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星門

第166章 天高任鳥飛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1-09-27  作者:老鷹吃小雞
 
好像是雙倍計算,大家記得投票啊)

侯霄塵說走就走。

這一刻,侯霄塵離開的消息,也是迅速傳開,一支隊伍,開始朝天星城進發。

中部區域。

一座深山之中,一座大殿之中。

寶座之上。

一位臉色略顯發白,卻是英俊的有些不正常的男子,默默傾聽著下方之人的匯報。

“首領,侯霄塵已經出發,玉羅剎、金槍,以及武衛軍除李皓獵魔團之外,全部已經出發。”

上方寶座之上,男子手托下巴,有些慵懶的模樣。

默默聽完,好像在沉思什么。

左側,一位麗人,身穿青色長袍,眼神冷厲:“首領,讓侯霄塵和玉羅剎那賤人來中部之日,便是喪命之日!紅月威嚴,一再被踐踏,侯霄塵、袁碩這些人,都該死!”

“不要喊狠話。”

男子聲音也不兇狠,按了按手,示意女人安靜。

女人瞬間熄聲。

大殿下方,兩側銀月有人存在,光亮不是太亮,可仔細看去,大殿中,還有一些鬼面存在,只是安靜無聲,顯得整個大殿格外寂靜。

“侯霄塵……”

男子好像在思索,嘆息一聲:“銀月這些人啊,一個個的,恨不得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我又沒如何他們,只是抓個李皓罷了,何苦呢。”

“什么戰天城遺跡,什么銀月神秘……我現階段,興趣不是太大,唯獨李皓,你們說,這八大家是不是不該亡?到了李皓這,倒是有趣了,意外頻出,先是袁碩,接著侯霄塵……越來越有意思了。”

青衣女子再次道:“首領,那趁著侯霄塵走了,我們再入白月城,擒拿李皓!”

男子好像翻了個白眼,懶洋洋道:“侯霄塵大概巴不得你這么做,走了一個他,還有孔潔,還有黃羽,行政總署那邊……也許還有個老鬼。三大統領,除了侯霄塵之外,孔潔不是,另一個是黃羽,最后一人,這些年沒什么動靜,除了行政總署那邊,我倒是想不到還有誰了……”

“哎!”

嘆息一聲,搖搖頭:“多事之秋,麻煩。早知如此,不如趁著剛發現李皓,便雷霆手段,擒殺在銀城、而今,人出了銀城,實力也迅速進步,也許能匹敵旭光中期了,麻煩啊。”

青衣女子一怔:“他殺了三陽……”

怎么就旭光中期了?

映紅月靠在了椅子上,懶得解釋什么,什么都要解釋,很累的。

光明劍無緣無故地去找李皓麻煩嗎?

有時候,一些消息,其實可以推斷出很多東西的,縱然徐峰不是李皓殺的,也和李皓脫不了干系,就這一條訊息,就可以挖掘出很多東西了。

李皓,在戰天城內,也許獲得了不少好處。

可惜……世人都只關心侯霄塵如何如何,倒是忽略了很多東西。

也好,若非如此,如何能顯得自己睿智呢?

映紅月笑了笑,愈加顯得帥氣逼人。

可實際上,哪怕他比袁碩小一些,而今,也有60出頭了,是個貨真價實的老武師了,可此刻看起來,不過三十左右,走出去,也許還能引起女人尖叫。

此刻的映紅月,好像在思索什么。

片刻后,緩緩道:“侯霄塵要來中部,便讓他來是了,沒必要橫插一手。”

“至于李皓……”

思索一番,又道:“白月城強悍,不可輕動,除非我回去,否則……恐難有建樹,反而繼續折損人手,得不償失。暫時不用理會,李皓那邊,最好放任不管,甚至不要再派任何人過去……只等他在銀月無法進步,跨入中部,那才是對付他的機會。”

這一次,他已經試探出了銀月幾個家伙的一切。

這時候再去人,也許正符合那幾個家伙心意呢。

“還有紫月,讓橙月放下追殺袁碩的任務,去銀月吧!”

映紅月笑了笑,顯得極其的柔和:“誠意足一些,他們抓了紫月,想要什么,我知道。讓橙月奉上10顆旭光中期血神子,3顆旭光后期血神子,另外,對李皓承諾,橙月不再追殺袁碩……讓他送回紫月。”

一旁,青衣女有些眼紅,或者有些嫉妒。

想說什么……

可轉頭一想,又沒再說話了。

也許……這就是映紅月的魅力之處,他舍得,對很多人,他都很舍得,13顆血神子,強大無比,都是旭光層次,甚至還有后期的。

也許,能讓敵人更強大,甚至解決敵人的一些麻煩。

可他還是那么舍得。

今日是紫月被抓,若是當日侯霄塵抓了其他人,抓了綠月她們,而不是殺了她們,他映紅月也會去換。

“首領英明!”

青衣女子說了一句。

映紅月揉了揉太陽穴,輕笑道:“沒什么英明不英明的,真英明,就不會小看了那些家伙了,明知他們危險,卻還是讓綠月她們過去了,如今……”

搖了搖頭,輕嘆一聲:“時也命也!”

只是沒能料到,戰天城中,變故太多罷了。

三方出動旭光超過10人,后期都有幾位。

已經提防侯霄塵許多,按照他的判斷,侯霄塵不想解封,是不可能造成這么大的損失的,三大組織強者全軍覆沒,必有其他原因。

否則,就侯霄塵、孔潔、玉羅剎幾人,除非真的全員解封了差不多。

青衣女子急忙道:“那是侯霄塵奸詐……”

“奸詐?”

瞥了一眼青月,他嘆息一聲:“不要總是貶低敵人,貶低敵人,會讓我覺得,我很廢物。承認敵人的強大,也沒什么不好,敵人強大,我損失慘重,還顯得我只是時運不濟,你說敵人廢物,只會顯得我很傻。”

青月瞬間無言。

不過,倒也沒怎么害怕,只是有些無奈,最近,首領心情大概不太好,以前這么說,他不會長篇大論解釋一番的。

“也怪我,這些年,對你們放縱太多了。”

映紅月又搖了搖頭:“總覺得,女人嘛,要那么強實力做什么?女人,天生就不是用于戰斗的,戰斗,是男人的事情。所以,給你們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響,跨入旭光之后,因為大家給面子,也不敢無緣無故動你們……結果,這一次倒是給了我迎頭一擊,讓你們想起,銀月的那些老朋友,下手是一個比一個黑啊!”

他好像有些苦澀,有些無奈,再次搖頭。

青月沒再說話。

映紅月繼續道:“當年你們六人,玉羅剎跑了,孔雀、神女這一次都被殺了,蜘蛛和你倒是還活著……回頭等蜘蛛回來了,多努力努力吧!”

說完這些,他看向大殿下方,緩緩道:“傳訊定國公府,李皓殺了徐峰,光明劍即將叛變,徐家自己思量一二。”

“遵令!”

下方,迅速有人消失,至于消息真假……首領這么說,那就是真,沒人質疑什么。

青月倒是再次詢問一句:“光明劍……叛變?”

“是啊。”

映紅月嘆息道:“銀月武師,養不熟啊!徐家用追風靴,吊了光明劍這么多年胃口,答應只要徐峰跨入蛻變期,就將追風靴交給徐峰執掌,光明劍那是又當爹又當媽,一心一意想著徐峰成長起來,迅速接管追風靴……現在人死了,光明劍不叛變才怪了。”

青月疑惑道:“光明劍那性格,早些年就該叛變了,為何還要等到今日?”

“以前覺得她是實力不行,可如今,傳出的消息,光明劍好像很強……”

“徐家,哪有那么弱小?”

映紅月輕笑一聲:“很強的!而且徐家沒騙她,若是徐峰真能跨入蛻變期,徐家肯定會讓徐峰執掌追風靴的,到時候,陰陽相合……別覺得光明劍老了,現在更是丑陋不堪……那些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時候,徐峰也許可以借機獲得純陽之力,一舉跨入旭光之上,雙利的事……可惜,現在都沒了。”

他好像知曉很多,笑了一聲,又道:“所以,看熱鬧吧,不是我想坑這位老朋友,是想讓徐家小心一點,解決了麻煩,有精力去幫我試試李皓,試試銀月那邊……別被光明劍打了個措手不及。”

“哦!”

青月點點頭,年紀也不小了,此刻倒是顯得單純的很。

映紅月就這么欣賞著,露出一些笑容,單純的女人好啊,單純一點好,這些年,也沒讓她們參與太多,就是不希望當年的初心變質。

只是……現在看來,也不是太好。

后院倒是還算和諧,可真出去做點事……那是難啊,成功率太低了,還比不上一些非武師超能,不知道侯霄塵那幾個家伙,是否罵自己,養廢了這幾位銀月武師呢。

“首領,追風靴我們不也需要嗎?”

青月又問了一句,不如借機奪取好了?

映紅月搖頭:“劉家的兵器,早些年便落在了定國公之手,沒必要為了這個和他們翻臉,八件兵器,最核心的還是李家的劍。可惜……之前一直不曾找到,如今倒是確定了,不是在李皓之手,便是在侯霄塵之手。”

“另外,張家的刀,落在了袁碩手中,他手中那柄無堅不摧的刀,應該就是張家的刀藏匿其中。”

說完這些,映紅月考慮一番,又道:“紅月近期不要和這些人有過多的接觸,最近我也需要一些時間,傳出消息,李家的劍,張家的刀,分別落入李皓和袁碩之手!這兩柄兵器,都有極其特殊的作用。尤其是李家的劍,是整個王朝一些重要遺跡的核心鑰匙,皇室那邊……也告訴他們,天星遺跡,李家的劍也許可以徹底解封,別一天到晚裝死了,天星王想成為人王,靠裝死是行不通的,得去搏一下!”

他笑了一聲,帶著一些嘲諷:“沒有裝死裝贏的人王,自古以來,都是如此!李皓這種人,到了最后一刻,不但沒死,而且越來越強,也代表了難以對付,他們自己研究資料便能明白,看著辦吧!”

青月點點頭,見他要走了,忍不住道:“那首領為何不……”

不親自出手,擒拿李皓?

哪怕銀月危險,可如今,首領應該可以解決銀月那些強者吧?

侯霄塵一走,那是機會!

“銀月啊……輕易去不得了!”

映紅月一邊朝里走,一邊頭也不回道:“銀月開始復蘇了,那一年,我去了,侯霄塵比我弱許多,卻是依舊殺了二代紫月,銀月的一些存在,不想我再跨入那地方了……都在威懾我,難啊!”

一聲輕嘆,人已消失。

青月見他離開了,也沒再說什么,朝下方看了看,冷哼一聲:“盯死了侯霄塵一伙人!首領雖說暫時不要招惹他們,可也要給我死死盯住!”

“遵令!”

下方鬼面,紛紛敷衍一句,倒也沒太在意。

首領都這么說了,你還非要顯擺一下,何必呢。

不過,如今七月中,其他幾人死了,青月受寵,倒也不必當面反駁什么。

這一日,一些消息,也隨著侯霄塵他們出銀月,迅速開始傳蕩。

最先收到消息的定國公府。

佇立在東方的中心之地,一座恢宏無比的府邸中。

一座大廳之中。

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輕咳一聲,作為第四代定國公,他年紀也不小了。

此刻,咳嗽一陣,看向下方幾位中年,嘆息一聲:“白發人送黑發人,小峰死在了銀月,超能領域,徐家年輕一代,也沒什么出色的人才了。”

微微搖頭,下方,一位和徐峰長相有些酷似的中年,沉聲道:“父親,小峰死在銀月,和那侯霄塵脫不了干系,如今侯霄塵入京,離開了銀月,哪怕他強悍,也并非無法解決!巡夜人那邊,黃龍恐怕不會讓他站穩腳跟,不如……”

“侯霄塵先放放吧!”

老人輕咳一聲,“光明劍應該快回來了,有消息傳來嗎?”

“還沒。”

中年皺眉:“光明劍……哼!我懷疑她此次并未出力,否則,以她的實力,只是探索遺跡,結果她一點事沒有,小峰卻是死了……”

中年下方,還有一位稍顯年輕的男子,此刻緩緩道:“大哥,不要太過傷心了,光明劍實力強悍,徐家還需要光明劍做事……”

“那是死的不是你兒子!”

中年冷哼一聲,作為傳承兩百年的家族,其中的勾心斗角也不少,自己這弟弟,大概巴不得自己和自己兒子一起死了算了。

說的輕松,不要遷怒光明劍,死的是你兒子,你就不會這么鎮定了。

小峰一死,追風靴的歸屬,又成了懸念。

自己這弟弟,大概很開心吧。

“當當!”

老人輕輕敲了敲桌子,打斷了二人的爭吵,語氣平靜,倒也見怪不怪了,開口道:“不要爭論這些了,光明劍回來的話……安排一下,伏殺了她!小心一些,她實力強悍,不好對付……”

這一刻,哪怕中年也是一怔,有些愣神,看向老人:“父親,我不是這意思,我知道她實力強悍,對家族還有用……”

他只是發個牢騷,還真沒想過要擊殺光明劍,對方很強,殺她,也許會付出極大的代價,而且現在對方還在為徐家辦事。

死了一個兒子是難受,可是……再搭上一個光明劍,也許更頭疼。

他沒想到,自己父親,居然真要對付光明劍,出人預料。

老人看了一眼他們兄弟,嘆息一聲:“若是可能,我也不想,光明劍能入徐家,一直為徐家效力,那是最好不過的事。可你們兄弟也知道,追風靴,能用的人不多,我倒是能動用一二,可那光明劍……自身丑陋,還嫌棄我老……”

老人自己都笑了,搖頭:“小峰倒是眉清目秀,她還愿意一二,我的話……那老妖婆,恐怕是不愿意的。原本想著,委屈一下小峰,可有了這老妖婆幫忙,小峰也能有個得力幫手,男人在世,也無需介懷這些,待徐家走出東方,自然可以壓制她!那時候,還不隨小峰心意?”

“可如今,小峰一死,無可奈何!”

老人起身,嘆息一聲:“我也不想如此,可那老妖婆,必然要強奪追風靴,殺了了事吧!這些銀月武師,桀驁不馴,難纏的很,也養不熟,銀月的女武師,只能靠一些男人鎮壓著,小峰一死,她斷了念想,恐怕不會善罷甘休……”

下方,兩兄弟此刻對視一眼,都有些了然,也有些凝重。

“父親,據說這些武師,強大到了極致,可以解封戰力,這光明劍……是不是也到了這個地步?”

“可能吧。”

老人也不是太確定,沉聲道:“她之前暴露的巔峰戰力,也有旭光后期之力,具體如何,她也不曾展露,可武師隱藏一些實力,也屬正常。調動定國軍幾位將領,聯手伏殺她!”

“明白!”

兩人急忙點頭,再也不說什么了。

看來,父親是鐵了心要殺了光明劍了,定國軍橫行東方,幾位將領實力都極其強悍,單獨一位,恐怕都不弱于那北三省的鎮北將軍。

父親這意思,是要調動多位,聯手圍剿了。

老人也不再說什么,剛要離開,想了想又道:“對了,殺了光明劍之后,調動人手,去銀月試試那李皓的底,紅月那邊有消息傳來,小峰也許是被那李皓所殺……還有,他可能手持李家神劍!”

至于李皓殺了徐峰,人都死了,去銀月大費周章,其實也沒太大必要。

可是……事關李家神劍,那就不同了。

八大守護家族的神兵,到底多強,一般人難以理解,可作為手持劉家神靴的他們,倒是知曉一二,那追風靴,正是劉家傳承之物。

神異無比!

定國公府,能在早些年,協助天星皇室,定鼎天下,其實也和這雙靴子有些關系,一代定國公,兩百年前,可是號稱陸地神仙的斗千武師。

那時候的斗千,可不是現在的斗千可比的,那時候,除了銀月之外,各地武師很少,斗千更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而徐家,那個時候,便有一尊斗千坐鎮。

強悍無比,一人破千,是皇室當年定鼎天下的關鍵人物,而且速度奇快,哪怕遭遇同為斗千的武師,徐家第一代定國公,也曾擊殺過,一切都依仗那追風神靴。

也是近些年,隨著一些古籍內容傳開,挖掘了更多遺跡,徐家這才知曉,這靴子,乃是當年號稱八大守護家族之一,劉家的傳承之物。

原本,對這八大家,徐家也沒掌握太多訊息,可隨著紅月在銀城布局暴露,那個小到沒人在意的邊疆城市,瞬間成為一些人眼中的核心。

八大家,居然在這個小破地方……打破腦袋,他們也沒想到!

結果,還不等大家反應,布局,銀月就出了劇變,眨眼間,從三陽隕落,到旭光大量隕落,讓徐家也有些措手不及。

李家神劍,八大家兵器排名第一,老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有極其特殊的效用。

紅月那邊,傳訊四方,不外乎忌憚銀月武林,忌憚侯霄塵這樣的人物,大家都知道映紅月心思……可寶物當前,豈能不動心?

老人也不再說什么,轉身離去。

光明劍……可惜了啊!

好不容易收攏了一位銀月頂級武師,本想增強家族底蘊的,現在倒好,希望圍剿伏殺過程中,不會出現差錯。

短短一日間,各種消息,在一些高層,一些強者之間傳蕩。

就如侯霄塵當日宣傳血神子之效,導致紅月短時間內損失慘重,直到紅月這邊,格殺了不少強者,這才止住了一些頹勢。

而此刻,關于李家神劍的消息,也在一些人耳邊傳蕩。

血神子,真正的頂級強者,其實不是太在意,因為他們知道,這東西,數量除非特別多,否則,現階段,那些弱小的血神子對他們幫助不算太大。

所以,頂級強者動心的不多。

然而,八大家的神器,動心的都是這些頂級強者。

銀月。

白月城。

巡夜人總部,李皓還沒從侯霄塵離開的陰影中回過神,正在和郝連川大眼瞪小眼,兩人對整個巡夜人體系,一頭亂麻的時候,李皓這邊,又收到了一條不太好的消息。

侯霄塵那無人的辦公室中。

一臺紅色通訊響起。

李皓看了看郝連川,郝連川看了看李皓,兩人剛剛正在這里悲風傷秋來著,此刻,忽然紅色通訊響起……感覺不是好事。

郝連川看向李皓,揚了揚肥肥的下巴:“我頭疼,不想接,你接!”

李皓狂翻白眼!

我還頭疼呢,我長這么大,就沒管過人,小時候倒是當過班長,可也只是索要過一些糖果,獵魔團那邊,也只是大家自覺管理,現在我還頭疼呢。

可這紅色通訊,這時候響起,感覺不太簡單,李皓還是迅速接起。

通訊那頭,傳來聲音:“李皓還是郝連川?”

“我是李皓……”

李皓好像隱約聽出來是誰了,不過不是太確定。

“那就好,自己最近不要亂跑,要不就現在去追侯霄塵,一起去中部,要不……就在白月城老實待著!中部有些消息流傳,你手持李家神劍,神劍可以開啟大量核心遺跡,甚至是皇室掌握的遺跡……你知道其中含義,八大家消息漸漸被人掌握,你的麻煩……恐怕只會越來越大了!”

李皓一怔,半晌才道:“我交給……”

“行了,當所有人都很傻嗎?”

李皓無言,看來,大家不傻,這么說,現在有人覺得,星空劍還在自己手上了。

關鍵是,早不傳播,晚不傳播,等侯霄塵一走,消息就傳開了……看來,背后沒人了,果然容易被人惦記啊!

之前,一些人忌憚侯霄塵,都揣著明白裝糊涂。

現在,倒是不裝了。

麻煩事,果然是一件接連一件,李皓無奈,那人又道:“不止你,你老師也麻煩不小,張家的刀,據說在他手中,原本一些人還不在意他對付紅月之人,現在……大概也少不得找他麻煩了。八件兵器,具體在哪,不是太清楚,可就算分布,也都是在一些大勢力之中,唯獨你師徒,最為弱小,還掌握兩件,你說,不找你們找誰?”

李皓皺眉:“消息紅月傳出去的?”

“你怎么想到的?”

李皓恢復了平靜:“我就算了,我老師這邊,除了紅月的人,除了映紅月對八大家極其了解,否則,沒人會想到,他會拿著張家的刀。”

不說老師就算了,一說袁碩也掌握八件神兵之一,李皓直接確定了,消息就是映紅月傳出去的!

考慮一二,李皓問道:“我留在白月城,就沒事?”

“對。”

“那我出去了……白月城無法給我庇護嗎?”

“不行。”

明白了!

李皓也只是問問,倒也沒真的太過在意,此刻,他有些無奈,星空劍這一暴露,代表之前的一些布置,都廢掉了,大家不再聚焦侯霄塵了。

幸好,現在大多數人,只知道神兵厲害,不知道具體效果,否則……麻煩大了!

知曉的人,現在只有老師,南拳,地覆劍……這些人,倒是不會如何。

李皓心中升起種種念頭,忽然明白,為何侯霄塵要他跟他一起走了,也許,這位早就判斷到了,他一走,李皓留在銀月,必然麻煩纏身!

“多謝提醒!”

李皓道謝,話都沒說完,通訊掛斷。

李皓無語,郝連川好奇道:“誰打來的?”

他倒是聽到了聲音,一時間也覺得耳熟,卻是沒想起是誰。

李皓朝東邊揚了揚下巴,郝連川一怔,很快想到了一人:“趙署長?他還和部長有單獨通訊頻道?”

李皓無語了:“都在銀月,還是兩大機構首腦,有單獨通訊頻道,很奇怪嗎?”

老郝怎么想的?

還一驚一乍的!

郝連川搖頭道:“不是,那老頭和部長一直關系不好,其他人就算了,他……還有,這老頭,居然會告知你這些消息,啥意思?”

“誰知道呢。”

李皓嘆息一聲,郝連川想了想又道:“是不是代表,麻煩更大了?”

“大概是吧。”

“你那李家的劍,到底有啥用?要是用處不大,之前直接交給部長算了,也免得麻煩纏身……”

李皓看著郝連川,半晌才道:“郝部,你今天怎么膽子變小了?”

一點沒有之前的霸氣了!

之前,哪怕知道三大組織強者多,這位也是興致沖沖地要殺紅月強者,奪取血神子,可現在,好像生怕麻煩纏身。

郝連川不想理他,自怨自艾。

廢話!

我一個三陽中期,沒了侯霄塵狐假虎威,我他么敢招惹誰啊?

老侯也不地道,要走了,還要我圍剿三大組織成員,現在好了,你一拍屁股走了,還帶走了整個武衛軍,包括玉大秘都給帶走了……留下我,可怎么辦啊!

郝連川垂頭喪氣地坐在沙發上,很想抽根煙,摸了摸口袋,忽然想起……自己不抽煙。

片刻后,稍微振作了一下:“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好在遺跡中清理掉了大部分超能,三大組織有些漏網之魚,也不算太多,這時候只能祈禱,這些王八蛋都不強,千萬別有旭光來搗亂,否則……咱們還真不好辦!”

“另外,你的麻煩好像也不小,那就聽話好了,你就安心在白月城待著吧,要不等侯部殺回來,要不……你就找個地方躲躲。”

沒想太多,郝連川又道:“侯部走的時候,非要提拔你,大概也有讓你獨當一面的意思,這樣吧,海防那邊你來負責,我抽調一些超能給你,補充你那邊的防守。至于白月城之外,你又不能隨便出去……那就我來吧,希望不會被人盯上,反正還是以前的老樣子,本來這些也是我來負責的。”

說到這,他稍顯遲疑地看了一眼李皓,忽然道:“李皓,那個……”

“怎么了?”

李皓狐疑地看著他,又有啥怨念?

郝連川沉聲道:“海防那邊,你可別不當回事!銀月的確沒有海盜入侵,所以大家對海盜感悟不深,可我知道,北海附近,一些大城都可能會被海盜突襲,一次死傷下來,都是成千上萬,甚至發生過屠城慘劇!你一個不當心,一旦被海盜跨入陸地,沖擊城池,一些城市是沒有巡夜人分部的,那時候……就是生靈涂炭!”

“月海的海岸線,還是很長的!你這邊人手又不多,你不要以為,守住了白月城那點防線就完事了,海盜沖擊,大概也不會貿然沖擊白月城……更可能,還是周邊一些城池。”

“銀南16城,除了白月城之外,還有三座城市毗鄰海岸線,分別是南渡、豐海、流云三城,而其中,只有南渡那邊有巡夜人分部駐扎,兩位日耀坐鎮那邊……其他兩座城市,都沒什么超能存在。”

李皓頓時皺眉:“那武衛軍,以前怎么駐守的?”

“不駐守,主動出擊,隔三差五地,都會主動清剿一次!”

郝連川認真道:“武衛軍,在海上還是有些名聲的,一般海盜也不敢侵犯銀月海域,主要是這邊貧瘠,對那些海盜而言,來銀月打秋風,還不如去北海那邊,那邊更富裕。可如今,武衛軍走了,你覺得,那些海盜會不會順手來這邊撈一筆?”

李皓瞬間頭大!

三座城市,加上白月城,四座城市。

而他手底下,現在人手——50人!

若是劉隆一走,49人。

就這么點人,讓他駐守四座城市……開玩笑呢。

除非他和武衛軍一樣,主動出擊,在月海和北海的交叉口,直接殲敵在外,否則……這不可能守得住的好吧。

郝連川也是郁悶:“別看我,我能守住陸地城市就算不錯了。”

他也沒辦法。

“駐軍、巡檢司那邊……”

李皓看了他一眼,郝連川思考一番道:“也不是不能求援,可原本,巡夜人是權柄最大的機構,海岸線加上城市超凡力量,都歸我們管轄,可一旦交出去……就拿不回來了,其實我也沒啥意見,不是說非要爭權奪利才行,可侯部剛走,咱們就丟了他打下來的地盤……”

有些說不過去啊!

“行,我知道了。”

李皓也沒再說什么,起身便要離開。

郝連川急忙道:“你走了?”

“不然呢?”

李皓郁悶道:“先回武衛軍駐地再說,另外……給我配幾輛車,每次趕路,都是自己跑,沒面子。”

“行!”

這次郝連川倒是沒啥可說的,太簡單了。

李皓思考一番,丟出了一個瓶子:“里面有點血神子,郝部你用了吧,能找到第五條超能鎖最好,沒有的話……再想辦法吧。”

郝連川一愣,你還有血神子?

他打開瓶子一看,微微吸氣,還不少,其中好像有幾枚都是三陽層次的。

“哪弄的?”

“殺人殺來的。”

李皓笑了起來,“行了,郝部沒必要那么悲觀,陸地這邊,問題不大,現在主要是海域,我負責就行了!給我派幾位水系超能過來就好,其他體系的,倒是用處不大……哦,飛天系、探查系也行。”

一說到這,他一愣,笑了起來:“就云瑤、胡浩、李夢三人就行了!”

這三位,恰好都是他說的體系。

也是巧了!

李皓都沒時間去考慮這茬,忽然想起來了,這三位也跟著來了白月城,現在就在巡夜人這邊呢。

“他們?”

郝連川一愣:“他們才月冥,海防重要,三位月冥管什么用,現在巡夜人這邊,日耀要多一些,還有三陽,老何也是水系,跨入了三陽層次了,我讓他過去幫你……”

不得不說,這胖子還是很夠意思的。

這時候,巡夜人三陽就三位,還要派出一位幫李皓。

李皓卻是搖頭:“算了,三陽月冥都一樣,只是作眼線使用,三陽浪費了,就這樣吧,而且都是我熟人,方便一些,何部長和我不熟,還是老資格,給我打下手,也不好意思。”

“那行吧。”

郝連川見他堅持,也沒再說什么。

見李皓要下樓,也跟著一起走了下去,邊走邊道:“你說,侯部這一走,等到了中部,還能活著回來嗎?”

李皓瞥了他一眼,你這話,怎么感覺有些盼著人家掛在中部呢?

“不知道。”

“哎,李皓啊,我現在很頹廢啊……”

郝連川嘆息連連:“原本一位三陽,我覺得,三陽還是很厲害的,可這些時日,死了那么多旭光,死了上百三陽,我又覺得,三陽不保險,可我天賦真不行,第五道超能鎖遲遲無法呈現出來,我是廢了……”

“郝部,你到底想跟我說什么?”

李皓無語了,嘆氣到現在,你想說啥……你直接說好了!

“咳咳,也沒啥,就是想說……那個……帶老哥一起發財啊!”

這胖子,忽然喜笑顏開,一點沒有剛剛的愁緒滿面。

李皓愣住了,啥意思?

郝連川擠眉弄眼:“老侯走了,銀月就是咱兄弟倆的天下了,我聽說……你干掉了旭光?小老弟啊,跟哥哥就別裝了,我都嘆氣半天了,也不見你說幫我一把,我就直說了,有了好處……殺人放火的事,我也可以干的,王明那小子太弱了,還能比我更有實力?”

什么跟什么啊!

李皓徹底無言了!

臥槽!

這胖子,從哪聽來的風聲?

還一起發財……你當我是土匪嗎?

還有,啥時候咱倆成兄弟了,前些天,我都喊你叔的,今天就成哥倆了?

這胖子嘆氣了半天,李皓還以為他真的發愁,怎么現在感覺……這家伙是覺得侯霄塵離開了,他更有發揮空間了呢?

“郝部……”

“叫郝哥!”

郝連川正色:“不要太見外了,王明那小子,幾天就到了日耀后期,我要求不高,下次有買賣,喊我來,給我弄到三陽巔峰就行!”

李皓徹底無語,不再說話,這位腦子不太清醒,不想說啥。

他邁步就走。

后面,郝連川傳音道:“海盜其實也有寶貝的,海中寶貝多,你要是出去清剿,記得喊我,我雖然是火系,可在海中也能一戰的,陸地上其實沒啥危險,海中才有機會……記得啊!”

李皓頭也不回地跑了,瘋了!

郝連川這家伙,出乎自己預料,李皓還在頭疼呢,他居然緩過勁了,居然慫恿李皓主動出擊,一起去打劫海盜……這他么還是人能做的事?

耳邊,再次響起郝連川的聲音:“真的,海盜有寶貝的,不信你查查武衛軍資料,海中寶物多,據說,大海深處,還有古文明遺留下來的遺跡,礦脈,甚至還有生命泉水留下來,趁著現在沒人管咱們,都覺得咱們現在只能拱衛白月城……出去干一票,保證能發財!”

李皓跑的越來越快了,再慢一點,他怕被這胖子給慫恿了,我這邊還沒想好呢,你倒好,光想著發財了。

“回去查查資料,真的,月海附近,其實也有幾股海盜勢力……到了海中,有強敵找你,也難找到你蹤跡,我記得武衛軍那邊,以前還分了一艘船,好像也是源神兵,不知道有沒有帶走,大概率沒有帶走,你回去看看,別忘了啊,要快,時間長了,北海大盜就來了,咱們趁早解決小盜……”

這時候的李皓,已經徹底消失在他面前。

郝連川見他跑的飛快,嘆息一聲,搖頭。

膽子不大啊!

不趁著現在干幾筆,我怕沒機會了。

上一章  |  星門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星門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