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星門

第168章 出海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21-09-28  作者:老鷹吃小雞
 
基地廣場。

李皓走了出來,此刻,天色已黑。

這是侯霄塵他們離開的第一日。

獵魔團還在訓練,這些人都很努力,也許是習慣,也許是見識了李皓他們的厲害,都想變的更強一些。

劍門也好,巡檢司也好,這些人,身份其實都很低微。

有孤兒,有社會上的普通人,有意外接觸了武道的人,都是從底層出來的,除了洪青,大概也沒人身份多高,就算洪青,其實也沒感受到什么特殊。

因為,從小在劍門長大,洪一堂除了對她多一些疼愛之外,好像也沒什么特殊的。

她還得自己洗衣做飯。

并非是那種想象中的千金大小姐,所以,大家修煉,她也沒有因為最近感悟勢,而停下日常修煉任務。

隨著李皓走來,眾人停下了動作。

李皓看了一眼眾人,思索一番,開口道:“我們留守此地,便等于接下了一個任務,鞏固海防!海盜,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敵人,大家也許對海盜不了解……”

話音未落,人群中,一位劍門子弟忽然咬牙切齒道:“海盜我知道!我是北海人,北海曾經就被海盜入侵過,無惡不作,燒殺搶掠,屠城滅族,殺人為樂!都是一群畜生中的畜生!我進劍門之前,所在城市,便是被海盜擊潰,徹底屠滅,只剩下一些老弱婦孺躲過一劫,茍延殘喘……”

李皓沒想到,在這會遇到被海盜入侵過的殘存者。

略顯意外,但是也知道,應該是洪一堂從北海收留的孤兒,如今長大成人,成為了武師。

那青年咬牙:“團長,殺海盜,我第一個報名!可是……我知道海盜有多兇殘,多沒人性,銀月這邊,靠海區域不多,而且一直有武衛軍鎮守,所以對海盜感觸不深,團長若是想迎擊海盜……一定要小心一點,而且……還要小心海盜威脅我們……”

李皓有些疑惑,“什么威脅?”

“屠城威脅!”

青年咬牙切齒道:“千萬不要妥協!當初,我所在的城市,也有超能坐鎮,可那海盜頭領,威脅城中超能,只要投降,便只取財物,一旦反抗,那就破城滅城!結果城中超能,覺得無法匹敵……最終選擇了妥協……結果……全部死了,一個不留!”

李皓一怔,“大敵當前,豈能妥協……”

青年沮喪無比:“是啊,可是……面對兇殘強大的海盜,大家還是畏懼了,不敢冒死一搏,抱著僥幸心理,希望他們取了財物就走,畢竟殺人對他們而言,也沒什么作用,超能不多,都是普通人,殺了有何用呢?”

這也是很多人的想法,我對你又沒威脅,也沒財物,你殺我做什么?

可是……講道理,講人性的海盜,還是盜匪嗎?

殺人為樂罷了!

他們,只是為了看一眼你們的絕望和痛苦哀嚎,如此足以。

“可是,團長,海盜就是一群畜生,他們不會管這些的,他們的超能強者,甚至會研究出各種殺戮之法,去殺戮普通人,火烤,冰封,土葬,冰火凍裂,開腸破肚……”

這青年越說越是激動,憤怒無比:“這些畜生,根本不會因為你的慘嚎而罷手,只會越來越興奮!他們就是殺人為樂,為的也不是什么修煉,什么寶物,一般城池中,對他們有用的,其實也就一些吃食、衣服、日常用品,這些,其實真要,大家會給他們的,可他們還要女人……真到了那時候,其實……其實也有人愿意貢獻……”

此話一出,李皓微微凝眉,但是也沒說什么。

青年又道:“可他們,不滿足這些的,骨子里就帶著殘忍!我妹妹,當時只有五歲……他們……”

青年咬著牙,沒有再說下去。

李皓看了他一眼,問道:“你叫什么?”

他也不藏著掩著,的確不記得此人叫什么,對方剛來的時候,好像只是斬十境,破百李皓倒是記得不少,斬十境,當時也沒太過在意。

“洪仇!”

李皓看了他一眼,洪,洪一堂的洪吧。

仇……家破人亡的仇嗎?

李皓沒說什么,點了點頭,繼續道:“因為海盜可能會來襲,所以我想入海先觀察觀察,適應一番海戰,大家都不熟悉海域,破百武師,在海域中也難飛行作戰,難度還是不小的,可不管如何,既然接下了任務,大家覺得,該去看看嗎?”

眾人你看我,我看你,很快,洪青便道:“當然要去!團長,劍門子弟,既然加入了獵魔團,自然不會退縮!”

遠處,王恒剛的侄子,那壯碩的王超,也是悶聲道:“巡檢司出來的人,也沒怕死的,怕死,也不吃巡檢司這碗飯!”

這時候,劉隆開口了:“現在都是獵魔團的人了,不用分的那么清楚。”

說完,看向李皓:“團長下令就行了,武衛軍第一軍令便是服從命令,而戰天城中,戰天軍第一軍令也是服從軍令,既然加入了武衛軍獵魔團,團長只要不是胡亂決定,殺敵也好,戰爭也罷……我們都會服從!”

“以前沒管過這么多人,有些不習慣。”

李皓笑了笑,看了眾人一眼,半晌,開口道:“那就一起出海看看,宜早不宜遲,侯部長他們離開,也許已經引起一些人蠢蠢欲動了,今晚便出發……大家準備一些食物水源。”

說完,想到了什么,忽然拋出了一堆儲物戒:“各自選取一個,都是儲物戒。”

眾人一怔。

洪青幾人也愣了一下,儲物戒?

他們知道這個。

可是,看著眼前一大堆儲物戒,都很傻眼,這玩意,只有三陽有,不是只有三陽可以用,是只有三陽可以買得起,可以保得住。

可眼前,有多少?

五十,還是六十?

甚至更多!

“團長,這……”

“我之前的一些戰利品。”

李皓笑了笑:“我用不上,太多了也沒用,我自己留下幾枚就行了,大家自己多帶點吃的喝的,還有黑鎧,黑鎧現在沒辦法收入體內。不過,等我激發了黑鎧,黑鎧也可以化為一個小圓球,那時候就方便多了。”

此刻的李皓,還沒激發。

黑鎧是不能收入體內的,但是激發后,可以化為一個圓球,只是比銀鎧和銅鎧都要大許多,復雜一些,就算化為圓球,也有腦袋那么大。

這玩意,只能收入儲物戒,不然帶著不方便。

銅鎧就不一樣了,不需要自己穿戴,直接瞬間呈現,銀鎧更是可以直接收入體內了,而黑鎧復雜的地方在于,你還要打開圓球,化為鎧甲,再穿戴上去……

沒辦法,當年戰天軍太多,黑鎧是主流,在這上面的打造,大概沒太用心,可盡管如此,也是很強悍了。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來了興趣:“可以化為圓球?”

“激發?有什么特殊作用嗎?”

大家興致勃勃,李皓笑道:“什么特殊作用我不知道,但是有個好處,千里之內,我都可以通過黑鎧聯系大家了,而且防御力會增強一些,另外,組成十環封山陣的話,黑鎧在身,更有利于結陣,當年戰天軍結陣,也是瞬間成陣,厲害無比,鎧甲可以輔助大家結陣成功。”

這倒是他從銀鎧上看到的信息,只是,現在的戰天軍不行了。

結陣,需要氣血、內勁相連,可如今的戰天軍,都早已死去,只是執念存在,自然也無法成陣,否則,三千戰天軍,哪怕都只是現在這實力,恐怕也能輕易拿下那些旭光。

這才是可怕的地方!

戰天軍的實力,在失去了肉身之后,早就十不存一。

眾人頓時欣喜無比,還能如此?

而一旁,劉隆笑了一聲,忽然取出了一個大黑球,然后黑球瞬間化為鎧甲,接著他很快打開鎧甲,穿戴在身:“我這套就是開啟過的,相當方便,比之前強多了。”

說完又道:“之前的黑鎧,對日耀防御力不錯,對三陽幾乎沒什么防御,可我發現,這黑鎧質量其實極好,只要氣血內勁充足,哪怕三陽,一時間也無法打破防御!”

眾人一驚,這么可怕?

李皓也開口道:“防御力還是很強大的,只是沒激發之前,加上沒有戰天城內那種能量輔助,所以之前防御力要差許多,現在激發后,應該會強大許多。”

“還有,這黑鎧……可能可以讓人飛行。”

眾人又是一怔,飛行?

武師,在破百的時候是沒法飛行的,到了斗千,倒是可以借助神意,踏空而行,如同飛鳥,可破百武師,只能靠蹬地力量,騰空而起。

短暫的滯空,飛行……卻是沒辦法。

李皓不確定道:“破百這邊,我還沒嘗試過,但是我和劉副團長都行,只是我們本來就能做到,也不好判斷,是不是黑鎧的作用,黑鎧功能,我現在也沒全部掌握。”

眾人愈加興奮起來。

李皓繼續道:“還有,黑鎧是全封閉體系,也許海中作戰也行,當然,還是那句話,只是我推測……回頭大家可以試試看效果。”

李皓其實也驚訝于鎧甲的多用性,不過古文明強悍,也沒啥可說的。

從廣場走出來,李皓進了辦公區。

此刻,有幾人正在等李皓。

王明看到李皓,笑呵呵道:“師兄……”

“叫團長!”

王明無語,只好道:“團長,李夢和胡浩他們都到了。”

“看到了。”

李皓看向幾人,云瑤一如既往的安靜,看到李皓,微微點頭,顯得文雅恬靜。

李夢向來有些無腦,此刻也是興奮無比:“師兄……團長……部長……算了,還是喊團長吧,果然,團長最仁義,富貴了也不忘我們……”

之前去銀城,他們仨還有些抱怨,后來被袁碩強行收徒,還有些難受。

可如今……都興奮的不行。

胡浩倒是安靜的多,和云瑤一樣,也沒怎么說話,看到李皓,低聲喊了一句:“團長。”

此刻的三人,都處于月盈滿月層次,只是堪比破百后期,距離破百巔峰,還需要進入月盈層次才行,連日耀都沒能跨入。

其實已經不慢了,然而也要看和誰比。

和王明一比,之前大家差距不大,如今,王明都日耀后期了,若是不控制,恐怕都是巔峰沖擊三陽了。

李皓一揮手,呈現出四套鎧甲:“都穿戴上,這鎧甲有些壓制超能的作用,但是也能屏蔽超能探查。”

戰天軍,并非能量軍團。

據說,有專門的能量軍團存在。

黑鎧,對他們是有一些限制的,但是李皓也不指望幾人戰斗,能給自己提供一些輔助就行。

“今晚我要帶隊出任務,之前的事你們也知道,危險肯定有,你們……”

“我沒意見!”

李夢尖叫道:“只要可以和王師兄一樣變強,我都可以!”

李皓無話可說,這女人,咋咋呼呼的,是他見過的超能當中,最不靠譜的,以前就亂掃亂看,甚至看袁碩教徒,被袁碩差點打死了,結果還是不改這性子。

李皓也沒說什么,問道:“你現在,第三只眼可以看到多遠?”

“一千米左右吧?”

李夢也不是太確定:“沒嘗試過具體看多遠。”

李皓微微點頭,還可以。

其實他也可以看到光團,可怕就怕,對方是武師,那李皓就看不清楚了,反過來,作為武師,李夢是可以看到對方的真人的。

所以,千米范圍內,李皓可以看到超能,李夢是可以看到武師的,這就形成了一個互補,有效防止敵人近前。

只是,還是太近了。

千米,太近,說的是李夢,李皓如今看旭光的話,其實沒有遮擋物,幾千米甚至萬米外,都能看到光團存在。

“云姐,你是水系,也擅長療傷,一般武師內傷,可以救治吧?”

“可以。”

云瑤微微點頭,“只要不是內腑重創破碎,一般的內傷是能治療的。”

那就好。

他看向胡浩,胡浩能力比較單一,會飛,其實當武師跨入斗千,飛天系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這些特殊體系的超能,其實也很有意思。

他們不是開啟了五臟超能鎖,也不是四肢,可能開啟了一些特殊的超能鎖,具體在哪,李皓都說不清楚,飛天系也許算是風系變異,可風系,也算是特殊體系,不屬于五行體系。

這些人,也許開啟了肉身中一些沒發現的超能鎖,因為李皓用風系超能,是強化了肉身的。

至于李夢那第三只眼……這就更特殊了,鬼知道開啟了哪道超能鎖。

這些人,其實很有潛力的。

起碼在李皓看來,特殊系的超能,都很有潛力,因為他們已經開啟了一些特殊超能鎖,若是可以看到其他超能鎖,最后,當你還在尋找其他超能鎖的時候,大家都開啟了尋常超能鎖,他們就高了一個等級了。

當然,那是極其遙遠的事了。

起碼,四肢五臟,這些都是已經知曉的,這些特殊系超能,不到開啟八九條超能鎖,都未必能如何。

不過,若是五臟難開,這些人,也能占據一些先機,趁著其他人還在開五臟第二條,他們也許可以開啟一條,不會產生沖突。

李皓還在想著,王明有些興奮道:“今晚就出任務?去哪?”

“不告訴你,你嘴巴大。”

王明頓時抑郁無比,他嘴巴不大,怎么都胡說呢。

李皓考慮了一下,又道:“你們幾位,現在迅速修煉一下,不求進入日耀,能跨入月盈也行,好歹也是月冥巔峰層次,滿月有點弱了。”

說完,一揮手,捏碎了一些神能石,下一刻,一股精純的元素力量涌現。

水系的涌向云瑤,風系的涌向胡浩,至于李夢,李皓也不知道該用什么體系的元素能給她提升,五系的,加上風、雷都給了一些,暗系的也稍微給了一點,然后還弄了點無屬性的。

“你自己吸收看看,哪個最好用,這不是一般的神秘能,你覺得哪個對你提升效果最好,就吸收哪個。”

這第三只眼,屬于什么性質的?

李皓其實也好奇的很。

他見過的超能也不少,冰系、暗系的都有,輔助性的也有一些,可憑空長出第三只眼的,倒還真沒見過,也不知道這第三只眼是真的眼睛,還只是一種外在體現。

李夢早就習慣了,也不在乎這些。

她每一樣都吸收一點,樂的合不攏嘴,她提升起來,其實難度要比其他人更大,所以能修煉到月冥滿月層次,其實,從吸收效率上來說,也許比王明還要強一些。

否則,她也進不了月冥,畢竟王明這些人,明確知道該如何提升,李夢稀里糊涂的,反正就這么胡亂吸收。

此刻,其他人還正常。

李夢每一種能量都嘗試了一下,興奮的不行:“好厲害,任何一種,都比我之前吸收無屬性的強。”

李皓卻是皺眉,沒有特別匹配的能量元素嗎?

云瑤吸收水系的,李皓幾乎是肉眼可見地,可以看到她的光團在變強,而胡浩吸收風系的,效果雖然差一點,可也能看到他的光團在增強。

唯獨李夢,也在變強,可效率很低!

也許對李夢而言,這個速度很快了,可是,對李皓而言,清晰地看到一些變化,還是覺得太慢了。

這幾位,都是他早期認識的超能,甚至還是袁碩收下的記名弟子……盡管當時袁碩只是想給李皓鋪個路,也沒料到李皓進步這么快。

可收都收了,也沒反悔的必要。

如今,其他人進步都很快,李夢一個超能,進步卻是這么慢,讓李皓陷入了思考中,這么下去,其他超能可能跨入三陽了,這李夢才能進入日耀。

后面,也許越來越難。

他還在思考著,耳朵微微一動,身邊多了一條狗,此刻,黑豹也跑了過來,只是想蹭點吃的,因為感受到了這里有能量外泄。

不過見溢散的能量不多,它又沒了什么興趣,還是之前吃的舒服,吃的飽。

此刻的黑豹,皮光肉滑的,和之前皮包骨沒法比。

它搖晃了一下狗尾巴,鼻子忽然抽動了一下,看了一眼李夢,也沒在意。

默默聽著李皓說話。

李皓也是頭疼:“你這第三眼,我還真不好分辨出是什么屬性,你吸收各種能量,好像提升速度都一樣,也沒特別匹配的能量……麻煩。”

李夢倒是無所謂:“已經很快了,還是團長厲害!”

而黑豹,搖了搖尾巴,看了李夢幾眼。

此刻,那滿腦子只有吃飯的腦袋中,隱約間好像浮現出一些畫面……但是也只是一閃而逝,黑豹有些疑惑,又看了看李夢。

就這樣,來來回回看了好幾次。

“汪汪汪!”

黑豹忽然沖著李夢叫喚了一陣。

李皓低頭朝黑豹看去,見黑豹對著李夢叫喚,有些古怪:“怎么了?”

“汪!”

黑豹圍繞著李夢轉了一圈,好像也有些疑惑,下一刻,好像想到了什么,對著李皓一頓叫喚!

李皓頭疼,一只強大的狗,可惜不會說話。

你叫喚,我哪知道什么意思。

有時候還能明白一點,有時候,那是真不懂啊。

比如現在……你看著李夢叫喚,我哪知道你說什么。

黑豹也很沮喪!

下一刻,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朝李皓瞪眼,“嗷嗚!”

好像一頭發怒的大狗,而這一刻……李皓腦海中浮現出一條兇悍的金色大狗……

微微一個恍惚,有些意外。

“你還……你還真成了武師狗了?”

這是神意吧?

這狗……真古怪。

肉身也強悍的可怕,不知道城內,到底什么人物給它改造的,強大的離譜。

神意……這狗子對自己顯擺嗎?

下一刻,李皓微微一動,想到了什么,看向李夢,再看看黑豹,忽然有些明悟:“你是說……她這……屬于精神體系的變異?”

“汪汪汪!”

黑豹急忙點頭,很是興奮,總算明白了。

它其實也不懂,可剛剛,忽然好像就想到了什么,也不知道咋想到的,反正就是覺得,這第三只眼有些眼熟,大概,好像就是什么精神系能力。

李皓也是心中微動,天眼修士?

是的,這一刻,他想到了這個。

之前,侯霄塵說過一回,他又問了南拳一些疑惑,按照李皓的判斷,之前一些看到紅影的人,其實都是天眼修士,這些人不容易變強。

但是,一旦跨入了修煉體系,尤其是突破了一些關卡,會變的極其恐怖。

天眼修士,之前紅月好像也進來了一位,可惜,死的很快,被王署長一劍拍死了。

至于自己……李皓打聽了一下,好像和自己不太一樣。

他也沒細問。

李夢,會是天眼修士?

可也沒聽說天眼修士,會開第三只眼的啊?

還有,據說天眼修士修煉,難以控制,很容易自爆,李夢也沒體現出來啊。

有些疑惑,李皓也沒再想。

精神系的話……這就不好提升了,如今,他自己都沒試驗出,有哪種力量,可以提取出來,強化神意的。

自己倒是有些蘊神果,可李皓還沒嘗試,自然不會亂給人使用。

對李夢的第三只眼,多了幾分在意,可提升沒辦法,李皓只好道:“你先修煉著吧,比以前快些也好。”

好歹比之前快一點,現在他也沒辦法了。

沒再管這些,李皓又進了庫房,將一些剩余的神能石全部取走。

考慮一下,又想到了郝連川。

今晚出去的話,不知道能不能遇到海盜……要不要喊上那家伙?

那家伙是三陽,還是不弱的。

主要是,郝連川之前興沖沖地要跟著……想了想,搖頭,算了,下次吧。

這一次只是出去看看,又不是出去打架的。

何況自己走了,他要是也跑了,巡夜人這邊出點事,還不知道找誰好。

此刻,李皓放棄了喊上這胖子的想法。

下次再說吧。

很快,夜色降臨。

深夜。

一行55人,除了李皓,剩下的人都穿上了黑鎧,原本只有51人,而今又多了四位超能,李皓也給他們穿上了黑鎧,主要是防止超能外泄。

此刻,他們的黑鎧,都被李皓激發了。

激發黑鎧,有一個好處,李皓不再需要訓話,而是通過鎧甲傳訊:“大家都能收到我的通訊,現在我給大家開通對我傳訊的權限……但是沒有必要的話,不要找我閑聊……接下來,大家都盡量保持靜默狀態,有事鎧甲內部聯系就行。”

一群武師,本就沒氣息,又配上了鎧甲,不傳音也可以內部通訊,如此一來,這支獵魔團,幾乎全部處于靜默狀態了。

“今晚出海,只是先熟悉一下海域情況,若是能遭遇小股海盜,給我們練練手更好了……”

在鎧甲中傳訊了一陣,李皓不再說話。

上次有過一次任務,大家跟著李皓跑了好幾天,如今,倒也熟悉李皓的風格了,都沒說什么,行動起來,也有些軍隊的作風了,雖然還是遠不如戰天軍那樣令行禁止,可比起一般的武衛軍,也不差什么。

四位新加入的超能,都跟著劉隆一起行動,算是編外人員。

一行55人,在黑暗中很快消失。

此地,距離海岸線不遠。

片刻后,眾人抵達海岸線,李皓一揮手,一艘黑暗如幽靈的船只,瞬間浮現在海面上,這艘船,稍顯特殊,兩側好像還有翅膀一般。

可以飛行的船只!

眾人也是看的稀奇,這是什么玩意?

下一刻,看到李皓登船,眾人紛紛上船,船不是太大,可等進入了船只中,眾人發現,這船內部空間倒是大的很。

而李皓,也不說什么,進入船頭的駕駛艙中,朝一個坑洞中塞了幾枚神能石,又搗鼓了一陣,將一副地圖輸入了這源神兵的顯示屏上。

“沿著路線走就行,一直到月海和北海交叉地停下,遮掩氣息,全程大概三千里左右……你是源神兵,速度應該不會太慢吧?”

沒有回應。

李皓也不在意,此刻,通過駕駛室,看向外面的海域,晚上,海面漆黑一片,尋常船只,大晚上的出行,又沒有燈光,很容易出事。

可對于源神兵而已,只要能源充足不存在這樣的問題。

很快,無聲無息,那會飛的巨鯤神舟,一瞬間如同離弦的箭,瞬間飆射而出,消失在海面之上。

而李皓離去,安靜的嚇人。

甚至包括基地內的那幾位超能,其實都沒發現他們離開了,這群武師,身穿黑鎧,無聲無息,穿梭人工林的時候,也特意避開了監控,一直到他們全部離去,基地還是安靜無比,等待著明天日出。

侯霄塵離開的第一天,眾人都以為李皓會好好在基地待著,起碼也要安靜幾天,可沒人想到,只是當晚,李皓就帶人跑了。

那黑色小船,在海中如同陰影,無聲無息的,哪怕附近海域,有人監視,也沒能發現什么。

而這個時候,侯霄塵他們的車隊,其實沒走多遠。

一天下來,沒有停留。

這支車隊,緊趕慢趕,也才剛出臨江省,朝北海行省進發,徹夜不停,想跨過北海,最早也要明日下午甚至晚上了。

也因為他走的不遠,還沒徹底離開北方,大胡子率領的海盜團,此刻其實也不敢靠近銀月范圍,只有侯霄塵徹底離開了,消失在北海范圍,那家伙才敢。

而這一晚,大胡子率領的海盜們,如同脫韁野馬,洗劫了一個沿海小鎮,沒什么太大的動靜,因為鎮中居民,幾乎被殺了個干凈。

車輛還在繼續顛簸。

車中,侯霄塵睜眼,朝兩側看了看,此刻,車隊已經快要進入北海行省了,可這邊,顯得很是荒涼,甚至比銀月還要荒涼。

道路兩側……隱約間,甚至還能看到一些尸骨。

玉總管輕聲道:“快進入北海了,北三省這些時日一直亂糟糟的,不過我們武衛軍行進,那些人也不敢招惹我們。”

侯霄塵微微點頭。

視線一直在兩側停留,道路坑坑洼洼的,有時候,甚至可以聽到遠處,在黑暗中傳來一陣低微的哭泣聲,很遙遠,可他耳朵很好,還是聽到了。

進入10月份,北海這邊,天氣開始寒冷下來了。

“海盜猖獗,亂軍也在作亂,北三省的官方軍隊,如今也有些失控。鎮北將軍死后,三省有些分崩離析,沒人可以主掌整個三省大權……亂世,來了!”

侯霄塵輕聲說著,玉總管點點頭,也沒說什么。

“寇隆之死,你覺得……是我做的嗎?”

玉總管不語。

是不是……誰知道呢。

“若是我做的,你覺得,殺寇隆,導致三省暴動,動亂出現,是對是錯?”

玉總管開口道:“部長做什么,自然都是有道理的……”

“不,你是人,你該有自己的思想,不要人云亦云!”

侯霄塵平靜道:“是人,就該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夢想,自己的思考!你是玉羅剎,也是玉扶搖,我的想法,不代表你的想法,你……自己怎么想?”

玉總管微微凝眉,片刻后道:“寇隆此人,雖然暴虐,殘酷鎮壓三省暴動,可不得不說,因為他活著,三省就算有些艱難,可百姓也能勉強活下去……如今寇隆一死,三省徹底失控,現在還只是開始,若是遲遲無法得到安撫,這里,很快會死大批人!冬季即將降臨,北方的冬季太冷了,一旦大雪封城,北海冰封,恐怕……會浮尸千里了!”

“三省人口眾多,超過3億人,城池一百多座。如今動亂已經席卷了三分之一的范圍……一城死千人,都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了。”

侯霄塵微微點頭:“所以,寇隆不能殺,對嗎?起碼現在,是不能殺寇隆的。”

“寇隆也有取死之道……”

玉總管還是順著他的話,說了幾句:“他在三省這些年,鎮壓三省,動輒殺人,手下兵員,也是亂糟糟的,經常會殺良冒功……”

“這些不重要!”

侯霄塵搖頭:“重要的是,他不該這時候死,就算死,也要有人接掌三省兵權,而不是現在這樣,群龍無首的情況下,殺了寇隆,導致三省徹底失控!”

玉總管都懵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侯霄塵沉默一會,忽然道:“都以為是我和黃羽殺了他……我們也懶得辯解什么,其實……那一日,我們是來過此地,不過不是為了殺他,而是為了保護他。”

“嗯?”

“皇室來人殺的。”

“啊?”

玉總管一怔,什么意思?

侯霄塵嘆息一聲,搖頭,有些沮喪,不再說什么,靠在座位上,不知道想些什么。

過了許久,忽然道:“我知道那一日來人是誰,平原王!”

皇室有九王,三十六位國公,徐家也是國公,卻不是皇室的,皇室國公,都是皇室成員。

平原王……

玉總管想了想,眼神微變:“當年開創天星武衛軍的那位?”

“對。”

侯霄塵笑了:“我的老上司了!我和黃羽,聯手戰他……輸了。”

玉羅剎臉色劇變!

輸了?

簡直無法置信,玉羅剎一直覺得,侯霄塵不說無敵天下,起碼目前階段,除非地覆劍那種解封自己的人,否則,無人可以匹敵他的。

可他和黃羽聯手……輸了,怎么可能!

侯霄塵笑了笑:“不要這副表情,很正常,當年天星武衛軍是他開創的,他當年就是頂級武師強者,皇室蟄伏多年,他自然也有相應的提升。”

玉總管茫然道:“可是……不應該啊!”

寇隆是皇室冊封的大將軍啊!

是皇室在北方的有力支持者,殺了寇隆……皇室瘋了嗎?

原本就已經沒什么權力了,現在還殺了支持自己的皇室大將,這是瘋了嗎?

誰信啊?

玉總管都不相信,何況其他人,說出去都沒人會信的。

侯霄塵平靜道:“是啊,瘋了嗎?誰信啊!可我們……信啊!這天下不亂,皇室如何重整旗鼓,再次君臨天下,如何再揚神威,匡扶社稷?寇隆一死,三省爆亂,豈不是證明了一點,九司無能,而且還爭權奪利,為了權柄,不惜暗殺統兵大將,為了限制皇室,對鎮邊大將軍都動手了……三省死了再多人,責任也是我的,是九司的,皇室若是能平定禍亂,只會讓黎民百姓感激涕零……”

“百姓有時候,是從眾的,是愚昧的,只能看到眼前……他們不會看到太長遠,這沒辦法,畢竟人人都是智者,那天下就不是這樣了。”

“他們只會看到,因為寇隆死了,原本還算能過的日子,現在徹底不能過了……哎!”

一聲嘆息,搖頭。

天下人,皆以為他無所不能,可是,誰知道,他接連吃了幾次大虧呢。

玉總管難以置信:“皇室……太瘋狂了!”

“瘋狂?不,只是自信,加上野心太大罷了。”

侯霄塵笑道:“殺了寇隆,皇室在很多人眼中,是可憐的,悲哀的,支持自己的大將都被暗殺了,博取了天下人的同情心,都已經退位了,你們還如此逼迫皇室,做什么呢?”

“平原王這一出,其實也沒損失什么,北三省本就不算太過重要,以此為皇室爭取一些復出的機會,何樂而不為?”

玉總管皺眉不已,半晌才道:“那之前那一戰……”

“平原王也受傷了,可惜,沒能留下他。”

侯霄塵有些遺憾,“若是他死了,當日才是真正的大新聞,死一個寇隆算的了什么?殺了平原王,寇隆知道平原王去殺他,必反皇室!九司也必然會警惕無比,讓他們在天星城內斗去……那才是真正的天下安寧!”

他嘆息一聲:“可惜……失敗了。”

別人以為,三省動蕩,是他脫身的機會,殊不知,侯霄塵追求的根本不是這個,他更希望九司和皇室在天星城斗起來,那才是真正的脫身機會。

而不是現在這樣,三省動亂,隨時會牽連銀月。

去中部,也是不得已之下的選擇。

若是殺了平原王……那一日才是真正的天下震蕩,皇室恐怕都按耐不住了,然而,他和黃羽,都小瞧了對方,雖然傷了對方,可他們兩人傷勢更重。

玉總管現在有些恍惚,許久才輕聲道:“沒能直接留下那位,大概說出去,也沒人會相信部長吧?”

連我,都沒想過皇室呢。

何況外人!

眾口鑠金,不是你,也是你了。

侯霄塵笑了笑:“無所謂了,此次前往中部,也有拜見一下老上司的想法。”

“可是……”

“沒關系。”

侯霄塵搖頭:“我現在是九司之人,去了那邊,他不敢妄動!此次進入中部,進入天星城,就兩個目的,第一,清剿三大組織成員,第二,以九司身份,對付皇室!”

玉總管不說話。

這兩點,任何一點,都是危險無比的任務。

而部長,此次入京,居然是抱著這樣的心思去的……那天星城,真的是龍潭虎穴了!

“和你說這些,只是讓你明白,其中危機,不要學綠孔雀她們,映紅月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并不相同……這些年讓你主掌巡夜人,也是希望你能獨立思考,你做的……還可以吧。”

玉總管露出一些淡淡的笑容,如冰蓮綻放。

而侯霄塵,并未多看,只是閉目沉思,玉總管有些無語,也不再說話,車內再次安靜下來。

上一章  |  星門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星門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