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紅色脊梁

第二〇一章 兵臨城下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6-11-15  作者:巨火
 
聽了鄭毅的話,滇軍營長沉默了,他摸了摸縫針之后重新纏上潔白紗布的腦袋,胡子拉碴的嘴唇蠕動幾下,最后發出一聲長嘆:

“船隊遇襲的時候,我就隱隱揣測,你們是那支膽大包天,曾駐扎吉安城外、讓我滇軍上下無地自容的教導師,鄭長官和教導師的威名如雷貫耳啊!”

鄭毅哈哈大笑,示意年輕消瘦的滇軍營長坐到自己身邊來:“來來,坐下吧!仗打完了就沒有必要相互敵視了。”

滇軍營長略微猶豫,在鄭毅和善目光中緩緩坐在對面的矮凳上,看到王虎臣給自己遞來香煙,連忙點頭致謝,雙手接了過來,湊上火苗吸了兩口,心情慢慢平復下來。

“你們朱師長是朱培德將軍的族親吧?”鄭毅和氣地問道。

滇軍營長誠實地回答:“我們朱師長不到三十二歲,是益帥的族弟,除了留守南昌擔任全省守備部隊副司令的朱世貴將軍之外,我們朱師長和益帥最親,如果不是多次敗于鄭長官手下,我們朱師長恐怕已經調回南昌晉升軍長了。”

王虎臣疑惑地問道:“朱培德將軍打算擴編嗎?”

滇軍營長苦笑道:“誰不想擴編?可南京中央政府和蔣總司令總是防著我們滇軍,我曾多次聽到朱師長和李參謀長說過,我們益帥多次前往南京交涉,如實呈報我軍現有兵力和武器裝備,但中央政府和蔣總司令始終不愿意授予我軍新的番號”

“直到我們益帥咬著牙率領戰斗力最強的兩個軍開赴江北,參加北伐,中央政府才批準我們成立江西省守備司令部,但也只給了我們三個地方守備師的臨時番號。”

“說句實在話,我們軍中上下誰也不愿意和你們開戰,這次朱師長率領我們兩個尚未完成訓練的新兵團南下,迫擊炮都不帶一門,重機槍只帶來四挺,純粹是做個樣子,打算到萬安縣城逛一圈,獲得一筆捐資助餉就回去,誰知一不小心被你們打殘了唉!”

鄭毅忍不住又是一笑:“看來你們是大意了,哈哈!同樣是新兵組織的部隊,可為何原來駐扎樟樹的那個獨立第一旅南下的一路上,不但攜帶大量彈藥和補給物資,帶來六門七五山炮?”

滇軍營長無奈地回答:“獨立第一旅的張朝振是個謹慎人,此人在昆明講武堂的時候,是我們朱師長的學弟,由于出身貧苦,不善言辭,兼之性格孤僻,一直不受重視,北伐初期他還是個連長,在攻打萬壽宮一戰立下戰功,晉升步兵營長。”

“金漢鼎將軍對張朝振頗為欣賞,把他調到麾下擔任警衛營長,上月初全軍整編,我們益帥親自點名,破格晉升他為獨立第一旅上校旅長,因此,他對益帥、對金漢鼎將軍都很感激,對我們朱師長卻沒什么好臉色。”

“但是,張朝振治軍嚴謹,令行禁止,作戰勇猛,身先士卒,所以,我們這些下層軍官都挺佩服他的。”

鄭毅逐漸收起笑容,邊上的王虎臣也極為重視,兩人相視一眼,默默點頭,繼續詢問張朝振的詳細情況。

受到優待的滇軍營長頗有俘虜的覺悟,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獨立第一旅的訓練、裝備、團長以上軍官的出身和性格和盤托出。

不知不覺,兩個多小時過去,小火輪拉響的汽笛聲打斷了鄭毅等人的交談,隨著小火輪的逐漸減速,連成一串的六艘運兵船紛紛解開牽引的粗大纜繩。

船隊后方的三艘運兵船在船工和將士們的協同下逐漸加速,船上的機槍手們迅速架起一挺挺輕重機槍,滿載兵員的三艘大船很快越過船隊徑駛出江灣,徑直沖向下游兩公里的泰和縣城。

搭載六名迫擊炮和三十余名炮手的小火輪試過江灣便離開主航道,緩緩靠向南岸的漁船小碼頭。

船上的將士扛上迫擊炮、座鈑和四箱炮彈快速登岸,沿著堤岸小道,沖向正對南門碼頭的預設陣地。

泰和縣城果然和王虎臣預測的一樣,城里城外一片死寂。

留守的滇軍吉安守備師輜重連和本地保安團三百余人,盡數登上了城墻,架起各式各樣的武器嚴防死守,本地千余青壯也在縣府官員的動員下,扛著鳥銃、梭標、大刀等兵器,登城助戰。

教導師將士根本不把城中的烏合之眾放在眼里。

一團副團長魏秀全和政委嚴頻各率一個營搶先登岸,從碼頭上游兩公里的漁船碼頭沖向防御薄弱的泰和城西門。

城頭上的守敵在陣陣驚呼中,匆忙調集兵力防守西門。

大戰來臨前的寂靜隨之被打破,城頭上隨處可見匆忙奔跑、大呼小叫的身影,原本布置好的防御體系轉眼間亂成一團。

教導師兩個營的將士在距離西門四百余米的一片民居前方停止沖鋒,八挺重機槍和十二挺輕機槍迅速擺開。

七百余名將士散開之后形成一條三百米長的攻擊陣線,火紅的錘子鐮刀五星旗隨風飄遠,城頭上亂哄哄的守軍和青壯驚恐萬狀地望著城下擺開攻擊陣型的對手,沒有一個人敢打響第一槍。

令城中守敵和千余青壯更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包括小火輪在內的四艘運輸船毫無顧忌地靠上南門碼頭,城樓上的滇軍輜重連官兵和兩百余保安團丁立刻端起步槍,僅有的兩挺重機槍隨即進入發射前的準備狀態。

靠上碼頭的三艘運兵船卻高高舉起了白旗,三百余名滇軍俘虜抬著受傷的兩百余名同袍率先下船,在打著紅色錘子鐮刀五星旗的教導師五百將士的槍口下,高舉白旗,緩緩走上空曠的碼頭,乖乖聽從命令一字排開,面向城門,整齊列隊。

城樓上頓時一片嘩然,驚呼聲、痛罵聲轟然響起。

滇軍輜重連的百余官兵紛紛放下武器,指著城下距離不到三百米的被俘同袍連聲叫喊,泰和縣長和縣府官員們急的蹦蹦直跳,卻又束手無策,手持梭鏢大刀的數百青壯驚慌失措,亂成一團。

城頭上的守敵投鼠忌器不敢開槍,教導師將士卻沒有任何顧慮。

布置在大江南岸的六門迫擊炮率先發難,幾聲沉悶的“嗵嗵”聲響過之后,六枚迫擊炮彈飛過大江上空,劃出一條優美的拋物線準確落在城門前方。

“轟轟”

劇烈的爆炸猛然響起,熾熱的彈片如雨點般撞在城門和石墻上,發出一陣密集的爆響,飛濺的泥石穿破團團烈焰和濃煙漫天飛舞。

城樓上頓時一片混亂。

失控的保安團丁勾下扳機,“噼噼啪啪”的槍聲如同炒豆般響起,列隊于城下的三百余滇軍俘虜轉眼間被打倒十余人。

爆炸激起的硝煙尚未散去,被當成人形盾牌的三百余滇軍俘虜發出了驚恐萬狀的叫喊聲,隊伍前方的滇軍營長拼命搖動竹竿揮舞白旗,足足嚎叫了兩分多鐘,城頭上的守軍才停止射擊。(

上一章  |  紅色脊梁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紅色脊梁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