筒里傳來老爸低沉而略顯疲憊的聲音:

“天行,這么晚了怎么還沒睡?”

“爸。”楚天行嘴唇嚅囁兩下,澀聲道:“我……又失敗了。”

“哦。”老爸嘆息一聲:“你寫小說,已經十年了吧?連敗十年……或許,已經證明了什么?”

“嗯。我知道。我已經醒悟了。我確實……”楚天行抿了抿嘴,帶著些不甘心,又摻著些許釋然,說出了后面的話:“不是做這行的料。”

老爸:“想通了?”

楚天行:“想通了。我已經耗費了十年,做自己喜歡的事,以后不會再任性了。”

“好,那你回來吧。”

老爸的聲音還是低沉而疲憊,但又帶著幾許欣然:

“先回家歇上一陣,如果想自己創業,我先給你十個億練手。如果只是想上班,就來集團總部,先從我的秘書做起,最近工作很忙,我也經常加班到半夜,你回來,剛好可以幫我處理一些瑣事……對了,我馬上派人申請飛行,派咱家的飛機去接你。”

任性十年,老爸還是這么愛我!

楚天行鼻子一酸,聲音帶上了些哽咽:“自家飛機就算了,太高調了,我還是自己坐飛機回來吧。幫我訂個頭等艙就可以了……”

又和老爸聊了一陣,楚天行放下電話,最后看了一眼作者后臺,毅然關上電腦,洗漱睡覺。

……

恍惚之間,忽有陽光照在臉上的感覺。

楚天行迷迷糊糊地抹了一把臉,心里嘀咕:“我記得睡前拉上了窗簾的,怎么會有陽光照進來?”

想要翻個身繼續睡,沒想到這一翻身,居然身下一空,噗嗵一聲落到了地上。

楚天行一個激靈,翻身坐起,睜眼環顧,這才愕然驚覺,自己居然不是在租住的一百二十平米小公寓里,而是在……

公園?

身下是柔軟的草地,旁邊是一條長椅,方才他就睡在那長椅上。

“怎么回事?”

楚天行站起來,拍拍身上的草莖泥塵,茫然四顧:

“我不是在睡覺么?怎么莫明其妙到了這地方?是夢么?可如果是做夢的話,這夢境未免也太逼真了吧?”

正不明所以時,一陣奇異的金屬錚鳴聲,隱隱傳入耳中。

楚天行略一猶豫,踏上草坪前的林蔭小道,循聲走了過去。

前行數十步,視野豁然開朗。

一泊小湖,呈于眼前。

湖面飄著幾只天鵝船,隱隱有少年男女青稚的歡笑聲,從那幾只天鵝船上傳來。

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穿著練功服,手握一口雙手劍,正在湖畔的小樹林邊舞劍。

老太太步伐穩健,姿勢優雅,行云流水,看上去似舞蹈。可當長劍由慢至快地刺出時,總有蒼勁的金屬錚鳴聲,自那長長的雙手劍上傳來。

楚天行怔怔地看著那舞劍的老太太,感覺很不真實:

“劍鳴?雙手硬劍刺出劍鳴?聲音還能傳出那么遠,在幾十步外的林中草地上都能聽到?這……這是夢吧?”

正難以置信時,一個正處于變聲期的少年男聲入耳:“喂,你們幾個太不講義氣了,怎么不等我來,就把船開走啦?”

楚天行循聲望去,就見一個約摸十四五歲的少年,站在湖邊沖著湖面上的一只天鵝船叫喚。

聽他叫喚,天鵝船上探出一張明媚的少女臉蛋,笑嘻嘻沖少年招了招手:“誰叫你遲到的?自己過來吧!”

楚天行本以為少女是叫那少年游過去,以為這只是小伙伴之間的玩笑。

可萬萬沒有想到,那少年聽了少女的話,竟是彎腰脫下鞋襪,卷起褲管,然后手拎著鞋子,赤腳踏入了湖中。

然后楚天行就看著那少年踏水而行,腳掌與水面接觸之時,爆起團團白蓮般的水花,就這么步步生蓮地走過數十米水面,去到了天鵝船上。

楚天行看得分明,少年踏水而行時,雙腳入水最深時,也只沒至腳踝。

“……”

楚天行茫然地眨了眨眼:“湖水只有腳踝深?不可能啊……飄著好幾只船呢……”

他看看那仍在湖畔樹林邊悠然舞劍的老太太,再看看少年少女們所在的,那傳來陣陣歡聲笑語的天鵝船,一時不知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我這絕對是在做夢。”

他自言自語著,剛想掐自己一把,就聽身上響起了電話鈴聲。

從褲兜里摸出一只樸素而陳舊的手機,意外地發現,這居然還是按鍵手機,屏幕雖是彩屏,卻小得可憐,只占機身一半。

“這是十幾年前的老機型吧?”

詫異地看了看手機,再看看來電顯示上的“豬豬”二字,楚天行心中一動,按下接聽鍵,就聽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

“楚天行你在哪兒呢?說好了陪我去報名參加武道大會的,你怎么不在家等我?”

聽著這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楚天行遲疑一陣:“你是……秦玲?”

“哈?”電話里那清脆又元氣滿滿的女聲,陡然提高八度,帶著一股憤然之意喝道:“楚天行你什么意思?居然用疑問句?你手機上難道沒有存我的電話?就算沒有存我的電話,你難道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

楚天行嘴角微微抽搐一下。

不錯,就是這個氣勢。

這個女孩,就是和他從小學到高中一直同班的秦玲了。

因為比他小半歲,生肖是豬,小學時臉蛋一直有著粉嘟嘟的嬰兒肥,所以楚天行一直叫她“豬豬”。

但……

自從考上了不同的大學,秦玲有一次特意從她學校所在的城市飛過來找他,與他說了些話之后,兩人就幾乎沒再聯系了。

今天什么情況?

多年未有聯系的秦玲,怎么突然打來電話了?

聲音聽起來,怎么還跟高中時代一樣,清脆、元氣,又極具氣勢?

還有,“報名參加武道大會”又是個什么情況?

果然是個光怪陸離的夢境吧?

無數的疑惑,令楚天行遲遲沒有回話。

可電話里的秦玲不但沒有生氣,“喂喂”了兩聲后,聲音反而變得柔和起來:

“天行,你沒事吧?不會還在因為高考的事郁悶吧?可你不是說過嗎?這次高考,只是生病了發揮不好,所以才考砸了,你不是已經決定,復讀一年,再搏一次嗎?當時你下決心時,可是很有氣勢的。不會到現在,又為已經過去的事情郁悶吧?”

高考?

還考砸?

怎么可能?

楚天行雖然自詡除帥之外才能平平,高中時也遠遠稱不上學神、學霸,可當年高考好歹也是考上了重點大學的。

倒是本來有著重點實力的秦玲,因為發揮不佳,只勉強過了一本線,又不想復讀,報了一所普通的一本院校。

怎么在這里就反過來了?成了我楚天行高考考砸?

所以果然是個夢吧?

“天行你說話呀!你現在究竟在哪兒呢?”

見楚天行還是沒有回話,秦玲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小慌。

楚天行沉吟一陣,終于開腔:“我在一個公園里。”

秦玲趕緊追問:“哪個公園?”

“不知道。”

楚天行看著四周,翻遍記憶,也沒有找到自己記憶之中,家鄉城市的哪個公園里,有類似的小湖,“這里有個小湖,湖上有些天鵝船。”

秦玲當即說道:“我知道你在哪兒,別亂走,等我過來。”

掛斷電話,楚天行想了想,打開手機攝像頭,選擇自拍模式對準自己。

看著屏幕中那個白凈英俊的少年,楚天行眉頭一挑:“果然是高中時的模樣……話說,我不會是重生了吧?”

雖然極度懷疑自己是在做夢,可夢境哪會如此清醒?

可如果不是做夢……

那一劍刺出劍鳴的老太太,那踏水而行、水不過踝的少年,還有秦玲說的什么“高考考砸、武道大會”,又是怎么回事?

輕輕掐了自己一把,痛感十分清晰。

俯身掐斷一根小草,輕輕一嗅,亦有鮮明的青草芬芳入鼻。

走到湖邊蹲下,將手探入湖水,那感覺也真實不虛。

再拿出手機,看一眼手機上的日期,確實是當年高考后的日期。

“所以,并不是做夢,而是重生?我回到了……高中時代?”

楚天行怔怔站在湖邊,思緒一片紊亂。

不知過了多久,湖對岸忽然傳來秦玲的驚呼:“楚天行,你不要想不開呀!”

楚天行愕然抬著,望向對岸,就見一個穿著牛仔短褲、短袖T恤,肌膚晶瑩白皙的大長腿短發美少女,一邊一臉緊張地死死盯著自己,一邊大步踏入湖中,腳踩著水面,飛一般沖了過來。

這美少女比剛才那踏水而行的少年還離譜,在湖面上飛奔之時,腳掌都沒有沒入水中,看上去鞋子都沒有打濕。

很明顯,她正是秦玲。

新書開張,求收藏、推薦!

上一章  |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寫寫小說就無敵了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