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鶴樓文學
 
首頁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搜索:
 
您當前所在位置:黃鶴樓文學>>祭煉山河

第643章 噬神一族


簡體手機版  繁體手機版
更新時間:2018-01-15  作者:食堂包子
一住樂文.ln.l,

仙宗世界突然被動封閉切斷了與外界一切聯系,突如其來的大事件根本無法掩蓋,各方安插在仙宗的眼線以最快速度將此事傳回,神魔之地各方頓時陷入震動。

誰都不知發生了什么事卻不約而同將視線看向魔道,膽敢對仙宗下手且有足夠實力與動機的只有他們,而魔道詭異的沉默、安靜,似乎已經印證了眾人的猜測。

這次不同于魔皇拜仙宗遭遇圍殺,薊都外最多是兩大超級勢力一次尖銳的沖突,可今日卻有可能意味著滅亡之戰……難道說仙、魔這兩尊凌駕云霄之上的巍峨山岳,其一將要傾覆嗎?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也無人敢忽視,僅僅想到這點無論心頭歡喜或惶恐者,皆本能自魂魄深處生出一絲顫栗,沒人可以想象一旦仙、魔任何一方覆滅,神魔之地將迎來何等局面。

神魔之地極北終年酷寒冰封萬里之所,為罪民妖族一脈茍延殘喘之地,自久遠歲月前與域外天魔糾纏不清而遭放逐至今,時間已過去了數千萬年。

族群規模縮小了九成可活下來的妖族無一不兇悍強大,他們像是雪原中的孤狼**著傷口,綠油油的眼珠每時每刻都在盯著南方那溫暖宜居的肥沃疆土,從未放棄過回歸故地,將族群自饑寒、死亡邊緣解脫出來的信念。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妖族等待了數千萬年后,終于找到了一次完美時機,眼看馬上就到實施的關頭,卻突然出現了大變故,但凡知曉計劃的妖族成員心一下提到嗓子眼。

一身白衣身軀單薄的妖族大賢者站在洞口,任憑風雪沾染長發積滿肩頭,眼神滄桑看向南方,臉上有著壓抑不住的悲愴。

“老天啊,為何要如此苛待我妖族,難道這蒼穹之下大地之上的生靈,不都是您孕育的生靈嗎?數千萬年了,在這片凍土之上我妖族多少兒女埋葬其中,哪怕是懲罰或者獻祭也應該夠了吧!”

低沉的聲音被風雪卷走在,大賢者握緊手掌指節泛白,他不惜舍棄自己的生命換取族群新生,可若死的毫無價值……他如何能夠甘心?現在只能寄希望于仙宗能夠從這場大風波中安穩渡過。

此外還有一個因素讓大賢者心底,保有著最后一絲安定,因為有一個人絕不會允許,神魔之地進入一方獨尊雄并天下的局面,因為在那位眼中天下從來只是也只能是他的。

“吾族的主人,您難道會眼睜睜看著這種事情發生嗎?不會,您一定不會允許!”

洛都,背山靠水地勢險要,城墻巍峨如山脊綿延在大地之上,擁有著號稱可以屠神的先天八卦陣。正是憑靠天險、大陣再加上周朝殘存死忠們不惜代價的拼死防守,這座大周都城才得以保存下來,成為今日神魔之地中僅有的一個一城之國。

沒錯,就是一城之國,哪怕輻射疆域不足萬里,區區彈丸之地卻能讓七大帝國不敢小覷。

大周帝宮為當年國勢巔峰時期聚合天下之力修建,經歷代君王不斷擴展、加固,堪稱世間最雄偉、瑰麗的宮殿建筑,放眼天下縱使七帝國帝宮也無法與之相比。

位處帝宮軸線處的太極殿中,周朝開國大帝陛下面無表情,他身穿九龍帝袍頭戴紫金帝冠,沉默不言時無形壓力降臨,天地都要隨之凍結。不知沉默了多久周帝突然起身,他一步邁出腳下濺起波動,身影快速沒入其中。

仙宗若亡世間將以魔道為尊,一旦成就席卷天下大勢即便他也無力回天,既然已經歸來,周帝便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屬于大周的江山被人奪走!

楚國,郢都!

皇帝陛下羋乾元來回踱步,眼眸間精芒不斷涌動,他突然間看到了大楚崛起的機會,這驚喜來的太過突然,他不敢倉促做出決定,仔細考慮再三之后確定,他決不能錯過這次契機。

仙宗世界突然封閉消息傳回,羋乾元馬上激活了安插在魔道暗樁,一份份情報快速傳遞回來,讓他確定了猜想——對仙宗出手的就是魔道!

這一場大風波不外乎三個結果:仙宗滅、魔道滅……又或者是兩敗俱傷。

羋乾元要的就是第三個結果,若運氣夠好或許楚國就能作壁上觀,然后撿上一個大便宜,盡管可能性不大,但這種事情哪里會有絕對的把握,一分機會已足夠放手一搏。

腳下突然站定,羋乾元低沉聲音在大殿中響起,“傳朕令諭喚醒封庫中的戰衛,今日朕要帶領他們與天一爭,看我大楚是否有執掌天下大權的氣運……愿列祖列宗保佑!”

仙宗世界,十二尊白骨羅漢被圣皇宮中走出的死靈衛纏住,雙方存在的唯一價值便是誓死捍衛主人,得到殺死對方的命令后,交手瞬間廝殺直接進入白熱化。狂暴力量波動將一眾劫仙境逼退,魔道一方士氣大振,仙宗劫仙們則臉色鐵青。

他們是仙宗劫仙理所當然以為,仙宗世界是這天下間最為安全的地方,所有親眷與一生積攢身家皆在仙宗世界,如果任憑這些邪魔肆虐,那后果他們不敢想象,可很快仙宗劫仙們就發現他們最該擔心的應是他們自己。

遠方蒼穹中突然響起“轟隆隆”驚天巨響,一方巨大無比的黑色磨盤虛影浮現,它轉動著直接影響規則,使得周邊空間向內塌陷,形成六個不知通往何處的黑洞。

閻羅腳踏虛空行來紅色長袍在風中激蕩,暗金色面具下的眼眸,璀璨宛若星辰。她從未放棄過拿回先輩們丟失的傳承重寶,但這一日真正到來,她依舊如在夢幻。

好在周身激蕩的強大力量,讓閻羅清楚的認知到這并非幻覺……所有人都不清楚,輪回對碧落黃泉一系的重要性,它的回歸意味著六道輪回大神通徹底成就!

閻羅抬手向前一握,“輪回!”

一名仙宗劫仙境瞪大眼面露驚恐,他感受到了襲來的可怕力量,卻根本不能反抗,只能眼睜睜看著它將自己包裹,拉入到那一方巨大的黑色磨盤中。

轟隆隆——

黑色磨盤轉動速度驟然提升,發出音節直抵魂魄深處,帶著讓心神人顫栗的力量,本能中生出無盡敬畏——因為這是輪回之力,代表著世間一切生靈的最終歸宿,不可抵擋無法抗衡。

此刻的閻羅便手執輪回!

黑色磨盤中仙宗劫仙身影出現,他閉著眼神色安詳似在沉睡中,隨著閻羅手指移動,此人身影沒入一方黑洞中。很快這名仙宗劫仙自黑洞飛出,直接來到閻羅面前單膝跪地,“屬下參見主人!”

這一幕令整片天地出現短暫的死寂,誰都不曾想到擁有輪回的閻羅竟恐怖至廝,要知道這可是一尊劫仙境,居然在片刻時間內就被轉化,成為麾下忠誠的奴仆。

實在太恐怖!

如果有足夠的時間,閻羅甚至可以將仙宗所有劫仙降服,將他們全部轉化為魔道之修,對仙宗而言將是絕對的災難。

佛主、境主兩人怒火被徹底引爆,劫仙不同于尋常每一個誕生都無比困難,若被閻羅全部捕捉,仙宗將名存實亡。

佛主咆哮,“今日本國主不惜代價,也要將你們所有人留下,闖我仙宗之修……皆要死!”他身軀表面突然燃燒起來,絲絲縷縷氣息自**散發,讓這熊熊火焰越燒越旺。

仙宗世界蒼穹快速陰沉下去,無數黑云自虛空憑空出現,它們匯聚到一起形成一張巨大的面孔,低頭俯瞰著世間的一切。恐怖、浩瀚、冰冷的氣息自這張面孔中散發,似乎一個簡單的眼神就能夠,將天地毀滅令無數生靈死滅。

道館之主腰背挺直,血眸看著蒼穹面孔,寒聲道:“賊禿,你的對手是本座!”

火焰中的佛主面無表情,“那就先毀了你。”蒼穹上的面孔突然張開大口,一道光柱從中轟落,它里面蘊**絕對毀滅之力,不遠處的暗夜神座臉色大變,腳下一踏身影暴退。

秦宇瞳孔收縮,“西門快走!”

他突然想到這就是仙宗世界大陣,所擁有的最恐怖的力量之一,召喚天地規則之力模擬大道境一擊,可輕而易舉擊潰規則,毀滅世間至尊者的**。

西門孤城腳下重重踏落,他身影……沖天而起迎向降臨的光柱,抬手一拳打出。光柱剎那粉碎,西門孤城身影不停逆流而上,直接殺至蒼穹黑云凝聚面孔前,口中低喝,“你是什么東西,也配殺本座嗎?給我破碎!”

轟——

一拳打在黑云面孔眉心,一條條裂紋快速向外蔓延,最終遍布整張面孔,隨著一聲憤怒、不甘咆哮轟然炸碎,被黑暗籠罩的天空快速恢復光明。

佛主一口鮮血**在火焰中直接被焚燒成虛無,他瞪大眼滿臉震驚之色,“西門孤城,你不是**……你居然降臨了本體!”

世間至尊者唯一的標準是超脫生死大限,壽元無窮無盡與日月天地共輝,他們凝聚天地規則,耗費漫長歲月可凝聚出擁有本體部分威能的**,代自身行走天下。本體則一直處于與天地交融狀態,感悟規則大道以圖有朝一日可以執掌天地,突破關鍵一步位列大道。

降臨本體不但意味著修行將中斷,更意味著只要被殺死就是徹底的死亡,再也不可復活。世間至尊者以本體行走世間的,今日前只有楚國大地羋乾元一人,非他不想凝聚**,而是借國運成就的世間至尊本體必須與國度融合,否則將境界崩潰、跌落。

可今日后,又多了道館之主西門孤城!

“你們都要死!”咆哮中西門孤城踏步而來,他周身氣息**暴漲,很快達到不可思議的境地,哪怕是仙宗世界的力量,居然也被壓制、顫栗。

這就是真正的世間至尊者嗎?果然被**可怕了太多!秦宇眼神變得明亮,西門孤城本體降臨一事,即便他提前也不知曉,可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好消息。

佛主、境主已被逼入絕境,即便他們想本體降臨,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可在這段時間內足夠道館之主出手,將他們的**斬殺。如果不愿損失**,留給他們的只有一個選擇……喚醒神靈!

閻羅全力催動六道輪回大神通,以最快速度抓捕著仙宗劫仙,魔道三系中黃泉一脈向來最弱,根本原因就是輪回重寶缺失,今日如此機會她當然不會錯過,每抓捕一人未來黃泉魔道的力量,就可壯大一分。

就像是直接在別人地里采摘,已經成熟的大西瓜,吃起來那叫一個甘甜多汁啊!只可惜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佛主、境主不是蠢蛋,即便再想隱藏神靈的秘密,也不可能舍棄**與仙宗根基。

三十六座形態各異山峰間巨大石碑安靜佇立,它在此處已超過了千萬年歲月,不出意外接下來的千萬年甚至幾千萬年,它都將繼續留在這里直至歲月長河的盡頭。

可“意外”這個詞語的出現本身就意味著不可控,巨大石碑表面上泛起淡淡波紋,像是春日里被微風吹皺的湖面。一張面孔在這些波紋之中浮現,他嘗試了許久終于睜開雙眼,眼神短暫茫然后剩余的便是那濃郁的幾乎化解不開的歲月氣息。

眼神認真、仔細的掃過周邊每一寸天地,透出一絲欣喜、貪婪的味道,接著面孔發出一聲**的嘆息,“實在沒有想到我竟有一日還能再看到這世間。”聲音響起時石碑表面波紋快速放大,居然給人一種疾風驟雨黑云壓城的壓迫感,方寸之間似藏著一個完整的世界。

那張面孔居然開始升起一點點脫離石碑,接著是他的頭顱雙臂與身軀,接著雙手按住石碑借力一推,整個人從中走出來。這是一個耀眼的男人,他有著銀色的長發、睫毛,眼眸漆黑如深沉的冬日夜色,盡管只是站在那里卻給人一種天地中心的感覺。

舒展腰身伸開雙臂擁抱這久違的世界,他深深吸一口氣胸膛鼓起接著向外吐出,于是風云驟然色變攪動了這一方天地,億萬道規則震顫嗡鳴發出本能中的顫栗。

“你們該死,你們都該死!”佛國之主周身火焰已熄滅臉色無比蒼白,他咆哮著聲音冰寒陰森。旁邊境主臉色比他更加難看,鐵青一片的扭曲面龐像是要擇人而噬。

如果有的選擇他們絕不愿走這一步,因為沉睡的神靈與清醒的神靈,控制所需有著天淵之別,甚至會出現一系列的超出掌控的變故,那種后果有可能是災難性的。

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晚了……可即便仙宗會有麻煩,也是眼前這些人要先遭殃!

規則震顫嗡鳴波動傳出瞬間便似海嘯剎那席卷整個天地,但凡有資格觸及規則的修士都能清楚感應,緊接著一絲悸動自心底鉆出,好像下一刻就會被自世間抹去。

秦宇驀地抬頭緊緊看向蒼穹盡頭,那里是規則震顫的源頭,仙宗終于喚醒了神靈,此行最重要的目標即將出現。

暗夜神座眼眸微微瞪大,盡管已經自秦宇口中得知,也確定他絕不敢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可當神靈氣息真正出現時,內心依舊忍不住顫栗,酥**麻的感覺自胸膛擴散到全身,接著變成某種不顧一切的**“饑餓”感。

若能吞噬這尊神靈的神格……深吸口氣暗夜神座壓下翻滾念頭,強迫自己低下頭不去更多關注,他對神靈了解頗多深知神靈的可怕,即便只是眼神也可能**自己。

等待,等道館之主出手鎮壓這尊神,那時才是他出手的機會,一定要將神格拿到手中!

境主淡漠聲音響徹天地,“諸位當真以為可滅我仙宗嗎?明年的今日本座將親自斟酒,對諸位加以祭奠。”

一道身影邁步而來,滿頭銀白長發在身后飄蕩,秦宇瞬間確定這就是封石世界中,與砍柴翁融為一體的那尊神靈。

就在這時遙遠之外的神靈突然看來,似兩道閃電劃過黑暗虛無,秦宇耳邊“嗡”的一聲眉心痛苦欲裂,不過意識卻回復清醒,心頭掀起驚濤駭浪。好可怕的力量,若非意志完成實質化,只這一道眼神便足夠,將他的心神擊潰。

“咦?”驚訝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還未落下那遠方的神靈便已走到近前,他看著秦宇微微皺起眉頭,“我的部分神格應該在你身上吧,把神格還給我,可以死的沒有痛苦。”

秦宇臉色微變,周身空氣突然粘稠像是無形沼澤,拖動他身體不斷下沉,他能夠清楚的察覺到,卻感覺身體不是自己的一樣,根本無法做出反抗。

一舉一動規則顫栗,心念所及天地相隨——這便是對神靈確切的形容,他的強大言語無法形容,面對神就像是面對天地。

一句話判定魔道圣皇生死,并非他狂妄而是以神靈的身份,他擁有足夠的資格。

魂魄空間中紫月突然震顫,絲絲縷縷月華落在秦宇魂魄上直接融入,一絲莫名氣息自**傳出,周身壓迫、無力的感覺頓時消失不見。

神靈眼眸間爆開一絲光亮,他看向秦宇的眼神突然變得深邃,似有兩團星云在眼眸深處旋轉。

可讓他內心震動的是,神靈雙目的力量居然也不能看穿秦宇的深淺,他表面看似沒有阻礙,可深處卻隱藏著一片不可化解的濃霧,遮掩、擾亂了所有氣機。

這迷霧是什么不可知,但可怕的是竟然給他一份,本能都要顫栗的感覺,這種滋味在他成就神靈之后,已經很多很多年不曾出現。

“你究竟是誰?”

秦宇心中回答,“將要飼養你的主人。”表面上他神色沉重看向西門孤城,該是他出手的時候了。

西門孤城沒有讓人失望哪怕面對神靈,依舊氣息沉穩沒有半點波動,只這一點便超過此處所有人。他踏步上前眼眸中血色更勝,像是隱藏了兩片無邊血海,如今掀起滾滾驚濤,像某種恐怖存在將要自血海走出。

佛主抬手一指,“請神靈出手誅殺此人!”縱使實質上為仙宗階下囚,可神靈的力量必須被尊重。

神靈轉身看向道館之主眉頭又是一皺,因為他發現西門孤城身上居然也隱藏著,一絲極其危險的氣息,且讓他本能中厭惡!

沒有猶豫神靈抬手一按,似蒼穹塌落恐怖手印自天而降,無法想象的氣息從中爆發,將西門孤城覆蓋。

如天地殺劫不可躲避!

西門孤城低吼一聲,這聲音與他平常并不一樣,像是自煉獄中傳出,陰狠中透出毀滅一切的怨毒。他眼眸深處血海終于破碎,巨大神像破水而出,它佇立在眼中,便等于降臨到世間。

另一聲嘶吼陡然響起,在西門孤城身后神像虛影出現,巨大無比雙目間血海翻滾,眉心有第三目緊閉,不知里面隱藏了什么。

此刻神像虛影死死盯著神靈,口中又是一聲咆哮,**暴戾的音節如颶風過境,神靈身上長袍瞬間被割破無數裂口,他英俊無比的面龐上,浮現幾道細小血痕。

“噬神一族!”

神靈衣袍裂口與面部傷口快速修復,他散發氣息**暴漲,毀滅氣機剎那間橫掃,充斥了整片天地。可這一切力量靠近到西門孤城身邊時,如烈日下霜雪快速崩潰,接著被吞噬吸收。

一直從容不迫的神靈終于色變,看著潰散遭吞噬的力量,他臉色變得越發鐵青,甚至能夠從他眼眸間察覺到一絲恐懼。

可馬上這一絲懼意就被壓下,神靈知道自己的存在是仙宗最大的秘密,既然喚醒他便已是退無可退,他只能選擇迎戰。

“沒想到浩瀚天地間居然還有噬神一族存活,但你的力量實在太弱小,我可以壓制你殺死你,并得到神靈體系存于天地的獎賜。”

神靈眼眸變得明亮,因為這或許將是他掙脫禁錮重獲自由的機會,但一切的前提是殺死這名弒神者!

“神說,天地間當有一方牢獄。”

恢弘的聲音響徹天地,億萬道規則隨之震顫,它們**破碎、重組,彼此融合到一起。于是一座黑色的牢籠自虛無之中浮現,它擁有吸收一切力量的屬性,便是光明靠近之后也會被拉入其中永遠消失不見。

“神說,牢獄中當有一名邪魔。”

西門孤城所處空間剎那崩潰將他淹沒,下一刻直接出現在牢籠之中,一道道黑色的鎖鏈憑空出現,將他全身上下纏繞了一道又一道,每一條黑色鎖鏈上面都有規則凝聚的符文流淌。

“神說,所有的邪魔都當死去。”

黑色鎖鏈快速收緊,它表面流淌的符文具有無視一切防御,侵蝕所**量的屬性,輕易**血肉沒入身軀之中,與骨頭相遇發出“咔嚓”“咔嚓”的摩擦聲音。

神靈站在牢籠外看著眼前濃郁的黑暗,他臉上沒有半點放松,反而越發的凝重。因為一切太順利……如果是其他人,哪怕世間至尊者面對神靈的力量,也根本無法抗衡,可眼前是一位噬神者。

曾造成神靈體系浩劫,毀滅了無數神靈的恐怖族群,他們擁有湮滅神力的氣息,生而以狩獵神靈為食,這樣的一個人怎么可能會被輕易殺死?

現今的沉默,在神靈看來意味著更大的危險,可他卻找不到危險的源頭在哪里。

究竟哪里不對?

牢獄一片黑暗中響起西門孤城平靜的聲音,“讓本座告訴你哪里不對……因為,你并不是我直面的第一尊神靈。”

轟——

那濃郁無比的黑暗被利爪從中撕破,露出內部的猙獰巨獸,它站在西門孤城身旁,形如麒麟周身沐浴雷霆,無數細小雷光從它身上散發,落在牢籠上讓它表面濺起漣漪。

利爪抬起落下,纏繞身上的黑色鎖鏈整齊斷裂,西門孤城身上傷口以肉眼可見速度修復,他走到牢籠前伸手握住,淡淡道:“你不能壓制我,便沒有機會殺死我。”

轟——

牢籠破碎!

兩個孩子全部流感高燒不退,一直在醫院家里奔波,請大家原諒。

上一章  |  祭煉山河目錄  |  下一章
在搜索引擎輸入 "祭煉山河 黃鶴樓文學" 就可以找到本書
其他用戶在看:
黃鶴樓文學 - 免費小說閱讀網 www.hhlwx.com
聯系我們: hhlwxcom@gmail.com