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五行天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大海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1-03  作者:方想
 
電閃雷鳴劃破恍如暮夜的長空,也難照亮暴雨如注遮擋的視野,水霧激蕩蒸騰,模糊了天地萬物。

雨水化作小溪,嘩啦啦流入隨處可見的坑洞。然而不過片刻,大大小小的坑洞,變成大大小小的湖泊。倘若站在烏云之上,便會看到壯觀的一幕。四面八方的云,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朝此地匯集。籠罩方圓百里的云層,不僅沒有降下暴雨而變薄,反而愈發厚實,就像一座在不斷隆起攀升的山脈。

云山之內,粗壯的閃電宛如肆意瘋狂的銀色蟒蛇,轟隆炸裂的雷聲一聲比一聲高,仿佛連綿不絕的云山之內,藏著百丈巨人,赤膊半身,怒目圓睜發須皆張,正在拼命擂動戰鼓。

傅思思終于注意到雨勢的不同尋常。

天空墜落的不再是雨點,而是垂下一道道連綿水線,而且水線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變粗。

就算她的經驗再少,也明白此時的雨勢絕對不正常。

填滿坑洞的積水沒有遏制勢頭,它們漫過草叢,不斷瘋狂上漲,沒過膝蓋。放眼望去,荒野變汪洋。

王二蛋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宛如末日的場面。

他打了個寒顫。

氣溫在急劇下降,呼出的空氣已經變成一道道清晰可見的白氣。他渾身早就被雨水打濕,此時溫度驟然下降,忍不住哆嗦。

師北海……這就是師北海!

王二蛋有些明白,為什么部首大人會對師北海如此推崇。

因為深受萬神畏的喜愛,平日里他幾乎都是跟隨大人左右。五行十三部,中央三部地位超然,看其他戰部自然免不了帶著幾分居高臨下。對其他部首,大人固然沒有流露什么輕視,可是唯獨對師北海似乎……算得上推崇有加?

大人的原話,王二蛋記得特別清楚,因為那次大人非常罕見地喋喋不休。

請原諒他用上“喋喋不休”這個詞,絕對無損他對大人的尊敬。只是他已經習慣了平日大人的沉默寡言,大人一口氣說這么的話,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印象實在太深刻。

“師北海,大海啊。”

此時大人還和往常一樣,說話那么簡短有力。

“大人,什么大海?是心機深沉得像大海嗎?”

王二蛋的好奇回應,就像導火索一般,引起大人的興致。

“哈,見過大海吧。安寧之時,風平浪靜,萬里無波,不見棱角,初看壯闊,時間一久,就枯燥單調得令人生厭。你若看他生活,就是這般沒意思,一覽無遺,無趣又無聊。”

王二蛋當時覺得大人的話形容得太貼切,師北海大人不就是這么一個無趣無聊的人嗎?生活乏善可陳,當時戰績平平,也沒聽有什么脾氣,沒有挑戰誰,在一眾部首之中,沒什么存在感。

“好像是啊,北海大人生活挺枯燥的。”

然后接下來,大人的反應,就讓王二蛋有些目瞪口呆。

“比我還無趣無聊的人,大概只有師北海了。看看樂不冷,雖然做不好部首,但是挑戰岱剛的雄心不滅。葉白衣呢,戰功赫赫,聲名遠播。其他部首也各有建樹。再看看師北海,這些年做了什么?哦,給他女兒做了一桿槍。”

“好像是哦……”

王二蛋小心地回應,大人說“哦,給他女兒做了一桿槍”時的不爽、憤然和破罐子破摔的神情,他終生難忘。大人冷酷殺伐的臉上,怎么可能出現這樣的神情?

“呵,這桿槍倒是費了不少心思,搞出什么蒼穹鐵,還專門跑去殺了頭座云鯨。說是什么座云鯨沖營沖城全軍苦戰,沖個屁營啊,座云鯨腦袋被門夾了從那么高飛下來沖營沖城?呵,沒過兩天,長老會希望他接手大長老之位,他說北海軍務繁重,他太忙。呵呵,太忙!”

還有之后大人滿臉嘲諷:“這么一個無聊至極的家伙,年輕的時候居然還是浪蕩子,可怕吧。”

王二蛋聽得心驚膽戰,但還是鼓起勇氣:“大人您好像很推崇北海大人呢?”

萬神畏很干脆點頭:“沒錯,這些部首里面,我最不想與之為敵的,就是師北海。雖然這家伙喜歡裝死、裝沒聽見、裝和他沒關系。”

“啊!為什么?”

“因為大海,不只有安寧平靜。”

這段不長的對話,王二蛋在大人那張殺伐磨礪成巖石的臉上,見過有史以來最豐富的表情變化。他敢發誓,在這之前,他以為大人冷冰冰的臉已經失去表情變化的能力。

現在,王二蛋不得不佩服大人的眼光,可不是大海嗎?

放眼望去,真的成了一片大海,水位此時已經淹沒他的腰部。他如今精疲力竭,莫說升空,就是游泳的力氣都沒有。

他心中哀嘆,不會吧,沒死在血修妖女手上,沒死在天葉妖女手上,要淹死在北海的大水里?

咦,葉白衣居然……漂浮在水面上!

王二蛋一愣之下,喜出望外。扯了扯葉白衣的頭發,浮力居然非常好!

就這么一會,水位淹沒到他的胸膛。

顧不得其他,王二蛋鼓起最后一絲余力,手腳并用,爬上葉白衣的身上。

還好還好,葉白衣還是浮在水面上,沒往下沉多少。

王二蛋松一口氣,終于不會淹死在自己人的大水里了。

趴在葉白衣身上的王二蛋,忽然發現,葉白衣的臉近在咫尺,這讓他感到有點點怪怪的,心里還有點發毛。

想了想,王二蛋還是努力掙扎著起來,把身下的葉白衣翻了個面,讓葉白衣臉淹在水里,他趴在葉白衣的背上,順手攥著葉白衣的頭發。

看不到葉白衣那張臉,王二蛋這才放松下來。

不得不說,葉白衣這個俘虜真是萬能,當了盾牌之后,又可以當木筏。

不用擔心被淹死的王二蛋很快被前方的激戰吸引。

傅思思知道自己落入師北海的圈套之中,反而冷靜下來。她不得不承認,師北海棋高一著,不過這并不意味著她會放棄。

相反,她發起了更加猛烈的攻擊。

身形倏地消失在半空中,幽靈出現在師北海的左側,手中五指再度亮起五種元力的光芒。

她故意挑選師北海的左側,就是看中師北海長槍碎裂。

然而就在此時,傅思思眼前一暗,突然失去師北海的身影。

只見師北海頭頂天空垂下的上百道水線,齊齊一偏。此時天空降落的水線粗如胳膊,如同上百道粗壯的鞭子,狠狠抽向傅思思。粗壯的水線勢大力沉,劃過空氣,發出低沉而攝人心魄的嘯音。

師北海身后的齊修遠露出嘿然之色,他的雙手在水中劃出相反的圓形軌跡。

其他人還沒有恢復過來,只有身為副部首的他,還有余力。

在水中,齊修遠的信心大漲,他們可是北海啊!

漫天水花炸開,無數水滴朝四方激射。它們速度如此之快,與空氣劇烈摩擦,還沒有飛出三丈,便蒸騰成霧氣。

濃濃的白色霧氣籠罩,看不見里面的光景。

齊修遠沒有自大到認為自己能夠傷害到傅思思,但是他卻希望能給對方造成一些麻煩。

他盯著那團霧氣,如臨大敵。然而霧氣翻騰,卻凝而不散。

眼角余光忽然瞥見一抹身影,他心臟猛地一跳,不好!

不知何時,傅思思出現在師北海的頭頂!

傅思思眼中殺機彌漫,手掌直指下方的師北海。晶瑩剔透的手臂,從手腕到肩膀,九圈五行元力環節節亮起。

最靠近肩膀的五行環,倏地旋轉錯位前移,和前方的五行元力環合而為一。接著旋轉五分之一,再次前方的元力環融合。

啪啪啪。

密集的爆音就像炒豆子般響起。

彈指瞬間,九道五行元力環合而為一,出現她虛張的五指。

熾目的光柱從傅思思五指間的元力環中噴涌而出,宛如斬破天地的光劍,朝師北海激射而去。當光柱噴涌的瞬間,時間仿佛停止,漫天大雨竟然停住。

數不清的水球,懸浮在空中,詭異得就像夢幻之境。

齊修遠駭然色變,元力……周圍的元力,竟然失去控制!

師北海雙目低垂,眼瞼半闔,雙手握住光禿禿的槍桿,槍桿淹沒在水中。

從剛才齊修遠出手,他就動了,多年配合,大家自有默契。

雙手緊握槍桿,緩緩上挑。他的動作如此緩慢,以至于看上去就像在水中一動不動,仿佛手中那桿沒有槍頭的槍桿有千鈞之重。

然而,它確實有千鈞之重。

當傅思思沖破水霧,出現在他頭頂,手臂光環亮起時,緩慢的上挑開始加快。

隨著槍桿上挑,他面前的水面在上升。

不是十丈水面,不是百丈水面,亦非千丈水面。在他面前,目光所及的水面,目光所不及的水面,都在隨著那桿光禿禿的槍桿上升。

方圓百里的汪洋,被師北海手中的槍桿挑起,離開地面。

師北海的雙腳就仿佛生根一般,他的神態看不出喜怒,就這么緩慢地,一點點挑起整片汪洋。

槍桿上挑的速度在加快,汪洋大海翻轉,吞噬天空那些懸浮的水球。

傅思思只覺的眼前驟然暗下來,一面高入云霄、寬闊看不到盡頭的水墻,以無可抵御之勢,從四面八方轟然呼嘯碾壓而來。

大海,不只有安寧平靜。

上一章  |  五行天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五行天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