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神藏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本命飛劍(下)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7-12-31  作者:打眼
 
“是啊,方逸,你煉制的飛劍到底怎么樣了?”

別說衛銘城和司元杰了,就是柏初夏都一臉好奇的看著丈夫,要知道,劍仙可一直都是華夏古代傳說中的人物,相傳唐朝的劍仙可以用飛劍千里之外取人首級,但傳說終究是傳說,現實中可沒有人見過這樣的如同神器一般的武器。

“煉制成功了,但威力如何,我也不知道。”看到幾人一臉迫切的樣子,方逸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我放出飛劍給你們看看,正好我也試一下它的威力,對了,小魔王呢?跑哪去了。”

“不知道,和暗夜豹去叢林了吧,好幾天沒有見到它們倆了。”柏初夏搖了搖頭,那兩個小家伙神出鬼沒的,基本上一天到晚都呆在叢林之中的。

“不管它們了,先看看飛劍。”方逸用神識探查了一遍,莊園中的確沒見到小魔王和暗夜豹的身影,而在湖邊的叢林中也沒有兩個小家伙,估計是跑的遠了。

從煉制出飛劍之后,方逸就將其放進丹田中蘊養,其后更是閉關八個月,飛劍的威力就是方逸自己都沒有見識過,眼下沒有外人,方逸也不需要忌憚什么,當下張口一吐,沉寂在體內的飛劍頓時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咦,這劍的樣子好像和之前有些不一樣啊。”看著憑空出現的飛劍,衛銘城有些奇怪的說道:“你剛煉制出來的時候,這把劍挺漂亮的,怎么現在變成這個樣子了?”

不單是衛銘城感覺很奇怪,就是柏初夏和司元杰,看向飛劍的目光也有些異樣,因為出現在眼前的飛劍通體毫無光澤,劍身呈灰白色,一點都不起眼,和方逸當初剛煉制成功時的樣子,簡直是天差地遠。

“樣子不重要,關鍵是實用不實用。”

方逸搖了搖頭,旁人不知道,他心里卻是明白,比起剛煉制出來的那會,飛劍可以說是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原本外露的鋒芒已然是完全內斂,但就是方逸自己都不清楚蘊含著龐大能量的飛劍究竟威力如何。

心念一動,靜靜立在方逸面前的飛劍,忽然消失在了眾人眼前,就像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般,不過以在場幾人的眼力,都能看得到,飛劍并非是憑空消失的,而是速度實在太快給人造成的一種錯覺。

“去哪了?”

就算在場的幾人都是先天境界的修者,但他們的目力依然跟不上飛劍的速度,只能依稀感覺到飛劍閃了一下,然后就徹底消失不見了,除了方逸之外,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飛劍去了什么地方。

“嗯?怎么又出來了?”也就是幾個呼吸間,估計還不到二十秒的時間,原本消失了的飛劍,又突然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衛銘城不由揉了下眼睛,他不知道究竟是飛劍一直都在這里還是自己剛才眼花了。

“方逸,怎么回事?”

柏初夏看向了丈夫,她知道剛才飛劍肯定是消失了,但消失這么短的時間,柏初夏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轉臉看向丈夫,柏初夏發現方逸的臉色稍微有些發白,而且胸口的起伏明顯的有點大。

“不要說話,等一下。”

方逸笑著擺了擺手,臉上看似很平淡,但心里卻是激動了起來,他沒有想到,這心隨意動的飛劍竟然有如此的威力,更重要的是,飛劍可以遠距離攻擊,比之什么槍彈的效果不知道要強出多少倍。

“神神叨叨的,你直接說不就完事了。”柏初夏嗔笑著看向了丈夫,眼睛向四周打量著,卻是沒有發現任何的動靜。

就在此時,一陣勁風從湖上吹了過來,而距離方逸等人十多米遠的一棵大樹,忽然毫無征兆的倒了下去,當這個大樹倒下之后,就像是引起了什么連鎖反應,圍繞在湖邊的那些高達十多二十米的樹木,竟然紛紛倒下。

“這,這是怎么一回事?”看著眼前一棵棵大樹倒下,衛銘城等人均是有些傻眼。

要知道,那些可都是生長了百年了參天大樹,有些樹干的直徑都有一兩米粗細,就算是一個竟然豐富的伐木工用電鋸這樣的工具,估計都等花費個半小時才能將其伐斷,但就在眾人面前,這些大樹卻是一棵棵像是多米諾骨牌一般的排著隊倒了下去。

在幾人目瞪口呆的時候,湖邊的大樹還在往下倒著,此時已經延伸到了湖水的對面,那一棵棵生長在湖邊的大樹歪扭七八的倒下,有些倒在了湖邊,有些則是重重的砸在了湖水之中。

“方逸,是你干的?”

幾道不可置信的目光盯在了方逸的身上,衛銘城等人自然不會認為一陣風就能把這些大樹給吹倒,那結果就只有一個,剛才方逸飛劍消失的時候,就一一將這些大樹給攔腰斬斷了。

衛銘城之所以問出了這句話,是他無論如何都無法相信,如此纖細的飛劍,如何能將直徑那么粗的樹干給砍斷,更重要的是,飛劍是如何在短短的時間內圍繞著整個湖邊繞場一周的。

龍旺達這個皇家園林,依山傍水,而且這水也不是人工挖掘的出來的,而是一個天然湖,湖水都是從山巔流淌下來的雨水積累而成的,占地面積雖然不大,但也有好幾平方公里。

而從方逸等人站立的地方到湖的對面,最少有一千多米的距離,如果大樹的倒下真是飛劍所為,算上兩邊的距離,那就代表著在那短短的二十多秒內,飛劍竟然飛出了數千米之遠,且不說別的,單是這速度,就足以令人難以置信了。

“準確的說,是它干的。”

方逸深深的吸了口氣,為了測試飛劍的威力,剛才方逸算是傾盡了全力,除了用神識操縱飛劍,更是將體內所有的靈氣也都灌輸在了飛劍之中,而這一劍之威,就是方逸在事先也是沒有能想到的。

方逸在沒有晉級到煉氣期的時候,使用先天真氣灌注在兵器中,是可以發出先天罡氣的,在先天罡氣之下,飛花落葉皆可傷人,但方逸沒想到的是,當真氣變成了靈氣,這威力竟然呈幾何倍增,遠不是先天罡氣可與之相比的。

那些粗達一兩米的樹干,在灌輸了靈氣的飛劍之下,幾乎就像是豆腐渣一般,更為恐怖的是,附在飛劍上的靈氣呈一個巨大的扇形,在飛劍從樹干中穿過的時候,連帶著將整棵樹都給削斷了。

只不過在收回飛劍之后方逸發現,如此使用飛劍,對他的消耗也是極大的,神識大約耗費了七八成,而體內那一條經脈中的靈氣則是一絲都沒剩下,這一劍消耗之大,同樣超出了方逸的預料。

方逸不知道的是,飛劍原本就不是煉氣初期之人的兵器,想要自如的操縱飛劍,最少也要有練氣中期的修為,方逸要不是在此次閉關之后摸到了練氣二層的門檻,神識更是接近于練氣中期,他也不可能使出威力如此巨大的一招。

“自保之力還是有的。”

方逸心念一動,靜立在他面前的飛劍又動作了起來,衛銘城只感覺屁股下一輕,他坐著的椅子突然四分五裂,要不是反應極快,衛銘城怕是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哎,你干什么啊?”衛銘城腰腹用力,硬生生的站直了身子,不用問他也知道是方逸搞的鬼,因為剛才飛劍是徑直對著他飛過去的,當時把衛銘城的臉都給嚇白了。

“嘿嘿,衛哥,試驗,做個試驗。”

方逸哈哈一笑,雖然體內的靈氣耗盡,但此時的方逸卻是心情大好,因為他發現,即使不灌輸靈氣在飛劍之中,飛劍的威力也是不小,方逸相信沒有有誰的血肉之軀能擋得住這飛劍的一擊。

“就是槍炮也沒有這樣的威力吧。”

旁邊的司元杰喃喃自語著,方逸的這一劍,給人一種震撼心靈的感覺,在現代社會長大的司元杰,原本意識深處還是認為槍炮的威力要大于修者的武力,但是此刻司元杰發現自己錯了。

雖然方逸的這一劍仍然無法和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相比,但方逸現在僅僅是練氣期一層的修為,司元杰相信,如果方逸修為繼續提升,那估計真的就有千里之外取人首級的劍仙手段了,這可遠非槍炮所能與之相比的。

“還有成長的空間。”

方逸張口一吸,立在面前的飛劍頓時飛入到他的口中,方逸的臉上也是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耗費了他極大精力和物力煉制出來的飛劍總算是物有所值,而且遠遠超出了方逸的預期。

“我要是有這樣的武器,恐怕也不會身損了。”方逸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你是誰?”方逸愣了一下,一時間沒有想到是誰在給自己用神識傳音。

“我,我也不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了,你恢復了嗎?”

這個回答讓方逸一下子明白過來了,給自己神識傳音的是那個靈體,也就是現在鈞天鼎的器靈。

在成為器靈之后,靈體就一直在默默消化著鈞天鼎內的信息和恢復著被方逸打傷之后的修為,在方逸煉器閉關的時候,靈體一直都沒有出現過,現在乍然出聲,倒是把方逸給驚了一下。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上一章  |  神藏目錄  |  下一章
加入書架后可以自動記錄您當前的閱讀進度,方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搜索引擎輸入 "神藏 黃鶴樓"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